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雪公寓是由原镇政府大楼改建而成,典型的筒子楼格局,建筑一共五层,每层都由一条长走廊串连着许多个单间组成,至于卫生间和厕所,则都是公用的房子。

和城市中邻里对面相逢不相识的情形不同,筒子楼中的街坊邻居关系密切,大家都互相熟识,感情很好,有些住户更是相处得如同一家人。

李当歌家和孟春晓家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情况,据说从爷爷那辈开始两家关系就处得很铁,某次两位老人家喝大了,肝胆相照的义气实在难以抑制,于是学古人指腹为婚,不料孩子生出来都是男的,指腹为婚的约定只好往后顺延,落在了李当歌和孟春晓头上。

说来也巧,李当歌和孟春晓两个好似天造地设的一般,打小关系就好,平日里形影不离、两小无猜,长大之后,在得知他们的娃娃亲之前就已经暗自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完全不用大人解释和操心。

用王子牙的话来说,李当歌和孟春晓二人的姻缘属于命中注定,乃是上天的安排,因为根据他自创的「鬼谷算法」来看,这种指腹为婚的姻缘最终能成的概率不足一百二十九万分之一,算上小说和影视剧,这个比例还要大幅下调。

殊为不易。

王子牙是李当歌的发小,家也住在隆雪公寓,他和李当歌从小玩到大,关系简直比亲兄弟还亲,不过在隆雪公寓,他的名气比李当歌要大得多,除了因为他有位拥有【名将】根骨,六岁就被华夏精武学校录取,如今已是二级武者的姐姐,更重要的是他本人也是位奇才。

简单来说,他从读书到现在,从来没有考过第二名,尤其是数学,满分记录已经保持了十二年。理论上,他从入学的第一天就可以跳级,但由于他不想表现得太过异于常人,又担心跳级太快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所以一直坚持正常升级。

即便是这样,他还觉得自己不够传奇,根据“同姓是本家”的原则,强行把自己和鬼谷子王诩扯上关系,声称自己乃是鬼谷子一百一十三代孙,是名副其实的「鬼谷后人」,还把自己研究出来的一套不知真假的公式命名为「鬼谷算法」,颇为唬人。

……

李当歌回到家时,看到妈妈和爸爸正在厨房做饭,这也算他家的一个传统了,妈妈在做饭时,爸爸一定要在旁边打下手,洗个菜、剥个蒜、摘个葱、递个酱油什么的,没事做的时候就陪妈妈聊天,偶尔拍拍马屁,夸妈妈厨艺精湛、炒功娴熟啥的,多年以来,乐此不疲。

打从李当歌有记忆以来,就觉得爸妈的感情有种超乎同年龄阶段的热情和浪漫,有时候甚至会给他一种自己是个电灯泡的错觉。他当然能感受到爸妈之间的那种深厚感情,但大了之后,还是从爸爸的态度中察觉到了一些异样的蛛丝马迹,具体说不上来是什么,疑似伤感和愧疚。

无路如何,那都是爸妈的秘密,他们若不想说,自己作为儿子的,自然不能多问。

不多久,妈妈做好饭,照例多装出一碟青椒回锅肉让李当歌送去孟春晓家。

李当歌端着盘子刚出门,看到王子牙一脸无奈地端着一盘红烧茄子朝这边走过来,二人对视一眼,无言地摇摇头,擦肩而过。

李当歌把菜送到二楼孟春晓家,正巧碰到孟春晓在摆桌,女孩看到男友,冲他甜甜一笑,然后把刚刚装好的番茄炒蛋递给李当歌,让他带回去。

正坐在沙发上看戏曲频道的孟父回头看了李当歌一眼,道:“等会叫你爸下来喝酒。”

“好的,叔。”李当歌答道。

印象中,自己小的时候孟叔叔对自己可和蔼可亲了,但自从他和孟春晓确定恋人关系后,孟叔叔跟变了个人似的,每次见到自己都特严肃,时不时流还露出一种警告的表情:你小子给我小心点,休得放肆!

搞得李当歌现在一见到他,心里就有点发怵,不过孟叔那种老父亲的心情,他倒也能够理解,毕竟是他一手把孟春晓拉扯大的,十七年来又当爹又当娘,现在眼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和他这个莫名其妙的臭小子越走越近,越来越亲密,又给他织手套织围巾,又做他喜欢吃的菜给他吃,心里肯定有点不悦。

至于那位未来岳母的消息,孟叔从来不提,也不准任何人问。

完成“换菜仪式”,总算可以上桌吃饭,此时的饭桌上,除了自家的饭菜,还有孟春晓家的番茄炒蛋,王子牙家的红烧茄子以及马观良家的爆炒猪肝。

李、孟、王、马四家的换菜习俗,已经在隆雪公寓延续好些年了,王子牙不止一次吐槽:“为什么不一起吃得了?!”

话虽这么说,大家心里还是明白其中的情义的。

“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要考哪个学校想好了吗?”饭桌上,爸爸突然关心起儿子的学业。

不等李当歌回答,妈妈接道:“还想什么,就考江南大学,反正他那成绩也不指望考北大清华,考江南大学还能离家近点。”

李当歌心中一动,试探性地随口说道:“我现在还没想好,等做了根骨测试再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