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青年男人名叫胡立强,是个水泥工,也是隆雪公寓的老住户,为人憨厚纯朴,经常免费替街坊们修墙补瓦,真正将隆雪公寓当成一个大家庭。

金少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

胡立强表情中隐含着怒意,语气坚定:“我说你的车是我砸坏的,你不要去冤枉别人,更不要把小孩子扯进来。”

旁边的警察队长训道:“你好端端地砸人车干什么,有情绪好好谈,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

训完,一挥手:“铐上,带走。”

两个干警准备上前铐人,金少阳抬手道:“等下,让我再了解了解情况。”

队长挥手示意两个属下下去。

金少阳看着胡立强,问:“我能知道您的动机吗?也就是说你为什么要砸我的车,你为什么那么恨我?”

“没有为什么,就是看你的车停放的位子比较好砸,没忍住就砸了。”

“我再跟你好好说话,我劝你也拿出点尊重的态度。”金少阳敛起笑意。

胡立强冷笑,“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不管你用什么卑鄙下流的办法,你想拆了隆雪公寓门都没有,这就是我的态度。”

“态度不错,但我看未必管用。”

“管不管用,你们试试才知道。”胡立强平视着金少阳,掷地有声:“对你们而言,隆雪公寓只是一块可以用来圈钱的地皮,但对我们而言,隆雪公寓是我们的家,是我么愿意为之拼命的家,你如果懂了这个,你就不会说出那种幼稚的话。”

金少阳笑起来,“关于这个话题咱们可以走着瞧,现在我们还是来谈谈赔钱修车的问题吧,这样……”

刚说到这里,忽然有一道声音打断他:“等一等!”

所有人都循声望去,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楼道里走出来。

“老孟。”

街坊们自然一眼认出那人就是春晓的爸爸孟元山。

孟元山走过来,先跟大家打了招呼,然后看了金少阳一眼,说道:“我知道你的车是谁砸的。”

金少阳笑道:“大叔,我已经找到嫌疑人了,就不用……”

孟元山伸手制止他,说道:“阿强之所以站出来承认,是因为他不希望你和某些人唱双簧把咱们小区的小孩子扯进来,车子并不是他砸的。”

“不是他砸的,那你告诉我是谁砸的?”

孟元山回过身,目光一一扫过大家,最后停在宋延清身上,说:“老宋,站出来吧,你砸了车,不能让阿强给你背锅。”

宋延清顿时急了,争辩道:“老孟,你怎们凭空污人清白,我什么……”

孟元山截断道:“老宋你别争了,我都看到了,你当时边砸边骂金汤集团,我都听到了,其实大家的心情都一样,但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儿子那么有出息,不用怕什么金汤集团。”

宋延清不停摇头,说道:“老孟你不是张口就来吗,胡立强自己都承认了,干嘛又往我身上推,再说我也没骂过人金汤集团,大家无冤无仇的,骂人干什么?”

金少阳听着他们说话,给队长递了个眼色,队长会意,接道:“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全跟我回局里问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