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是一个全民练武的世界,但真正的武者和普通人还是有着不可忽略的差距,郑老师作为二中唯一一位武者,地位不言而喻,因此李当歌实在猜不透他为什么会来找自己。

“三人成虎,现在外面把你传得神乎其神,好像华佗在世一般,我实在有些好奇,所以过来看看……”

二人绕着一教旁边的广场边散步边说话,说起李当歌的推拿功夫,郑老师打趣了一句。

“老师们背地夸自己的学生都这个风格。”李当歌笑道。

“哈哈,那倒是。”郑老师也笑,旋即转头看着李当歌,问:“实际上呢?”

“嗯?”李当歌一怔。

郑老师面带笑意,重复问道:“实际上你的推拿到底什么水平?他们所谓的‘有股真气’指的是什么?”

“真气?”

“是啊,他们说你在推拿的时候,手上带着一股有热量的真气……”

李当歌哭笑不得道:“哪是什么真气,那是经络疏通后,血液正常循环的感觉。”

“原来如此啊,”郑老师又是哈哈一笑,“我就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使得出那种真气外放的宗师手段,不过听他们个个言之凿凿的,我也有点动摇。”

“所以郑老师找我,就是要确认下这个吗?”

“不是,”郑能亮忙摇头,“我来找你,主要也是想请你帮个忙。”

李当歌看着郑能亮,等待下文。

“这里,”郑能亮拍了拍自己的腰,“以前练拳的时候受过暗伤,平时倒没什么,正常活动什么的都不影响,但只要打拳打久点,就像有根针在那扎着,疼得像世界毁灭一样。”

“岔气?”

“差不多,局部气息郁结。”

李当歌犹豫了一下,说:“我可以试试,但郑老师……”

郑能亮抬手打断道:“你不用担心,我也是病急乱投医,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麻烦你,你别有任何心理压力。”

“嗯。”李当歌点点头,其实他真正犹豫的部分并非是有心理压力,而是担心作为武者的郑老师察觉到自己推拿手法的特异。

「动情撸猫手」,比一般推拿手神奇太多,纵然那不是什么“真气外放”,但双手散发出的那股热量是真实存在的,而更神奇的是,那股热量还能和受术者体内的气息呼应,从而可以轻易地顺气、导气。

从这个层面来说,撸猫手恐怕比单纯地真气输送还要对症。

郑能亮看着李当歌欲言又止的表情,补充道:“另外,不管你这次能不能替我解决掉这个痼疾,我都会教你一套看家的防身拳术作为答谢。”

“不是,郑老师……”

“李当歌同学!”不等李当歌说完,郑能亮打断,“我们武者有武者的规矩,讲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来不得半点虚假,平时我教你们东西,学校给我发工资,而且你们叫我一声‘老师’,所以你不欠我的,这次请你帮忙,纯粹是我个人行为,你若不接受我的答谢,我也没办法接受你的帮忙。”

李当歌点点头:“明白了。”

恰好这时,上课铃声响起。

“赶紧去上课吧,咱们晚点再联系。”

“嗯,郑老师再见。”

之后,又有几个老师找过来,包括副校长,不过他倒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家里老人,他父亲腰间盘突出,医生建议手术治疗,但他和家里人觉得父亲年纪偏大,有些排斥,最重要的是他父亲不愿意做手术,坚持中医推拿治疗。

副校长和郑老师的意思差不多,把这次请求当成是个人行为,权当是请医生给父亲看病,会照常支付诊金。

尽管事先有过心理准备,但一下有这么多老师先后找来还是有些出乎李当歌的意料,使得他不得不认真思考以后要如何运用这套「动情撸猫手」。

到第三节课下课后,老田来到教室告诉他,说他已经把所有老师都回绝了,让他好好备考。

李当歌心中十分感动,心想,老田还是靠谱啊,虽然偶尔喜欢显摆,但大事上绝不犯糊涂,以学生的学习为第一要务,而且不卑不亢。

李当歌心里正感动着,听到老田话锋一转:

“不过宋副校长嘛……他是为了自己的父亲,老人家几十岁的人了,情况毕竟有些不同,所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