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逗你了。”瞧得苏曜那发红的脸庞,柳涟漪噗嗤一笑,道:“一张星卡是否强大,由两个因素决定。”

“一是星卡的品质,二是星卡的境界,而星卡自身无法修炼,它们的境界与星卡师的境界同步。”

“你看,我是三星卡师,所以小母马也是三星卡师,如果我晋级,成为四星卡师,那么小母马也会同步到四星卡师。”

苏曜皱眉,道:“星卡本身不是有基础数值以及技能么,星卡师修炼的意义在哪?”

柳涟漪:“星卡师修炼的意义,其实在于给星卡赋能,放大星卡的能力。”

“星卡师的第一大境界,名为卡徒境,卡徒境自下而上分为九星,一为始,九为尊。”

“假设,你现在星卡李白的基础攻击力是50,如果你修炼,成为一星卡徒,给星卡赋予星气,在星气的增幅下,它的攻击力,便能提升一倍,成为100。”

“如果你是二星卡徒,那么星卡攻击力便能提升至200,三星的话,便是300,境界越高,星卡的基础属性便越强。”

“不仅是攻击力,生命值、技能威力、移动速度等等,都会悉数提升。”

苏曜了然,星卡的品质决定星卡的基础数值,而星卡师的境界,决定了对星卡基础数值的增幅倍数。

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这就跟买基金一样。

如果基础数值太低,也就是本金太低,如果只买了十块钱的,那么即便涨了100%,也不过是二十块钱。

如果基础数值很高,本金很高,比如买了一万块,而涨幅很低,比如只涨了1%,加起来也不过才10100。

“那,星卡师要如何开始修炼呢?”他忍不住地问道。

柳涟漪红唇微启,缓缓地道:“星卡师的第一个字,名为星,这指的是天地之间一种特殊的能量,名为星气。”

“星卡师想要变得强大,那必须要通过修炼,吸收天地间的星气,强化自身。

“人体内有无数条经脉,其中于星卡师而言,最重要的便是九条星脉。”

“唯有体内拥有星脉,方可吸收天地间的星气,强化自身,从而成为强大的星卡师。”

苏曜眉头一皱,道:“如何发现星脉?”

柳涟漪:“在星卡师成年之后,便会进行一场名为‘星启’的仪式,之所以在成年举行,那是因为十八岁的身体基本发育成熟,精神状态最为饱满,能够承受住星气入体。”

“当然,这只是针对一般人,像圣族女帝那般天命之子,自然不在此列。”

“通过星启仪式,便可引星气入体,尝试着唤醒体内蛰伏的星脉,若能唤醒体内九条蛰伏的星脉,便可吸收星气,从而踏上修炼之途。”

“若是唤不醒,那便说明体内没有星脉,自然也就无法修炼。”

“以往你对修炼并没有兴趣,只对我有兴趣,因此未曾参加星启仪式,不知晓自身是否有天赋…不过,若你能在圣族活下去,或许有机会前去参加星启仪式吧。”

苏曜颔首,大武王朝是无法指望了,毕竟星启仪式也是在武王城举行,如今圣族大军将其铁桶般围住,根本无法进入,自然也无法进行星启仪式。

“如果,无法修炼的话,会怎么样?”他忍不住地问道。

柳涟漪美目眨了眨,道:“无法修炼的话,那就只能成为制卡师了。”

“你可以制作很作优秀的星卡,然后给别的星卡师使用呀。”

苏曜嘴角一扯,这算什么,自己努力,让别人装哔?

不行。

想想就不爽。

如果穿越不是为了装哔,那将毫无意义。

而且,如果会制卡,自身却无实力,很可能会被人抓走,然后关在小黑屋里,用小皮鞭催着制卡…

细思恐极。

如果不能成为星卡师,那自己有这签到系统的意义何在,真就工具人?

“还有两天便要出发了,也不知此行究竟会遇到什么。”苏曜面庞苦涩,能否活着都尚未可知,自己居然还在奢望成为星卡师。

“别怕,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柳涟漪似笑非笑。

苏曜颔首,神色有些茫然,道:“此次一别,不知何日能够再见。”

闻言,柳涟漪也是有些落寞。

是啊,此番圣族一行,如果苏曜没有在女帝身边活下来,那他们再也不会见了。

可如果苏曜在女帝身边活下来,那女帝自然不会放他离开,再见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时了。

沉默持续了少顷,她忽地轻轻摩挲手上星戒,然后取出了一枚圆滚滚的蛋。

苏曜目光投去,只见蛋蛋表面,有着九颗星辰,星辰略显黯淡,仿佛在等待着点亮。

“你即将离开,我也没有什么可送你的,就把它留在身边吧。”柳涟漪玉手指着蛋蛋,道:“看到这上面九颗星辰没有?”

苏曜颔首,道:“然后呢?”

柳涟漪:“这其实是九道封印。”

“待你成为星卡师后,便用体内的星气蕴养这枚蛋蛋,每点亮一颗星星,封印便会解开一条。”

“当九颗星星全部点亮,九条封印悉数解除的时候,你自然便知晓,它是什么东西了。”

“我想,到那时,你会喜欢上它的,就像我喜欢你,不讲道理。”

苏曜微怔,伸手接过这枚神秘的蛋蛋,看着上面那充满着玄妙的星辰,心中涌现出浓浓的好奇。

不知为何,虽然柳涟漪只是个三星卡师,但给他的感觉,却比那秦战还要神秘,犹如大海汪洋,深不可测。

“谢谢。”苏曜投以感激目光,有一说一,柳涟漪对自己还是挺不错的。

“我不要听你说谢谢,我要一些实质性的补偿。”柳涟漪美目灼灼地看着他,道:“你要怎么补偿我?”

苏曜挑了挑眉,道:“下象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