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睹见此人的状态,许易便明白了为何自己小心再小心,还是被此人悄无声息地跟踪到了此处。

如此天人一体的形态,若能叫他窥察出究竟来,那才怪了。

“我也想不明白,你究竟有何奇异之处,缘何让几次三番的勾引这剑机。

一路上,我瞧了瞧,你似乎真的是了不起,一体三面,亘古未有。

说实话,现在我对你的兴趣,远远超出了长生剑。

你是自己说呢,还是我费些工夫后再说。”

徐逆魔盯着许易温声说道,神态无比轻松,大手一招,长生剑便落入他手。

许易动也不动,僵硬的脸上堆出笑容,“只要前辈能留我一条性命,前辈想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

仔细说来,我和前辈还颇有缘分呢,当初旁人也称我是三千年来第一人,一打听,才知道前面横亘着前辈的存在。

我对前辈的敬仰,从那时就排山倒海了。

今日能得遇前辈,真乃三生有幸……”

徐逆魔微微皱眉,他是真没见过修到了许易这个份上,罕有这么不要脸的,一番嘚吧,简直没有尽头。

终于,徐逆魔忍无可忍了,摆手打断了许易,才要说话。

砰的一下,十二根火柱戳出,瞬间将所立之地方圆千丈化作了火狱。

徐逆魔微微蹙眉,继而冷笑,“终于忍不住了?不过,这才像样……”

话音未落,火柱崩断,焰火陡然转成黑色,整个星星峡谷都被点燃了,滔天之火,灵霄而上,一时间,空中的圆月都开始剧烈震颤。

轰然一声巨响,徐逆魔从火狱中脱出不见,遥遥立在星空之上,他整个人面如金纸,嘴角还遗存着血迹。

?

“初火术,想不到,世上还能重现初火术,可惜,你不是天巫之躯,否则老夫性命堪忧。”

徐逆魔冷冷盯着许易,双瞳有火焰跳动。

适才许易暴起发难,令他受伤非轻。

然而,许易哪有半点得逞的快活,心中一片冰寒。

自炼化明振奎的巫灵后,他的巫体和巫灵都有了极大的进益。

以至于他操控源火的能力也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他暴起发难,有心算无心,以终火术引动初火术,焚天之怒发威,烧出了他平生最得意的一把火。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还是不能致徐逆魔于死地。

终极杀招都奈何不得徐逆魔,许易心中苦不堪言。

“看来你是不能好好说话了,我费些工夫,抽炼你的命轮便是了。”

徐逆魔淡然说罢,大手一挥,八道气旋在他掌中生成,正是他拿手神通八分天下气。

八道气旋才闪出,便化作八个空间,许易催动源火,终火术发动,十二根火柱顿成火焰空间,竟牢牢将八个空间尽数锁死。

“什么时候终火术这么厉害了。”

星空戒内,荒魅精神大震。

连带着许易也振奋异常,暗道,“原来老子这么能打?”徐逆魔轻轻一拍额头,“倒是忘了。

不过,你能将火术炼到如此地步,圣灵域以下,罕逢敌手了,可惜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