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莲在楼下喊李当歌,倒不是因为她意识到儿子有危险,特意替他解围,而是因为李爸和孟爸的酒喝完了,呼儿下楼买美酒。

李当歌从妈妈那里拿了钱,和孟春晓、王子牙以及马观良三个去楼下超市买酒。

说起刚刚和封啸的冲突,王子牙兀自感慨万千,用右手做了一个波浪起伏的动作,说:“浪潮!当歌,你有没有注意到,时代步伐已不可阻挡。”

李当歌素知王子牙爱发怪诞之语,并不接话。

马观良问:“牙叔,啥浪潮?”

王子牙说:“时代浪潮,die_welle,明白吗?我们再不做出改变,就要被这股浩浩荡荡是浪潮残酷地抛在身后了,明白吗?”

马观良继续捧场:“那我们要怎么改变?”

“熬炼自己的精神,”王子牙说,“让精神力量统治一切,让精神力量超越肉.体,mind_fucking!只有拥有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遇到事情才不会那么慌张,否则的话,我们这类人就完了,凡夫俗子,完了,我们会永远被封啸那类渣滓当成蝼蚁。”

马观良似懂非懂,陷入沉思。

四人走到超市门口,李当歌突然停下来,问:“你们还记得大老黄以前在这里开的半闲书店吗?那时我们每天都会来找书看,一看就是半天,大老黄也不赶我们走,还教我们折纸、编竹、雕刻等各种手工……”

孟春晓、王子牙和马观良三个都一脸懵地看着李当歌,王子牙问:“书店?什么书店?还有,谁是大老黄?”

“大老黄的半闲书店啊!”李当歌疑惑,“你们不会都忘了吧?”

“当歌,”王子牙一脸不赞同,“你可以说我是个不修边幅的大帅比,也可以说我是个吊儿郎当的天才,但你绝对不能质疑我的记忆力,本人从三岁开始记事,之后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并分门别类地做了归档,现在回想起来可谓历历在目,比如三岁零五个月的时候,咱俩站在土山上比撒尿看谁撒得远……”

“你打住!”李当歌立即阻止,心里大概猜到怎么回事,说:“那应该是我记差了,我小时候一直幻想公寓小区能有间书店来着。”

说着进了超市,买了一瓶江南春。

回去的路上,王子牙还在念叨自己记忆中的往事:

“五岁那年,马观良看中了我的变形金刚模型,哭着喊着让他妈把我的变形金刚拿回家,我做长辈的当时也不好说什么,就每天下午去他家玩半个小时变形金刚,每天玩半个小时,一周之后,大嫂就把变形金刚还给我了。”

“六岁那年,我想学溜冰,就帮三年级的梁文宝写作业,让他教我。”

“七岁那年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爸妈不给我买,于是我开始写日记,还装模作样地给日记本上锁,故意勾起我爸妈偷看的欲望,然后我就把想骑自行车的心愿写进去,第二天我爸就给我买了一辆。”

……

李当歌把酒送到孟叔家之后,又和小伙伴们一起去王子牙家看了场电影,王子牙自制的投影仪可以将电视画面投影到墙壁上,关了灯,就像在影院一般。

他们看的电影名叫《洪门宗师》,一部经典的国产动作片,由功夫巨星龙丹杰领衔主演并担任武术指导。

据王子牙介绍,龙丹杰本人就是位二级武者,因此他在电影里完成的许多打斗镜头都没用特殊道具,后期也没加什么特效。

这种“画面真实”的动作电影,李当歌还是第一次看,体验颇为震撼。

此电影时长共132分钟,看完已经是夜里10点,李当歌、孟春晓和马观良起身回家。

“精神力量!”

大家临走前,王子牙并起食指和中指,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提醒道:“别忘了我说的话,磨练精神力量,强大而持久的精神力量,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无论是自然、神灵还是人类。”

大家一笑置之。

“当歌,你把春晓送回家,再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王子牙看向李当歌,随口道。

李当歌点点头,搂着孟春晓的肩膀离开。

十来分钟后,李当歌去而复返,站在门前问:“说吧,什么事?”

王子牙原本躺在沙发上,双手枕着头在闭目养神,听到李当歌的声音,转过头看了一眼,说:“82.6%的几率,当歌你来决定,要不要废了封啸那个二逼?”

李当歌没有立即回答,走到沙发前坐下,认真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亲如兄弟的发小。

“怎么,你不信?”王子牙坐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我都不用给他设局,只要做一根简易的高压电棍就能……”

“我信。”李当歌斩钉截铁地打断:“但不必那么做。”

王子牙疑惑地看着李当歌。

“我会正面打倒他的。”李当歌语气平静,像在说一个不争的事实。

王子牙大脑飞速转动,半分钟后,说:“0.01%……”

“那就够了。”

李当歌无意继续这个话题,盯着王子牙看了一会,说:“王子牙,可否做个保证?”

“什么保证?”

李当歌想了想,说:“永远不要做反派。”

“哈?”

“小丑、詹姆斯·莫里亚蒂、竖锯、汉尼拔、约翰·杜……”

“全是高智商的超级反派啊。”王子牙莫名有些得意。

“没错。”李当歌点点头:“能不能保证,永远不要做他们那样的反派?”

“你是要我许下兄弟的承诺吗?”

“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