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见那位贵人的路上,郑老师先向李当歌表达了歉意,毕竟在未经过李当歌的同意下就主动把他介绍给某某贵人,不论用意为何,做法都颇为欠妥。

对李当歌这种出身普通的学生来说,想主动结交贵人为难,面对贵人招揽想拒绝为难,接受贵人招揽,以后听凭吩咐更为难。

所以要想避免这些为难,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自己实力没有达到能独当一面的前提下,不要去和那些贵人见面结识。

“你替我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心腹大患,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替你保密,我之所以违背自己的原则把你介绍给那位贵人,实在有迫不得已的原因,等会你和他见了面之后,他会亲自跟你说明原委。”

郑老师语气诚恳,一反常态,让李当歌着实不知如何埋怨。

不一会,二人到了郑老师家,李当歌一眼就看到负手站在练功桩前的那条大汉,那大汉回过头来,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他脸上转了两转。

李当歌见这人身材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半新黑色夹克,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国字脸,不怒自威,顾盼之际,颇有雄山倒转的气势。

李当歌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感觉:“这人一个能打我一百个。”

“大师兄,李当歌同学来了。”郑老师跟那大汉说话时,态度十分恭敬。

那大汉点点头,向李当歌伸出手:“李当歌同学你好,我是李靖。”

“李先生您好。”李当歌也伸出手,他学的“卧虎拳”正是此人所创,因此心中有三分先入为主的好感。

“这次冒昧来访,实在有些唐突,希望你不要介意。”李靖说着请李当歌落座。

李当歌大概能猜到李靖的来意,但也不着急问,只说:“没事,早先听郑老师提到您,又学了您的卧虎拳,心中其实也想着哪天有机会能当面拜会,亲自道谢。”

李靖微微一笑,问:“你学卧虎拳觉得如何?”

“大有裨益,李先生一拳两宜,相得益彰,可见用心良苦。”

李靖摇摇头,“也就是兴之所至而为之,算不得什么。”

李当歌说:“其实我想说的是李先生您自创拳法,却不限制传播,有意剔除修习门槛,与其他派别门户大大不同,这点最让人钦佩。”

“无论什么武学,只要落在囿于门户之见的窠臼,早晚走向衰落,直至消失绝种,就好像那些科学家,若都把自己的发现和理论束之高阁,或搞独门传授那一套,对人类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当歌大点其头。

李靖看了李当歌一眼,忽而自嘲笑道:“我以前约人谈事,素来开门见山,从不拐弯抹角,今日通过师弟约见小李兄弟你,其实是有事相求,却是头一次不知如何开口。”

“李先生您直说就是。”

李靖犹豫了一下,说:“听师弟说,他的暗伤是你用独门推拿手法治好的,我来找你,为的就是这事。”

“莫非李先生您也?”

“不是我,”李靖摇摇头,轻叹一声,“是我女儿。”

李当歌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话要从5年说起,那时候我女儿刚好12岁,生日当天,我请了称骨堂袁堂主到家做客,顺便替小女测了根骨,得知她生成的是英雄根骨,知道这个结果,我十分开心,正式决定教她功夫。”

“我女儿是个很上进但也特别好胜的姑娘,自打她开始学武后,心里就一直想追上她大哥,不过她大哥天生名将根骨,悟性和天赋也比她要高,入门又早,因此他们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一直在扩大……”

说到这里,李靖又叹息一声,表情颇为自责:“这事其实怪我,没有做好引导,小丫头知道自己无法追上大哥后,竟想走捷径,背着我偷学了我正在研习的内气功夫,一下走火入魔,导致体内多股真气岔道淤积,阻塞了奇经百脉,造成内伤。”

“我情急之下,出手为她疏通经络,不料越弄越糟,不仅没能替她疏散淤积真气,反而加重了她的内伤,无奈之下,只好把她送去武当山请我师父医治,但因为耽搁了时间,师父也是只能治好她的内伤,但无法排解错乱的真气,只能强行压制,但这样一来,她功夫固然无法再练,偶尔还要忍受伤痛的折磨,实在让我心疼如绞,因此我刚一得知师弟祛除了暗伤,就逼他把你供了出来。”

李当歌听完,心里有些犹疑,李靖八九成是位武英级武者,而他武当的老师自然是位宗师,连他们两个都解决不了的内伤,我能搞得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