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来,我以为自己根骨大变,奇迹降临,从此威风八面,就此牛逼起来,势必要将那些曾得罪过我的人统统踩在脚底下,让那些我在意的人不再受任何伤害,等坐起来时才发现,我只是被子盖横了而已。

基于这种心情,李当歌早饭吃得十分沉默,倒是李母,一直在说表嫂怀孕的事,很是替舅妈家开心。

“小永他们两口子都要了差不多两年了,一直怀不上,把你大妗子急的啊,而且你大妗子又是个沉不住气的人,什么事都挂在脸上,小许看在眼里,心里怎么可能没想法。”

李当歌和爸爸边吃饭边做个安静的听众。

“小永说他们这次能顺利要上是因为找你做了推拿,到底怎么回事?”妈妈看着李当歌问道。

“哪有他说得那么夸张,其实就是凑巧而已,他们两个本身都没问题,就是心理压力太大,我就是正常给他们推拿了一次,没他们说的那么神奇。”

李当歌让杨永保密了「震灵果」的事情,毕竟这事如果传开,后面不好解释。

李爸爸这时也接了一句:“你这推拿到底从哪学的?”

“手法是大老黄教的,但郑老师说我掌中的热量可能和我身体里一直蕴养的护体真气有关,他还说什么在我小的时候,可能有高人给我注过真气啥的,所以我从小到大很少生病。”

李当歌回答得半真半假,但爸爸妈妈听了竟不再多问,不知是因为薛定谔的大老黄,还是因为不知所谓的“真气”。

于是李当歌趁势转移话题,问起金汤拆迁隆雪公寓的事情。

“街坊邻居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不同意的,另外百分之五也在斟酌赔偿,所以他们要想拆隆雪公寓没那么容易,明天条幅就会挂起来。”

“如果他们用强呢?”

“那就更好了,我们正想找个借口去总署请愿。”

李当歌一笑,“明白了。”

妈妈随口接道:“这都是大人的事,你不用管,好好准备考试。”

“嗯。”

吃过早饭,李当歌独自去了天台,把郑老师教给他的卧虎拳打了一遍,不知是孰能生巧还是自己产生了错觉,李当歌感觉今天打出的拳格外生猛流畅,甚至还隐隐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体内周身流转。

郑老师说,武者根骨除了修炼拳技更占优势之外,最重要的是在打熬气力之时能锤炼出真气和内劲。

今天之前,李当歌打卧虎拳只能感觉到速度和力量,气劲只体现在呼吸方面,因此他完全制造不出郑老师那种噼里啪啦的声音,最多靠劈砍空气,带动气流风声。

当然,按照郑老师的说法,这种噼里啪啦的声音对武者而言,只能算一种很低级的拳法境界,高境界的拳法是无声无息的,而最高境的拳法是随心所欲,想出声就有声,想无声就无声。

李当歌没想那么远,他现在只想打出由内而外的声音即可。

一套拳法练完,收了拳架,正准备休息片刻再打一遍,突然一道人影从余光一闪而过,李当歌忙转过头,发现一道身影正如轻烟般地在高速奔行,径自朝秀山而去。

在那道身影后面,还跟着另外一个人,速度也是不慢,身法带着残影一路追去。

“高手对决!”

李当歌体内热血顿时沸腾,他急忙从楼顶下去,准备去秀山一睹为快,不料刚到一楼,就听一声“嘭”地巨响在整个小镇的上空炸开,他感觉到隆雪公寓都跟着晃动了一下,公寓某些房间的破旧玻璃被直接震裂。

“已经交上手了?!”

李当歌撒腿朝秀山狂奔而去。

不过等他跑到秀山顶,那两位高手早已人迹杳杳,不知所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