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教我做事啊?”柳阳眸心寒意涌动,周身杀意升腾,“我劝你莫要动什么歪心思,如果有的话,我会当场将你给解决掉。”

“所以,别想了,有这心思,还是想想如何见到女帝吧。”

“这是你唯一的价值,也是唯一的活路。”

“我只是想扶你一把而已。”苏曜翻了个白眼,拍了拍柳阳的肩膀,道:“老哥,兄弟我只能扶你一把,扶不了你几把,你可要好好考虑…”

柳阳:“,”

苏曜收起乱七八糟的心思,开始仔细思考着对策。

虽然叶冥不会帮他们引荐,可眼下已经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所以,还是得想办法让叶冥带他们前往。

可,究竟要如何说服这个叶冥,带他们前去引荐女帝?

想着想着,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这个念头一经产生,便是如魔障缠身,挥之不去。

他想到了某玄幻小说中的一个经典情节,虽然这个情节有点狗血,但或许可以试一下,万一呢?

一念至此,苏曜看向柳阳,道:“你身上最重要的宝贝是什么,你可以支配的。”

闻言,也是一怔,虽然不解苏曜何意,不过仍是如实回答,道:“源星丹,这是对卡师境星卡师而言,最重要的修炼资源之一。”

“我如今是九星卡师,待到了九星后期,将这源星丹吞噬炼化,或许便能借此一举冲击卡王境。”

苏曜:“拿给我。”

“怎么,你想拿这个与叶冥做交换?”柳阳皱眉,摇了摇头,道:“他不会同意的。”

苏曜:“如果直接交换,那他肯定不会同意。”

柳阳:“那你打算如何?”

苏曜摇了摇头,道:“一言难尽,你给我就好,我有五成概率,能让叶冥带我们见女帝。”

柳阳略显迟疑,有些不舍,毕竟源星丹于他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啊。

更何况,即便给了苏曜,也只有五成概率。

“别犹豫了,犹豫就会败北。”苏曜道。

柳阳:“可如果我果断的话,可能就会白给。”

“源星丹没了,日后武皇会再赏赐,可如果见不到女帝,救不了大武,日后你我必是死路一条,留着这源星丹,又有什么用?”苏曜循循善诱。

柳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确定有五成概率?”

“眼下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别的办法吗?”苏曜白了他一眼,道:“看我操作。”

“拿去!”短暂的沉吟后,柳阳猛一咬牙,摩挲星戒,拿出一个玉盒,递给苏曜。

苏曜目光投去,只见玉盒之中,装着一枚玲珑有致的丹药,宛若鸽蛋,药香弥漫,赫然便是那源星丹。

他抬起头,看着那正因为胜利而洋洋得意的苏曜,忽地叹了口气,似是有些失望地道:

“本以为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赛,没想到弄到最后竟是菜鸡互啄,真是无趣。”

“你说什么?”此言一出,叶冥眉头微皱,不知他是何意。

苏曜眼皮微抬,不卑不亢地看着叶冥,道:“我是说,在场的二位,都是垃圾。”

嘶…

略显喧嚣的天地,霎时变得安静,周围众多星卡师,此刻皆是将目光投向苏曜。

好家伙,我tm直接好家伙。

敢当众说两名九星卡师是垃圾,什么家庭背景啊?

在诸多震惊的目光注视下,苏曜目光微垂,继续道:“虽然赢了柳阳,可说实话,你的星卡也就那样,真的,不过如此…”

“怎么,输不起?”叶冥面露不屑,道:“啧,真酸。”

苏曜眉头微皱,道:“不是吧不是吧你的星卡菜成这样还担心有人酸吗?就这货色扔在地上都不会有人捡的好吗,我都想不明白你怎么好意思掏出来的,如果不是柳阳星卡操作下饭、一路向胃猛冲你觉得你会有机会是吗?”

柳阳:“,,,”

叶冥被怼懵了,怒极反笑,道:“看你这一表人才的,没想到说起来这么难听,我的星卡不行,你的星卡就行?”

“当然。”苏曜颔首,面色波澜不惊,道:“大武星卡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好好好,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厉害。”叶冥气的浑身颤抖,道:“出来啊,单挑啊!”

“有何不可?”苏曜目光微垂,继续道:“只是在下尚未修炼,而叶统领却是九星卡师,强大境界差距下,倒是胜之不武了。”

“胜之不武?”叶冥眉头挑了挑,道:“你在内涵什么?”

“说的好像你我境界相当,我便赢不了你一样。”

苏曜眉头一抬,道:“我刚刚看了你的比赛,说句不客气的话,境界相当,你真的赢不了我。”

“你这个激将法,倒也太低级了些。”叶冥忽然间似是想明白了,盯着苏曜,眼中流露出浓浓的蔑视,道:“你这是想让我压着境界跟你打一场,如果我输了,然后便同意带你们引荐女帝?”

苏曜:“是。”

“小说看多了吧!让我压着境界跟你打,你这真是把自己打主角了啊?”叶冥忍不住想笑,揶揄道:“不会真有人觉得现实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吧,不会吧不会吧?”

“虽然即便压着境界,我也能将你血虐,可如果输了,我要带你们去女帝,如果赢了,我也没什么光彩可言…所以,我与阁下无冤无仇,为何要把我当成傻子?”

苏曜没有说话,而是将手中玉盒抬起,道:“这是源星丹,对于九星卡师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