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肆听了老板一堆闲扯之后,苏曜对这神秘的圣族,隐隐有了些了解,然后两人乘着法舟,继续赶路。

翌日。

天光乍破。

“前方便是圣族边境了。”

“嗯?”听得此言,睡梦中的苏曜,眼睛霍然睁开,目光投去,然后便是极见到,前方有着无数古老山脉,云遮雾绕。

在那些巨峰之中,有着数不清的殿宇楼阁,无数光影穿梭,恍若仙境。

此处天地间的空气,都是变得清新清澈起来,让人深吸一口,便是觉得心旷神怡。

“这就是传说中的圣族么?”苏曜喃喃地看着,忍不住惊叹,道:“好一个洞天福地,真是钟灵毓秀啊。”

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彻底满足了他对小说中那些超然宗门圣地的幻想。

法舟缓缓停了下来,落在下方的空地上。

在其前方,有着一块巨大的碑石,悬浮于虚空之中,上面写着两个摄人心魄的大字:圣族。

苏曜饶有兴致地看着,而就在此刻,手上的星戒,忽然开始渐渐变得炽热。

“嗯?”瞧得这一幕,他的脸上,骤然涌现出欣喜之色。

于是,苏曜双目微闭,不动声色,心中默念:“系统,给我签到!”

“圣族边境签到成功,获得材料浮屠陨铁(黑铁)x1。”

“圣族边境签到成功,获得材料燃烧宝石(黑铁)x1。”

“圣族边境签到成功,获得材料黑檀木(黑铁)x1。”

三个黑铁材料,出现在苏曜掌心。

“居然一次签到了三个材料!”苏曜面庞欣喜,虽然系统说了,每个地方,只能签到一次。

但是,每次签到,未必只会得到一个材料。

“你笑什么?”柳阳眉头微皱,很是不解,现在不应该要哭了吗?

苏曜:“我想起高兴的事。”

咻咻咻!

而就在此刻,只见无数道破风声响彻而起。

再然后,有着密密麻麻的双足飞龙,呼啸而来,自四面八方,将两人给无死角地围住。

那些双足飞龙,并非真正的龙,而像是特殊的能量凝结而成,显然是星卡所化。

而那些双足飞龙的背上,此刻皆是站着一名名身穿战甲、全副武装的战士,显然是边境的守境战士。

“来者何人?”

柳阳对着众人拱手抱拳,道:“我等来自大武王朝,奉武王之命,前去拜见女帝。”

“武王朝的人?”

此言一出,顿时诸多凶悍的气势弥漫,众人的目光,充斥着浓浓的敌意。

与此同时,人群潮水般朝着两边散开,有着一道身影,自其中缓缓走出。

他名叶冥,九星卡师,圣族边境的守军统领。

然而,当他瞧得来人之时,也是一愣,旋即竟是忍不住开始笑了起来。

笑声愈法肆虐,很快便是如滚滚奔雷,隆隆作响。

“柳阳啊柳阳,阔别数载,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当初我就劝你留在圣族,可你非要说什么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现在,连武王朝这只鸡都快没了,你这头,又该放哪里?!”

张狂的声音,夹杂着浓浓的嘲弄,响彻于天地之间。

听得此言,苏曜也是一怔,好奇地看向柳阳,道:“你们认识?”

“自然认识。”柳阳面无波澜,道:“手下败将而已。”

“手下败将?”听得此言,叶冥顿时勃然大怒,道:“当初若非我的星卡一时大意,被你的星卡偷袭,你又岂能赢我?!”

“说来你的星卡真的恶心,居然朝我的星卡眼里撒石灰,如果不用这些伎俩,你又岂能赢我?!”

柳阳嘴角微掀,戏谑道:“你看,他急了。”

“我急?”叶冥愈发生气,眼中战意升腾,道:“那你敢不敢,当着这众军之面,与我再战一场,真相如何,孰强孰弱,一战便知!”

柳阳眼眸微垂,道:“在下有要事在身,实在没有心情与你战斗。”

“好好好。”叶冥额头青筋涌动,眸心掠过一抹阴寒,道:“此事暂且不议,可你武王朝的人,现在居然还敢出现在我圣族?”

“真是大胆,我看你们根本没有把我圣族放在眼里!”

“来人,送他们上路。”

此言一出,所有龙骑士身下的双足飞龙,此刻巨嘴皆是张开,星气涌动间,一道道凶悍的攻势,正在快速凝聚成型。

山雨欲来,风暴将至,而就在这大战一触即发之即,柳阳霍然抬起手来,里面握着一枚武王亲赐的金色令牌,冷冷道:“我持武皇令,代表武皇前来,与圣主有要事商议。”

“此等国事,若是被你耽搁,不知这份责任,你一个守军统领,是否能够担当得起?”

听得此言,叶冥沉默了。

虽然看武王城的人很不爽,但他的确不敢擅做主张,将其拦下。

不过,还是看他很不爽。

昔日败于柳阳之手,本就是让他含恨在心,耿耿于怀,如今当着一众下属之面,柳阳旧事重提,揭开伤疤,日后如何要在军中立足?

然而,对方持着武皇令,自己又不敢为难…

心态爆炸!

“放他们进去。”叶冥眼睛微闭,强忍住心头的愤怒,缓缓道。

众多龙骑士一一朝着两边散开。

“我初来圣族,不知女帝所在何处,劳烦叶统领引荐一下。”柳阳道。

“引荐?”叶冥冷笑,道:“我有这个义务吗?”

“两族为敌,我没有为难你这个来使,已是尽了职责,如今还要我引荐,谁给你的脸?!”

柳阳神色一沉,他并非专业的使者,而是被临危授命,强行赶鸭子上架。

毕竟,那些真正了解圣族、适合出使的使者,如今都被困在武王城,根本出不来。

他想了想,沉声道:“我可以送上一些修炼资源与材料,作为报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