第二天球队的恢复训练上,不等胡莱去找老板呢,老板就主动找到了他:

“一会儿训练完你不要急着走,我带你去红辣椒吃饭。”

胡莱很高兴:“老板你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

东尼·克拉克听到他这话,哭笑不得:“你以为我会赖账?”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呢?堂堂英超球队的主教练,怎么会赖账呢?那不能。赖账了的话,让其他球员怎么看。这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所以老板你绝对不可能说话不算话的!”胡莱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克拉克怎么会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呢,他拍了一下胡莱的头:“行了行了,说请你客肯定请你客,我记着呢。今天晚上就我和你,还有马特,我们三个人。训练完了你坐我车走,让你经纪人不要来接你了。”

“没问题,老板。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

赛季最后一天的恢复训练,非常轻松,每个人都在笑,训练质量其实也谈不上了。不过就连东尼·克拉克都不在意这些问题,绷了一个赛季的弦,现在要还绷着,只怕给绷断了。所以适当放松一下,降低要求,有益身心健康,对所有人都好。

训练结束之后,大家开始讨论着假期怎么过的问题。

查理·波特过来搂住胡莱的肩膀,把嘴巴凑在他耳边:“嘿,胡,今天晚上我们有一个派对,你要不要来参加一下,好好庆祝我们保级成功!”

胡莱看了一眼这个在背后说自己是抠门的混蛋,然后笑得很灿烂:“好啊!我带着老板一起来。”

波特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不好意思,胡,我刚才没听清,你说什么来着?”

“我说我带着老板一起来参加你的派对,查理。”看到波特的表情变化,胡莱笑的更灿烂了。

“见鬼!”波特压低声音抱怨道,“你知道我们球员派对是从来不会叫教练来的!”

胡莱双手一摊:“我也没办法啊,查理。今天晚上我和老板约了,如果我要去参加你们的派对,我就只能把他带上。”

波特瞪大眼睛:“你和老板有约?约什么?”

“他请我吃饭。”

波特就跟见了鬼一样,一下子没压住自己的声音:“老板请你吃饭?!”

更衣室里一群人闻言都向胡莱投来了惊讶好奇的目光。

“什么?老板要请胡莱吃饭?!”

“见鬼!这不公平!老板从未请过任何一个球员吃饭!”

“胡莱你为什么可以被老板请客?”

大家都纷纷围了上来,一副似乎胡莱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不让他走的架势。

“呃……”胡莱先是狠狠瞪了一下大嘴巴的查理·波特,然后才对其他队友解释:“在我第一次代表球队出场之前,老板为了鼓励我,向我允诺,如果我可以在这个赛季打进五个球,就请我吃一顿红辣椒……”

“红——辣——椒?!”更衣室里响起了更大的喧哗声。

就在胡莱旁边的查理·波特猛地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服,仿佛生怕他跑了一样:“这不公平,胡!你的十一个进球里有三个球可是我助攻,可以说你能进这么多球让老板请你吃饭,我居功至伟好不好?所以为什么你可以去吃饭,我不行?”

“我觉得查理说的很有道理。”人群中一直抱胸看热闹的皮特·威廉姆斯也罕见地点了点头,表达了对查理·波特的赞同。

胡莱知道他为什么点头赞同,因为这小子也助攻了自己好几个球……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支持。

只要是在比赛中曾经助攻过胡莱的人,都纷纷跳出来表示自己也应该是有资格去吃饭的。

就连法雷克·奎恩都恬不知耻地站出来,拿着上一场比赛他的那次助攻,向胡莱邀功。

而那些没有助攻的队友们也有说辞:虽然最后那一传不是我传出来的,但最后一传之前的最后一传、两传、三传……有我参与,我也算是这次进攻的参与者。

就算没有参与进攻的队友也振振有词:如果没有我们在后场竭尽全力地防守,帮你们挡住了敌人的攻势,你们哪儿来的进攻机会?所以这顿饭我也应该吃!

大家就就这样堵着胡莱,查理·波特更是一双手死死攥住胡莱的衣服,为了能够蹭上饭,他真是不择手段。

见状,胡莱辩解道:“请客的人又不是我,而是老板,你们堵我也没用啊!”

查理·波特一脸贱笑:“胡你这话说的……你觉得我们敢去堵老板吗?”

胡莱无言以对。

“所以不堵你堵谁啊?”

万般无奈之下,胡莱只好掏出手机,准备求助场外观众。

※※※

正和马特聚在一起商量晚上请胡莱吃饭的事情,东尼·克拉克就接到了胡莱的电话,放下电话之后他脸上呈现出一种很古怪的表情。

“怎么了,东尼?”马特见状好奇地问道。

“胡说更衣室暴动了……”

马特听见这个词,紧张地从椅子上站起身,还碰到了椅子。

不过他完全不在乎倒在身后的椅子,而是神情凝重地盯着克拉克:“暴动?什么暴动?好好的球队为什么要暴动?是内讧吗?还是……”

克拉克连忙抬手阻止了他的进一步联想:“没有,就是那帮小伙子们听说我要请胡去吃红辣椒,纷纷嫉妒了,想要去蹭饭。如果我们不答应他们的请求,他们就……”

“他们就怎么?撕票吗?”

“哈,也不是,他们就不放胡莱走。年轻人闹一闹也正常,实际上我觉得胡给我制造了一个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

“我来到球队一个赛季了,除了训练和比赛,和球员们的接触确实太少。初来乍到,需要树立和维护自己的权威,所以使用一些强硬手段很正常。可我们不可能一直这么强硬下去。所以这是一次和队员们拉近关系的好机会。我虽然不喜欢劳伦·加利对球员们那种毫无底线的容忍和退让,但也不代表我想把自己和球队隔阂开来。”

东尼·克拉克解释道。

“而今天这件事情,正好给了我一个机会。并且还是球员们主动提出来的——他们希望我这个主教练请他们吃饭,这说明他们愿意和主教练相处。”

马特也反应过来,点头道:“这是好事。说明他们正在接受你这个新教练。带领他们保级成功之后,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声望也随之提升了。”

“是啊,所以我打算就趁势答应他们的要求,干脆请全队球员去红辣椒。”

马特本来打算赞同,但突然想起来什么,面色古怪:“东尼,你请全队球员去吃中餐,这要是让施密特女士知道了的话……恐怕不好吧?”

克拉克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摆摆手:“没事儿,等到季前集训的时候,我们把体能训练的强度加大一点就行了。”

马特叹气:“也只能这样了……”

※※※

一辆又一辆各式各样的汽车停在红辣椒中餐馆所在的路边,上面陆续走下来一些能够让利兹城球迷们尖叫的身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