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过去十七年岁月,不管间接还是直接,李当歌都从未见过这么贱的游戏系统。

一颗无名丹药一把清空自己辛苦积累多时的所有点赞值,李当歌倒不担心这xx丹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他只是有种吃了这丹药可能会被耍的预感。

毕竟“六味地黄丸”还在【储物间】摆着呢,这xx丹指不定就是一颗健胃消食片。

李当歌决定先不去理会这颗xx丹,继续收集点赞值,而且以后一旦点赞值达到500就抽奖。

感觉上还是抽奖得到的奖品靠谱,「动情撸猫手」已经为自己积攒了至少150个点赞值,暑假期间,李当歌计划和孟春晓开一个推拿店,权当勤工俭学。

吃了午饭,李当歌准备回寝室午休,刚和孟春晓从食堂出来,看到路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四处张望。

大舅妈家的二表兄杨永。

“我哥,你怎么来这了?”李当歌忙迎上去。

“总算找到你了!”杨永面色郁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哪有说话的地方,你哥我有大事找你。”

孟春晓上前打了个招呼,然后说:“那你们聊,我先回寝室。”

李当歌把杨永带到学校南苑的篮球场,这时正当中午,球场没有人打球。

“怎么了,表情这么凝重?”李当歌问。

杨永长长叹了口气,说:“你嫂子在跟我闹离婚。”

“离婚?为什么?”在李当歌的印象中,表兄表嫂的夫妻感情一直很深,“吵架了?”

“不是因为吵架。”杨永摇摇头:“当歌,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跟你嫂子从去年年初就开始要小孩,但一直到今天都没动静,我们什么方法都试了,医生也看了,送子观音也拜了,中药也在喝,中海和京城也去查过,全都没用,关键是也没查出什么所以然……”

“我听说,压力大对受孕也会有影响。”

杨永苦笑摇头:“可是,你嫂子已经偷偷把工作辞了,去年我带她去了几个地方旅游,感觉不是这方面的问题。”

“那就继续尝试,干嘛要闹离婚?没查出问题就说明没问题,说不定哪天就来了,你要对嫂子耐心点。”

“当歌你没结婚你不懂,现在是我爸我妈想抱孙子,你嫂子又那么喜欢小孩,这样拖下去,家庭很难幸福。”

李当歌本来想反驳,但看到表兄脸上的表情又放弃了,这种事没有置身其中,很难体会个中酸楚,大道理谁都会说,但事实就是事实,旁人的指指点点和闲话倒可以不必理会,但家人不理解的脸色以及自己内心的痛苦和煎熬无法逃避。

“最差的结果就是领养一个,我觉得你们千万别因为这事闹离婚。”

杨永未置可否的一笑,然后拍了拍李当歌:“我这次来找你除了想跟你聊聊这事舒缓一下心情,其实还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

“嗯,”杨永点点头,“我听我二姑说你从书上学了一套推拿手法,特别灵验,已经赚了小万把块钱,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和你嫂子也推一推,有用没有用不用管,反正能试的方法我都想试一试。”

这句话一下提醒了李当歌。

六味地黄……呸,「震灵果」!

李当歌记得「震灵果」其中的一个作用就是“不育不孕”。

“没问题啊,虽然未必能有什么直接的效果,但至少可以让你们都放松放松。”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之前替一个颇有身份的老人家推拿腰间盘,他送了我一颗果子做酬谢,据说那果子可以补脾肾,镇心神,对不育不孕也有点效果,到时候你和嫂子每人吃一半,然后再努力努力。”

“还有这种果子?”

“对啊,说不定是天意呢。”李当歌语气意味深长。

“嗯嗯嗯。”杨永接连点头。

李当歌先回寝室写了一张下午的请假条,同时悄然从【储物间】中取出「震灵果」,然后和表兄一起打车去他家。

按照备注,服用「震灵果」时要就温酒一起,李当歌让表哥去准备酒,然后用手把果实掰成两半。

“真不好意思啊当歌,你这马上要高考了,还耽误你上课,主要是,我们实在没法可想了……”

表嫂的气色不好,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实际上她承受的痛苦和压力比表兄要大得多。

“嫂子你别说那么见外的话,我们这什么亲戚。”

一会杨永温好酒,和妻子一起把「震灵果」吃了,接着李当歌替他们两个做了推拿,让他们好好睡了一觉。

下午五点,表哥表嫂醒来,多日来的疲惫和体内积蓄的负能量一扫而空,他们先对视了一眼,回回神,这才发现小表弟已经离开。

“我都一年多没睡过这么香的觉了。”

表嫂站起来,有种元气满满的感觉,正要去倒水喝,突然发现桌子上有张纸条,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李当歌留的,上面写了八个字: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表嫂把纸条递给表兄,后者看完,欣慰一笑,说:“我这表弟以后绝对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表嫂默认,然后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明天下班早点回来。”

“收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