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这个考题,略显喧嚣的大殿,骤然陷入了沉寂。

众人眼神玩味,面面相觑,皆是有些幸灾乐祸。

这看似没有刁难,实际上却是最大的刁难啊。

如果是以其他为主题,那么制作出的星卡,好或不好,或许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可是,以剑为主题…大殿之中,陈列着一百柄今年圣源学府制作出的最优秀的剑卡。

那么,当苏曜制作成功后,当场便会有着对比之物。

即便是场上最优秀的剑卡制作者,都不敢说自己天赋傲绝苍穹。

那么,如果苏曜制作出的剑卡,连在场的剑卡都比不过的话,他怎么还有脸说,自己是万中无一的超神星卡师?

因此,谢云让苏曜当众制作剑卡,无异于公开处刑!

苏曜眉头微皱,柳涟漪先前说过,绘制的星卡图案,不能与世界上存在的任何星卡图案太过相似或者重合,而剑的图案,实在是太简单了。

越是简单,越是容易图与他人的重合。

因此,想要创造一个新的剑,难度的确是很大。

而想要创造一个力压群雄的剑卡,难度更是巨大。

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激荡的心绪,苏曜双目微闭,陷入沉思,记忆之中,地球上可是有很多耳熟能详的神剑啊!

比如泰阿、诛仙、干将莫邪、七星龙渊等等。

这些剑虽然在地球上家喻户晓,可在异世界却是不为人知。

而且,这些剑,在名剑无数的地球,都能够脱颖而出,堪称神剑,

那么放在这个异世界,自然也会如鹤立鸡群,不落俗套。

如果能制作出来,岂不是乱杀?

找到了方向,苏曜开始蠢蠢欲动。

那么,制作什么剑呢?

谢云说过,必须得用黑铁材料。

他轻轻摩挲星戒,打开储物系统,拿出了自己在圣族边境签到的三个材料。

“浮屠陨铁(黑铁)x1。”

“燃烧宝石(黑铁)x1。”

“黑檀木(黑铁)x1。”

浮屠陨铁,既然是铁,自然是用来铸剑的主材料。

燃烧宝石,蕴含着火属性。

黑檀木,木头,自然是负责剑柄和剑鞘的部分。

既然如此,自己便应该制作一柄火属性的剑?

苏曜眼神微闪,很快,心中便是有了想法。

记忆之中,的确有这样一柄剑。

此剑,名为,赤霄剑。

一念至此,苏曜再也按捺不住,轻轻摩挲星戒,打开了星卡系统。

星卡系统启动完毕,请绘制星卡图案。”

哗。

光芒一闪间,画板与星源笔,皆是浮现在了眼前。

苏曜定睛凝神,手握星笔,在眼前的画板上轻轻勾勒着。

笔尖挪动间,很快,轩辕剑的图案,缓缓凝聚成型。

它刃如霜雪,上饰七彩珠,九华玉,剑身色彩斑驳,煞气逼人。

仿佛经历无穷岁月,给人一种沧桑之感。

光是看上去,便是有一种浓浓逼格,扑面而来。

“应该不会与这世界的人撞上脑洞吧?”苏曜喃喃,如果与其他人的剑卡,太过相似的话,那便会被星卡系统判定为抄袭,从而无法通过审核。

“希望能通过审核吧…”

苏曜心中暗暗祈祷,然后点击了提交。

点击,提交。

“星卡图案绘制完毕,系统审核中…”

苏曜双目微闭,陷入沉思,如果没通过审核,他就把记忆中的其他神剑图案悉数绘制一遍,总不可能每个都撞上吧?

“审核通过,请填充星卡背景…”

紧接着,画板重新变成了空白,留给人填写背景。

“通过了?”苏曜清秀的面庞上,流露出欣喜之色,他手握星源笔,略作沉吟,开始写道:

“在一片遥远的大陆上,有个巨大的皇朝,名为秦皇朝。”

“皇朝境内,有一个没有出息的青年,名为刘邦。”

“他从来不干家里的农活,而且非常好酒,常常醉成一滩烂泥。”

“有一天,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根生锈的铁棍,告诉乡里人说这是一把从南山仙人那里得来的宝剑,名字叫赤霄,并将它奉为至宝,整日剑不离身。”

“他还说自己不是人,是天上的一条赤龙,而当时的秦皇朝最高统治者名为秦始皇。”

“秦始皇是白龙,他还说始皇帝不如他,因为他的法力更高强,将来要取而代之,也做皇帝。”

“后来,传说秦始皇已经江河日下,日薄西山,元气已化为一条白蛇,在丰西泽附近游弋。”

“刘邦听到这个消息,表示要只身前去,提剑斩白蛇。”

“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在所有人看来,这不过是个笑话。”

“可是,在一个晚上,乡里有几十个青年,结伴前去县城干活,途经丰西泽,忽然遇到了一条凶恶的白蛇,挡住了去路。”

“时值深夜,妖风阵阵。”

“众人皆是大惊,吓地汗毛颤栗,不知所措,皆是返回了住处,不敢朝前走。”

“而就在此刻,有一个青年,自人群中走出,正是刘邦。”

“他说这条白蛇,便是始皇帝元气所化,还说自己当斩白蛇,以承天命。”

“于是,刘邦咕噜噜灌了一大壶酒,趁着醉意上心头,提起那根生锈的铁棍,踉踉跄跄地走出屋子,朝着白蛇走去。”

“一夜过去,刘邦没有回来,在所有人看来,刘邦一定是被蛇给干死了。

“于是,等天光乍破,云开雾散的时候,大家才继续结伴前行。”

“走着走着,他们突然惊讶地发现,昨晚那条凶恶的白蛇,已经被剁成两截,气息全无。”

“而刘邦,正躺在白蛇的尸体旁,呼呼大睡,他的身体上方有一团云气笼罩,云中有条赤龙正在懒懒洋洋地飞来飞去。”

“他手中的那根铁棍不见了,代之的是一把饰有七彩珠、九华玉的寒光逼人、刃如霜雪的宝剑,剑身上清晰镌刻着赤霄两个篆字。”

“众人面面相觑,联想到先前他说过的话,皆是倒头就拜,将他视为真龙下凡。”

“后来,刘邦手持赤霄剑,率领大军起义,一记万剑归宗,斩杀敌军,灭掉秦皇朝,成立汉朝。”

“…”

于是,在诸多视线注视下,苏曜双手卖力地耕耘着,笔耕不辍,尽善尽美地完善赤霄剑的背景。

他在星卡背景中,把赤霄剑描绘的太牛哔了,狂拽无敌吊炸天的那一种,希望生成星卡后,它也会较之其他人的星卡,能够强上一筹吧。

毕竟,在材料品质都一样的情况下,想要提升星卡的强度,那只能在图案与背景上下功夫了。

而图案是有上限的,背景则是没有上限的。

而此刻,一旁的柳阳,看傻了。

一般星卡师编纂背景,无一不是绞尽脑汁,抓耳挠腮,一步三挪,硬生生地憋内容。

而今,这苏曜竟是笔耕不辍,没有丝毫的停顿,没有丝毫的卡文,那种感觉,感觉根本不需要去思考,仿佛是在现场直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