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老大、姚仲教、刘一刀、独臂孙二……整个海瑞商号所属都在麻逸国,海瑞商号的家属子女并不怎么愿意前来镇南岛,这与长时间生活在宋国有很大的关系,正如由奢入俭难,麻逸国至少还有土著野人为奴为仆,镇南岛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遍地毒虫。

赵佶放回了苏眉,又将赵福金小帝姬送到了镇南岛,尽管朝廷不喜跑偏了的南洋都护府,至少明面上还保持着不冷不热的联系,海瑞商号也还可以在杭州进行贸易,这也是一些家属不愿意前往镇南岛的原因之一,对此蔡鞗也不准备强迫着哪个,而且现实也确实需要麻逸国这个中转站。

宋国没有彻底翻脸,蔡鞗虽然退出了杭州,也还与苏杭商贾们保留着联系,有些事情也需要人员去做,郭涣、蔡九也因此成了杭州蔡府的主事人,管着茶丝瓷一干货物的收购,以及香皂的售卖,至于《民生报》、《进步社》则被朝廷彻底取缔。

杭州蔡府将名下田地、商铺或送或低价出售给了苏杭商贾,这对海瑞商号的影响尤重,也不得不将重心转到麻逸国,麻逸国有土著野人,有良田矿山,虽然经营的时间较短,却也脱离了之前的桎梏,相比较而言,数千老弱也还算满意。

苏和商号与海瑞商号又有不同,苏和商号自一开始就没将重心定格在宋国本土,如果说一定要与宋国本土有什么联系的话,也是因为宋国的茶丝瓷等货物,是将宋国货物贩卖到海外诸国。

一开始时,蔡鞗就准备为宋国开外源财赋,如何开外源?不是将海外的金银金属运送到宋国,而是将宋国过剩的茶丝瓷贩卖到海外,只有如此才能稳住不断走低的茶丝瓷价格,才能让百姓富裕。

宋国与镇南岛又没有彻底撕破脸皮,在没有完全破解了火药之前,在没有解决了辽国之前,朝廷并不愿意镇南岛与辽国一南一北夹击宋国,自然也不会过于阻碍苏和商号收购茶丝瓷等货物,也因此远比依靠河运贩卖南北的海瑞商号遭受的影响少的多。

但无论是海瑞商号经营麻逸国,还是苏和商号货运东、南、西三大洋?海上都需要一支强有力的威慑船队?而这支船队就是由周小七、孙虎、刘邡等年轻一辈统领的南洋水师。

蔡鞗是南洋都护府都护,是南洋水师指挥使将军?但他却离开了麻逸国?也因此都护府需要些主事人,虽然宋国取缔了《进步社》?许多发展的社员也退了出来,蔡鞗却不愿意好不容易立起的《进步社》自此消亡?为了增强《进步社》的威望?苏老大、刘一刀、阿侬、孙二、春花五大执事便成了南洋水师五执事,主管南洋水师大小事务,算是另一个枢密院。

南洋水师下辖第一、二、三三支舰队,周小七、孙虎、刘邡各统一支?周小七名下第一舰队实力最为雄厚?所辖范围是东洋,其次是所辖南洋诸国的孙虎第二舰队,实力最弱的便是刘邡统辖的麻逸国本土第三舰队,而西洋以及未来的美洲舰队尚还只是在账面上,是蔡鞗准备组建的大西洋、太平洋远洋舰队统辖?当然了,这些还只存在于账面上。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罗马也不是一天能够建起的,对此蔡鞗并不是太过担忧。

自硝石场回到苏和寨城的当天?蔡鞗只是看了周小七送来的辽国事情,并未处理南洋都护府政务?除了军事上事情外?并不愿意插手政务?正打算梳理一下阿侬师傅送来的一堆信件时,蔡翛又寻了过来,而且还一脸郑重看着他,更是说了句没头没脑话语。

“五弟,难道你就不担心吗?”

蔡鞗被蔡家老三突然冒出的话语弄的一头雾水,随即以为是掌心雷的事情,也有些不悦起来,语气有些僵硬不耐。

“三兄,你这还有完没完了?不就是几百颗掌心雷吗?”

蔡翛见他又要恼火赶人,不管不顾拉过椅凳就坐,一副即使赶人也不走的架势,说道:“掌心雷的事情且不说,当日五弟在杭州立《讲武小学堂》时,三兄是不是给你送去了些孩童?”

蔡翛的跨度太大,蔡鞗一时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皱眉说道:“三兄是在学堂上帮助了五弟,可那些孩童……算了,帮助就是帮助,这点情五弟是认了的,但若三兄想以此来要挟放弃辽国战略,五弟绝不答应!”

看着面前小脸的坚决,蔡翛心下一阵苦笑,点头道:“辽国的事情终究也只是推测,结果如何暂且不说,三兄也相信五弟不会危害宋国百姓,可五弟想过没,五弟终究只是个孩童,镇南岛距离麻逸国亦有千里之遥。”

蔡鞗又是一愣,小眼连连眨动,这才明白了眼前三兄的意思来,也不由一阵轻叹起身,自木架上拿过一壶酒水坐到蔡翛身边。

“三兄你也别怪五弟话语难听,相比三兄是蔡家嫡子,五弟更愿意相信苏老大、阿侬师傅他们!”

蔡鞗与蔡翛碰了杯,看着皱眉不已的他,说道:“五弟明白三兄弟意思,也愿意与三兄缓和关系……这么说吧,五弟让三兄做南洋都护府都护,若官家或老蔡太师命令你抓捕五弟,甭管是什么理由,你会怎么做?”

……

见蔡翛数犹豫,蔡鞗苦笑道:“五弟不是蠢货,宋国是何等存在?镇南岛又是何种光景?宋国一个县就有好几十万人丁,整个镇南岛再加上麻逸国也无一万人丁,帝国太师的权柄又当如何?每年又有多少小国前往开封朝贡?老蔡太师的选择还用得着五弟细细揣摩?”

“咱再看苏老大、阿侬师傅他们,外公有恩于他们,外公是死了十余年,可三兄想过没,他们在外公死后,依然十年如一日效忠着阿娘!”

“当然了,你可能会说苏老大他们因为生计而被迫效忠阿娘,因为没了阿娘,没了老蔡太师小妾的身份,海瑞商号也没法子货运南北……不错,三兄想的都对,他们确实有生计上的无奈,但三兄也不能否认他们确确实实效忠了阿娘十年的事实。”

蔡鞗叹息道:“苏老他们半辈子效忠了外公、阿娘,如同耕田的老牛一辈子勤勤恳恳,即使他们有了家小,想要为自家挣些富贵也算不得什么,但效忠的惯性又哪里说想转变就转变的,而且阿娘还活着。”

蔡翛皱眉道:“或许五弟说的对,若十姨娘身在麻逸国,三弟也以为南洋都护府自当无碍,可……可十娘与三弟都来了镇南岛。”

蔡鞗也很赞同这话语,也希望苏眉阿娘能够留在麻逸国,能够帮他守着前沿基地,话又说回来,镇南岛毒虫遍地,一个母亲又怎能放心年仅十一二的儿子待在如此险恶之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