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虽然柳阳早就经过专业的训练,可此刻还是忍不住。

苏曜脸都绿了,额头青筋涌动,整个人都麻了。

这也行?!

真的,不按常理出牌。

本来先前女帝给自己赋诗的机会,他还以为女帝真的看上了自己,只是在众目睽睽下,碍于种种约束,因此才随便设了个考题,给自己台阶下。

然而,谁能想到,在自己做出了这么一首完美无瑕、极为应景的诗后,女帝仍然不为所动,甚至坚持让自己沦为太监?

离谱,

愤懑,

委屈,

爆炸!

“算了,反正都快死了。”

自进入圣宫之后,也许是因为恐惧的缘故,苏曜一直未敢抬起头,直视女帝,隐约只是见到一条模糊的身影。

而今,自己都作出诗了,这女帝居然还不识抬举,要让自己成为太监,那自己鼓起勇气看她一眼,又有何妨?

正所谓,舍得一身剐,敢把女帝拉下…

于是,苏曜猛一咬牙,霍然抬头,看向女帝。

异瞳。

白发。

除此而外,眉心还有着一朵火焰印记,若是直视,仿佛神魂都能燃烧起来。

“其实你说的那些,本圣主并无任何兴趣。”女帝螓首微摇,俏脸淡然,迈开纤细长腿,在大殿中悠悠踱着步子,缓缓道:“想要不成为太监,倒也不是不可以。”

“我圣族不留庸人,也不缺人,除非…”

“除非什么?”绝望之中的苏曜,似乎看到了茫茫黑暗中的一丝曙光。

女帝霍然转身,眸心灼灼地盯着他,道:“你是天赋傲绝苍穹的星卡师。”

“天赋傲绝苍穹?”苏曜闻言,也是一怔,道:“这个要怎么定义?神级星卡师?”

“不。”女帝螓首微摇,道:“神级星卡师,已经不够用了,你得是…”

“超神星卡师。”

“不求你像我这般,但也起码万中无一吧?”

苏曜心中日了狗,他现在不能修炼,只能说是制卡师,甚至都算不上一名星卡师,更何况是超神的那种?

“怎么样,圣主给你机会了,你是么?”谢云眼神玩味地看着苏曜,揶揄道:“如果不行的话,那就乖乖去当太监吧。”

大殿众人,此刻也皆是投来幸灾乐祸的目光,仿佛在看猴。

“既然如此…”

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震荡的心绪,苏曜眼皮微抬,不卑不亢地看着女帝,缓缓道:“很明显,我就是那种万中无一的超神星卡师。”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大殿之中,所有人皆是懵了,难以置信地看着苏曜,忍不住揉了揉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

苏曜竟然大言不惭,说自己是万中无一的超神星卡师?!

噗呲!

一旁的柳阳嘴角一扯,彻底没有忍住,再次笑了出来。

好家伙,连能否修炼都尚未可知,居然舔着脸说自己是万中无一的超神星卡师?

“好家伙,我笑了。”谢云嘴角也是一扯,道:“若你真是万中无一的超神星卡师,武王朝必然会将你视为重宝去培育,又怎么可能会将你当做求和的赠品?”

其他人也是深以为然,议论纷纷:“啧,几个花生米啊,怎么醉成这样?”

苏曜的神色,依旧没有丝毫波澜,缓缓道:“正因如此,方可见我家武王之诚意。”

“你!”谢云怒极反笑,审视着苏曜,却发现后者身上,竟是没有丝毫星气波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