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金少阳第二次踏进隆雪公寓,和上次独自过来考察不同,这次他带了三位合伙人,郑成行,徐服和白三平,三人都是江南比较有实力的企业家,他们对金少阳这个毛头小子其实没什么好感,觉得对方不过就是一个靠老子的纨绔二代,他们之所以仍旧在金少阳面前毕恭毕敬主要是因为金少阳后面的金汤集团。

“金大少出手果然非同凡响,竟然能拿到拆迁隆雪公寓的批文,这地方的钉子户们一直打着保护传统建筑,保护环境的旗帜,特别难搞。”郑总吐槽道。

“主要是这小区一下出了好几个武者,据说还有个【武曲】根骨的武者,风水是真不错,金大少能选中这块地,可见眼光独到,反正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是啊,隆雪公寓一拆,正好可以跟秀山连成一片,到时候秀山那边的地一围,这边商业广场再建起来,新楼盘不炒到3万5算我输,所以我总跟人说金大少就是虎父无犬子。”

金少阳听着几个年龄比自己大一倍的前辈吹捧自己,颇为志得意满,笑着说道:“不只如此,据我得到的内部消息,地铁2号线到时会在这有一站。”

几位暗地也得到过消息的老狐狸三脸震惊:“2号地铁过这里?!这消息可靠吗?”

金少阳心里虚荣感得到满足,笑道:“我怎么敢骗您们几位,这是我亲耳从穆伯伯口里听来的,你们觉得可不可靠?”

三位老总流露出更加五体投地的表情:“可靠,那太可靠了啊,哈哈,就好像跟金大少合作一样可靠。”

徐服像不经意般地提道:“现在批文已经下来,下一步就是正式动工,不过看隆雪公寓这些钉子户一时半会不会就范,不知道金大少有没有什么对策,我个人觉得目前最重要的是,怎么安抚那几位武者家庭。”

金少阳胸有成竹一笑:“你们几位就放心吧,我就是用挖掘机推也推得平这里,他们如果敢阻拦,那就让挖掘机一路a过去。”

一行人进了小区,四处观望,讨论着未来商业广场的布局,比如一共要盖几层以及各层的功能。

“这个广场建好之后,其实覆盖的范围不单单是一个秀山住宅区,还包括附近几个镇甚至是市里的部分小区,所以我认为广场至少得盖七层,再加一个底下车库。”

“七层是起码的,别的不说,电影院、ktv、大型儿童游乐场这些就一个不能少。”

“儿童游乐场?”

“没错,现在国家放开了二胎政策,以后小孩子会越来越多,游乐场的生意肯定好做,那句话怎么说,抓住了小孩和女人你就抓住了市场。”

“哈哈哈,果然是至理名言。”

几位老总讲相声一般就把未来的部分商业布局给定了,金少阳则一直微笑不语,他心里很清楚,这几个人说这么多其实都是说给自己听的。

金少阳把三位老总带到了宋盘阳家门口。

“金少,这是?”白三平问。

“刚刚徐总不是说要解决这里的钉子户,要先解决武者家庭吗,这就是那位武曲星的家。”金少阳笑着说道。

三人自然又是一次恍然大悟。

金少阳上前敲门。

不一会,一个中年男人开了门,见到金少阳,立即客气道:“是金少来了啊,快请进。”

金少阳带着三位老总进了屋,然后逐一为大家介绍。

三位老总这才知道,金少阳早在两月前就和宋盘阳的父亲宋延清见过面,并谈好了条件,作为武曲星的父亲,宋延清会全力支持金少阳拆迁隆雪公寓,而届时金少阳也会投桃报李,补偿宋家一套市中心的大平层和若干现金。

“我这次登门打扰,主要是想和宋先生商谈一下如何劝说各位街坊早日同意签下拆迁协议,然后我们也好尽快开工。”

宋延清道:“我这几天一直在游说大伙,只是……”

“只是他们太固执了?”

宋延清尴尬点头。

郑成行道:“拆迁这种事,那是早拆迁早受益,拖着对大家都没好处,宋先生得跟大伙讲明利弊关系啊。”

“都说了,你们也懂的,咱们中国人就讲究个落叶归根,安土重迁,好说估计需要花一些时间。”

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人精,迅速捕捉到“好说”这个关键词。

金少阳笑了笑,说道:“利诱也诱了,既然他们不吃这一套,那只好换利诱前面那个方法了。”

利诱不可,那只能威逼了。

随后,宋延清向金少阳提供了几条可行的建议,金少阳和三位老总听了,都拍手称赞。

从隆雪公寓离开时,金少阳和几位老总并没有乘坐之前的座驾,而是把那两辆豪车停在了隆雪公寓。

第二天,金少阳派了两个司机来取车,然后那两个司机发现那两辆豪车窗车灯被砸,车身被划。

按照市价,那两辆车的修理价格要接近百万。

那么,到底是谁干的?

两个司机立即通知了金少阳,金少阳很快带了保镖赶来,看了车子之后,怒不可遏,当即报警,要求把隆雪公寓所有人聚到一起,逐一查问。

警察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把隆雪公寓所有住户聚集到广场,然后逐个审问下去,但无人认罪。

“我们金汤虽然买下来这块地,但我们从来没有准备强行拆迁诸位街坊的房子,而是准备一家家地谈,听听大家都是什么意见和要求,哪怕为此花上几年的时间,甚至最后没有完成这个项目,也无所谓,总之,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对这个充满着历史底蕴的地方用过强,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啊,你们居然主动对我出手了!”

金少阳面对这隆雪公寓的父老乡亲,颇有些痛心疾首的感觉,语气十分失望,压抑着愤怒:“令我失望的尚且不是你们砸了我的车而不愿意承认,而是你们把我看做是你们的敌人,认为我和你们是对立的关系,各位街坊,你们怎么能这么看待我?我之所以要投资隆雪公寓这个项目,难道不是为了为诸位谋福祉吗?”

金少阳摇头一笑,话锋一转:“说个不恰当的比喻,你们这是狗咬吕洞宾啊,实际上,我的车都有保险,即使你们承认了,我也不会让你们理赔,但你们的做法真的让我很失望,也很愤怒,因此我现在决定,我不仅要找出那坏我车的人,我还要全额赔偿!”

此话一出,街坊们又议论起来,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他语气不耐烦地说道:“我们街坊们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还是知道这豪车的价值的,怎么能赔得起,这事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大人做的……”

金少阳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我这车是小孩子破坏的?”

那中年男人正要接话,突然一个身材矮瘦的青年男人排众而出,接道:“是我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