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袭了一夜的风雪在清晨时分有了一丝退却的意思,晶莹剔透的冰柱自千家万户的屋檐上垂落而下。

昔日车水马龙的集市中被堆积起了一层手臂高的积雪。

早起的镇民们推开家门望着院子里、门前堆砌的雪地,脸上虽然带着忧愁但心中倒也是庆幸了一下。

自古以来,瑞雪便是丰年的兆头,虽然这场大雪给出行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几千年下来,每一场这样的雪后,农场的庄稼总能在明年得到丰收。

朦胧的天空,隐约能够看到云雾上那朵金色祥云,太阳隐藏在后方,看上去颇有一种美感。

镇民们清理着满地的积雪,你一铲我一铲的将它们堆到了院落或者街道沿边,不影响中央的道路出行即可。

“诶?好像镇子外有一只军队,有一个营地,还有旗帜”

体格浑圆的胖商人和自己老婆勉强打扫完积雪,刚准备带着家里的小女儿出去玩耍,就看到镇外的一处山丘旁,不少黑色的帐篷落户在被一片枯黄色的土地上。

这倒是件新鲜事了,坐落在极北之地的他们几乎很少见到过军队,大部分都是商人们的护卫和一些行走四方的妖侠。

就在这时,胖商人打量着几百米外的营地时,偶然看见营地的一旁,一些黑影渐渐的近了。

他揉了揉双眼,确认对方是从营地中出来的队伍后,立刻让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回到院子里,将门锁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作为镇子里的为数不多的本地商贾,他有必要也有义务去与对方进行交流。

胖商人理了理衣服,抬起步子就朝着镇外走去。

.............

“前辈,你当时降临的时候就是在这个地方啊,那不是离商国十万八千里,真佩服您的毅力”

换上一身绒衣后,外面简单的套上一件大衣,周旭解开发冠的束缚,任由长发披在肩上。

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位面容有些稚嫩,满脸堆着灿烂笑容的小帅哥,同行的士兵们也纷纷解开厚重的甲胃,换上便衣跟上。

一行人不多,只有二十来人,行走在积雪覆盖的路面上。

“韩坤,你少说两句让团长静静”

“对啊,你和团长都是南林人,有啥会慢慢说”

同行的两位憋着不笑的士兵忍不住了,他们老家是抚州的,和南林靠的也不是很远,彼此之间经常有交流,因此感情也不错。

作为华国驻外的部队,他们每年只有一次的机会可以回家看望亲人,因此兄弟之间感情颇深,时不时也会聊起家里的情况。

周旭火烧南山关,兵败孙礼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多,但那也只是地界的友军了解不多而已,一些老兵在知道是这位担任骑兵团长一职后,也松了一口气。

年轻的团长无论是在后勤筹备亦或者路线安排,行军安排,都比他们曾经接手过的团长强上很多。

一些世家子镀金,能力差不说,而且还狂,难得遇上这样的指挥官,而且又是南林本地人,韩坤能不激动么。

最主要是周旭轮回者的身份,虽然作为华国驻虚空世界的部队,但大多数时候除非发生像元泱境界这样的战争,一般都不会轻易的调动守军。

轮回者可以说是华国序列中非常独特的存在,一方面独立于军队之外,享受自由的权限,另一方面又能够穿梭其他,甚至是一些非常特殊的位面。

“你习惯了这样的冒险就不会觉得什么”

周旭倒是不以为然,对于他而言,每一次的路程其实就是一段旅程,中间发生的点点滴滴都是生活,修行者体悟天地之力,练气化神是一种旅程和生活,职业者磨砺战斗,从拼杀中获取法则经验也是一种旅程和生活。

只是二者生活不同,选择的道路不同罢了。

很多时候,没经历过对方体验的人总是憧憬于对方的旅程与生活,但轮回者的日子就那么舒服么。

他没有体会过弱小轮回者在轮回者受到的排挤,返回到轮回空间的城市都要小心翼翼的,躲藏在城市的下水道的生活,苟延残喘等待着下一次轮回任务的到来。

很多时候,不是所有人都具备探索与忍耐的素质,没有一技之长的人总是多的,这也是为何轮回空间给了一个新手任务世界。

就是希望这些轮回者能够在第一个简单的世界中,或者是主神亲自调整的世界中,获得能够立足生存的能力。

他需要的是战士,开拓轮回空间的战士,而不是一群苟延残喘的,当然这其中副业的轮回者自然也是非常重要,这些副业轮回者没有战斗职业者的加持,但一样成为了众多轮回者尊敬的对象。

刻印师、卷轴大师、契约师、魔药师、炼药师、控妖师等等,无尽次元有多大,那么副业的种类只会更多。

他自己不也一样,从第一个新手世界获得了两份青铜职业模板,亡灵法师和科姆骑士,而且还有一份心灵术士的职业核心。

每个人的机遇可能不同,但轮回空间也不是什么好善于的对象,你想脱离主神的掌控就要付出比你获得的更多的回报。

不过现在除了行星互助联盟的人外,脱离主神掌控的可谓少之又少,关键时刻,若是主神对地球下手呢?那么这些轮回者又如何,他无法想象。

“轮回者也好、修行者也好、甚至普通人也好,我们彼此的轨迹虽然不尽相同,但都有同样的目的,那就是为了我们的家园越来越好不是么...”

“与其幻想轮回者的奇妙,倒不如努力修炼,直到你成为那个境界,虚空之大岂不是任你游?”

作为梦想毁灭者,而且尤其是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很容易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幻想,尤其是修行者学院毕业的年轻学生。

周旭更是有义务帮他纠正自己的看法,毕竟他说的没错,有时间空想,不如静下心修行,说不定哪天就成就神圣了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