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修权等人这一次代表东南朝廷过来,怀着的目的当然也就是在公平党五系中找一系能够相互欣赏的力量,加以合作,最终打开公平党的门路。

“可成老师他们来过数次。这位何先生对咱们成见颇深……”

“此一时彼一时,何先生既然已经广开门户,再谈一谈当是没有关系的。”

人群之中,看见这一幕的各方来人,自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心思,这一次却是公平王为自己这边又加了几分。

**************

权谋上的争端对于城市之中的小人物而言,感受或有,但并不深刻。

“龙贤”傅平波押着俘虏大摇大摆地进城造势时,桥洞下的薛进正架起好不容易找来的瓦罐,为身体虚弱的家人煲起药来。

这一刻,为他留下药物的小小侠客,如今大伙儿口中更为熟悉的“五尺yin魔”龙傲天,一面吃着馒头,一面正走过这处桥头。他朝下方看了一眼,见到他们还好好的,拿出一个馒头扔给了薛进,薛进跪下磕头时,少年已经从桥上离开了。

他穿过了城市的街巷,盯上了一处卖报纸和部分杂货的摊子。

这摊子并不大,报纸大概五六份,印刷的质量是相当差,宁忌看了一遍,找到了造谣他的那份报刊,这天的这份也是各种花边新闻,让人看着特别不顺眼。

“不买不要一直看啊。”

摊主惫懒地说话。

“买、买。”宁忌点头,“不过老板,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这新闻纸,是谁做的。你从哪里进货啊?”

“……这事情能告诉你吗?”

那摊主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

宁忌便从口袋里掏钱。

在华夏军的训练中,当然也有情报的打探之类的课题,纯粹的盯梢会很耗时间,部分的小事情往往可以花钱解决。宁忌路上几次“行侠仗义”,身上是有钱的,只不过往日里他与人打交道大多依仗的是卖之以萌,很少诱之以利,此时在那摊主面前暗示一番,又加了两次价,很不顺利。

“你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问这个……我看你很可疑……”

诱之以利需要注意的一个标准在于不能露太多的财,免得对方想要直接杀人抢夺,因此宁忌几次加价,并没有加得太多。但他面相纯良,一番打探,终究没能对对方造成什么威慑,摊主看他的眼神,倒是越来越不善良了。

“……不说算了。”

宁忌叹了口气,悻悻地摇头走开。

此时阳光升起,道路上已经有些行人,但称不上熙熙攘攘。宁忌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想着再去找另一个报摊打探,如此走了几步,又站住,叹了口气,再转身,走向那摊主。那摊主一声冷笑,站起身来,随后被宁忌一脚踢翻在地。

对方想要爬起来还手,被宁忌扯住一番殴打,在墙角罗圈踢了一阵,他也没使太大的力气,只是让对方爬不起来,也受不了大的伤害,如此殴打一阵,周围的行人走过,只是看着,有的被吓得绕远了一些。

“……好汉、好汉饶命……我服了,我说了……”

宁忌站在那儿,面色复杂。

“你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我又不是坏人!”

他有些悲愤,坏的社会让好人变成坏人。

随后从对方口中问出一个地址来,再给了几十文钱给对方做汤药费,赶忙灰溜溜的从这边离开了。

一旦探听到情报,又没有灭口的话,这些事情便必须尽快的进入下一步,否则对方通风报讯,打探到的情报也没意义了。

宁忌一路飞快地穿过城池。

与此同时,在他将要去往的方向上,有两黑一瘸的三道身影,此刻正站在一处设施杂乱、散发着油墨气息的院落前,观察这里头破旧的两层小楼。

“是这里的吗?”

“闻着就是。”

“‘转轮王’的地盘。”宇文飞渡伸手指了指院子一旁插着的旗帜。

“他干嘛要跟咱们家的天哥过不去?”小黑皱眉。

“事情出在通山,是李彦锋的地盘,李彦锋投靠了许昭南,而那位严家堡的女公子,要嫁到时家,顺手上的眼药吧。”宇文飞渡一番分析。

小黑点头,觉得很有道理,案子已经破了一半。

黑妞并未参与讨论,她已经挽起袖子,走上前去,推开大门:“问一问就知道了。”

“不要这么冲动啊。”

“你女孩子家家的要温柔……”

“几个写书的,怕什么……不对,我很温柔啊……”

“……”

“……”

“……没、没错,我只是觉得应该先礼后兵。”

“没错没错,我们扮时宝丰的人吧……”

小黑与宇文飞渡一面劝说,一面无奈地走了进去,走在最后的宇文飞渡朝外头看了看。

关上大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