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族边境,众人面面相觑。

围观这场战斗的,不仅是圣族边境守军,还有往来出入圣族的星卡师。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无比惊叹,这场战斗,可比先前柳阳与叶冥那一场,强上太多了。

一场比赛好不好看,取决于这场比赛,是否扣人心弦,是否一眼看到底,是否能猜到结果。

而这场比赛,在比赛开始前,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胜利,但往往结果,就是这么离谱。

“好家伙,人这么帅就算了,星卡水平还那么高,酸死我了。”

“虽然只是黑铁,但我感觉,就算青铜局,也不过如此吧?”

“格局小了,我感觉白银都未必是黑铁的对手,毕竟白银喜欢预判对方的预判,但黑铁根本就不会有预判,白银喜欢预判走位,而黑铁下一步往哪走自己都不清楚…”

“典中典,能打败黑铁的只有青铜。”

“制卡技术不错,然而本身却无法修炼,真是可惜了…”

“确实,制卡这么好,但凡有点修炼天赋,今年圣源学府招生,应该都能稳稳进了。”

“…”

圣族边境,众人纷纷议论,皆是叹为观止,苏曜的事迹,也是在交口相传中,流散而开。

与此同时,法舟从圣族边境开始起飞,直奔圣族的圣地-圣宫而去。

明明是两个人的故事,现在却成了三人行。

法舟飞的很高,距离地面很远,因此虽然一路前行,走了很远,但都没有星戒提示能签到的地方。

叶冥与柳阳,一个站在法舟的头部,一个站在法舟的尾部,冤家路窄,皆是不想直视对方。

苏曜夹在中间,百无聊赖,饶有兴致地把玩着源星丹,习惯性地就要放入星戒。

“把源星丹还给我。”而就在此刻,柳阳沉声道。

苏曜悻悻一笑,道:“大哥,我还没进行星启仪式,还不确定能不能修炼,所以借我玩两天呗?”

“我想将它放在身上,沾沾星气,图个吉利,放心,我人又不会跑了,是吧?”

柳阳:“不行。”

叶冥转过身来,瞥了柳阳一眼,道:“不是我说,人家帮你争取来了换取女帝的时机,对你恩同再造,你叫人家一声爹都不过分,将这源星丹给人家玩两天又咋了?”

“格局小了。”

“你!”柳阳一时语噻,感觉落不下面子,道:“行吧,放你身上一天,明天还给我。”

“放心。”苏曜嘿嘿一笑,不动声色地收起。

“你这制卡技术,是柳阳教你的?”叶冥忍不住地问道。

柳阳:“不是。”

叶冥:“我就知道,你这个废物怎么能教出这样的弟子。”

柳阳:“。”

“少年,你制卡天赋这么强,有考虑去打职业联赛吗?”叶冥问道。

“职业联赛?”苏曜皱眉,道:“那是什么?”

叶冥白了柳阳一眼,道:“跟你这么久,这点常识都不知道,你是人吗?”

柳阳面庞一红,道:“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他老师,他跟我也才两天。”

叶冥:“也对,就你这水平,确实没什么能教他的。”

柳阳:“。”

叶冥看向苏曜,道:“虽说我等星卡师修行的目的,是为了对付魔窟中的圣族,但如今毕竟两方势力摩擦较小,相对安稳,和平岁月中,于星卡师而言,最重要的便是各种星卡比赛。”

“比如圣族各学府即将到来的招生考核,实际上便是新生联赛,谁能进入前百,谁便能被学府青睐,获得前去修行的资格。”

“而如果谁能在一众骄子中脱颖而出,进入八强四强乃至夺冠,成为新人王,受同辈景仰,学府高层重视,想想那是何等荣耀?”

“学府之内,同样还有不少比赛,星卡师修炼伊始,便是要通过不停的比赛、不停的战斗,去打磨卡组,获得感悟,不断提升实力,成为一名星卡大师。”

“同样的,这样的比赛,也很具有看点,你今天跟我打1v1,说实话,星卡输了,我没输。”

“毕竟,1v1,靠的就是纯粹的星卡实力,根本用不到星卡师的指挥,所以我空有经验,也无处下手,而如果是3v3,5v5这种多人运动中,那么星卡师的指挥就会显得尤为重要。”

听得此言,苏曜了然,这个世界,星卡师的设定,倒还真像是前世的电竞比赛。

“5v5的话,就是每个星卡各挑一个对手,捉对厮杀,看谁能杀到最后?”他好奇问道。

叶冥眼神微闪,道:“根据历史记载,在星卡系统刚问世的时候,5v5的确是这样打的,那时候双方都会上五个强力的战士卡,捉对厮杀。”

“不过,比赛多了,大家忽然发现,5v5靠的不是个人实力,而是团队游戏,因此分出了一些位置,如战士,辅助,奶妈,法师,坦克,还有刺客等。”

“5v5模式下,一套优秀的阵容,要包括一个能抗能打的战士、一个拥有强力控制的法师,一个能够带来医学奇迹的奶妈,一个叠厚甲挨毒打顶前排抗伤害的坦克,以及一个拥有爆发伤害,活在暗影下的刺客。”

“直到后来,星卡师越来越多,打法再度进化,开始诞生出了一些流派,如我们圣族的大师兄,便是献祭流的鼻祖。”

“此外,其他大陆也是传来新的流派,如遗忘技能流、后期大哥流、偷家流、暴兵流、无限火力流等等…”

苏曜:“。”

异世界星卡师的脑洞,果然也不容小觑啊。

这么一说,他倒是对这个5v5模式的战斗,愈发期待了。

“所以,以你的制卡天赋,不去打职业比赛扬名立万,而龟缩在柳阳身边,图什么?”

“图他打的菜,图他长得丑?”

柳阳:“。”

真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不是还要依靠叶冥去见女帝,现在他早跑去掘他马的坟了。

“叶统领谬赞了,在下制卡是有点天赋,只是在修炼上…还不确定能否修炼。”苏曜道。

叶冥看着苏曜,越看越爱,制卡天赋那么强,却可能无法修炼,真是可惜。

那种感觉,就像…子腾,多么高冷禁欲的名字,可惜姓杜。

法舟依然默默前行。

在三个时辰之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喏,前方便是圣宫了。”叶冥道。

苏曜目光投去,只见虚空之中,云蒸霞蔚,有着一座座浮空岛屿,宛若绚丽的光点,点缀于虚空之中。

而那些岛屿,则是众星拱月般围绕着一座宫殿。

金光璀璨的宫殿,庄严巍峨,悬浮于最高处,居高临下,俯览着一座座岛屿。

流光溢彩,引人夺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