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

此言一出,顿时如平地惊雷,骤然自大殿中炸响。

众人也是恍然醒悟,知晓了武王此举,究竟是何意。

“什么鬼?送来一个男人当礼物?!”

“武王朝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嘲讽我圣族没有男人吗?!”

“啧,看来这武王朝还是没有被打服啊!”

“这武皇是失了智,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彻而起,群臣激愤,所有人皆是义愤填膺,眼神之中闪烁着凶残与愤恨之光,看着柳阳与苏曜。

山雨欲来,风暴将至,感受到周围众人几乎要将自己吞噬的眼神,苏曜顿觉如群狼在侧,头皮发麻。

“居然直接把我送进圣宫大殿,你tm…傻狗吧?!”苏曜剐了柳阳一眼,心态炸裂,愤懑的想杀人。

送男宠,这等难登大雅之堂之事,你要送,也该避开众人耳目,偷偷送啊。

…直接送到床上不就好了?

而今,当着这百官之面,当面呈现…女帝不要面子的吗?!

女帝就算心中再想,出于种种约束,也不会当众表露出来吧?

柳阳也是头皮发麻,回了苏曜一眼,仿佛在说,第一次送男宠,没有经验,下次会更好…

而就在此刻,凤座上的女帝,此刻缓缓起身。

与此同时,略显喧嚣的大殿,骤然安静下来。

在诸多毕恭毕敬的目光注视下,女帝霍然起身,迈开纤细长腿,缓缓走下凤座,来到苏曜身前。

她玉手托着香腮,绕着苏曜走了一圈,饶有兴致地打量着。

盛世美颜,毫无瑕疵,仙气自生,道蕴自成。

“模样倒还不错…”女帝眼眸异彩连连,螓首微点。

听得此言,苏曜心中顿时一喜,女帝莫非真的看上了自己?

人生巅峰要来了吗?

吃女帝的软饭,可比那破签到系统要爽的多啊!

“只是,那武皇…”

女帝的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眸心骤然一寒,道:

“真当本圣主是个好色之徒么?”

声音落下,一股可怕的杀意弥漫而开,对着苏曜与柳阳笼罩而来。

在这股可怕的杀意笼罩下,苏曜顿觉如陷深海,呼吸急促,面庞发紫,浑身的骨骼,此刻都是被压得霹雳哗啦响。

凉了啊。

虽说这样的场景,异常熟悉,数日之前,他便已经在秦战面前体验过。

可,那时,他至少还心怀希望,系统或许还在加载中,虽然到最后也不是靠系统。

不过,眼下,自己的外挂已经明确有了,天道对自己这个穿越者也有个交代了,而这外挂,却并不足以解决眼下危局啊!

在那股潮水般的可怕气势下,即便是九星卡师的柳阳,此刻也是气血翻涌,真彻地感受到武皇的杀意,心中忽然有些后悔。

如果当初听了苏曜的话,一起携手私奔,双宿双飞,或许也…挺好?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心中诸般念头掠过,柳阳连忙磕头如捣蒜,神魂颤栗,道:“圣主见谅,我家武皇素来敬畏女帝,甚至想前来圣族,鞍前马后,孝顺圣主。”

“只是,大武政务纷繁复杂,武皇一时间难以脱身,因此派我送苏曜前来,让他代为呈现孝心!”

“还在嘴硬!”谢云低喝。

而正当他心神颤栗,不知所措之际,女帝忽然似笑非笑,道:“本圣主不缺男人,不过倒是缺一个太监。”

“来人,带他下去,物理阉割。”

声音落下,有着笃实厚重的脚步声响彻而起,只见两个身披重甲的战士,走进大殿,对着苏曜快步而去。

身上的战甲,其实也是星卡所化,是用来附身的装备卡。

蹬蹬蹬蹬…

脚步声愈发靠近,犹如死神降临。

苏曜慌了。

怎么办怎么办?!

“苏兄,其实,当太监也挺好的。”一旁的柳阳,伸手拍了拍苏曜的肩膀,硬着头皮,皮笑肉不笑地道。

“好你@¥#%?!”苏曜额头青筋涌动。

而就在此刻,两名杀气腾腾的重甲战士,已经走到他的身前。

一左一右,就欲将他架起。

“且慢!”

情急之下,苏曜暴喝一声。

两名重甲战士愣了一下。

苏曜看向女帝,道:“圣主,让我去当太监太可惜了啊!”

“呵,是么?”听得此言,叶冥冷笑,道:“空有一身皮相,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当太监,还能做什么?”

女帝伸手打断了他的话,道:“你都擅长哪些东西?”

苏曜顿首,沉吟了一会,道:“小人,擅长骑马…玩车轮。”

女帝:“什么?”

苏曜:“我会的东西可多了,会吟诗,会讲故事,会按摩、足疗…”

情急之下,他把自己擅长的不擅长的,一股脑全部抛了出来。

但凡女帝对其中一样感兴趣,自己应该都能绝境翻盘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