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寻死路,不过是死路一条罢了。

张若禀冷笑不止,“这只能怪你们自己,是你们自己命不好罢了。”

杀干净这群人后。

他便大步朝前方走去。

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压根就没把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对他来说大概早有料想到吧。

仿若无事的样子。

他一脸冷然,目光中有着无尽的杀意。

仿佛真的要打杀整个瑶池圣地一样。

不远处。

江缺一直观察着老道士张若禀,“果然,这老家伙不简单啊。”

不仅仅是实力。

还有他本身的身份上。

瑶池圣地弃徒,这等身份放在外头也不简单。

“不过,他居然连瑶池圣地的弟子都敢打杀,真是一位狠人。”

江缺暗暗思忖道:“他就不怕瑶池圣地的那些大佬们动怒吗?”

真是一个怪人。

也不知当年在其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导致堂堂圣地圣子被放弃,还沦为圣地的弃徒。

这可就恐怖了。

哪怕是江缺也不敢想象啊。

“不过……”

江缺又暗暗想道:“他把这瑶池圣地搅得越乱越好,这水浑了才好摸鱼嘛。”

否则的话,他江缺又怎能获得更大的好处呢。

有人替自己搅动风云,搅浑这水。

他才能更好地发挥嘛。

这不是很正常。

江缺暗暗一阵叹息,“果然,这老道士还真是一个好人呢。”

可惜了。

将死之人。

注定是活不长久的。

得罪瑶池圣地,哪里还有继续活着的可能。

真当人家的天骄弟子是吃水的么。

再不济,人家还有一些闸血自斩的老不死。

那也是很恐怖的存在者。

活个三五日,打杀你就足够了。

虽然代价可能会很大。

但也不是没可能。

浑水摸鱼下。

江缺也趁机溜进瑶池圣地内。

这回没有人发现什么。

或者说,也不可能有人发现什么。

因为已经有一个张若禀在明面上引路了。

“怪不得他一点也不怕我泄露出去消息。”

江缺暗道:“他压根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压根就是想自寻死路啊。”

他一脸怪异。

天下间,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人。

真是够神奇的。

不过。

神奇归神奇,他接下来该去寻找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了。

“瑶池圣地,一千年,我真的回来了。”

张若禀喃喃道:“我来拿回一些东西,我来讨要一些公道。”

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在瑶池圣地待一辈子。

但造化弄人。

也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瑶池圣地了。

或者说,再也没有机会了。

但又一次回来了。

一千年的时间,对别人来说随意修行,但对他来说是无数次的磨练。

“张若禀?”

就在老道士张若禀继续在瑶池圣地里寻找着什么的时候。

于是被人撞见了。

“路师兄?”

张若禀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师兄?”

路平摇摇头道:“我可不是你师兄,你已经不是圣地的弟子了。

你还打杀我圣地弟子,还想做什么?”

“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就算了。”

张若禀冷冷道:“我还想做什么,你路平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你的心很大,你可能也不畏死。”

路平嗤笑一声,“但你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随我去见师父吧。”

“他不配做我师父。”

“配不配你说了不算,错在你。”

“就连你也认为我错了?”

“错没错,你心里最清楚,你早已不是师父徒弟,今日要见你,只是因为你残杀我圣地弟子罢了。”

“他们阻我,自然该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