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告诉苏曜,这个签到系统,绝对不简单。

至于具体是什么,他还无法去探测,毕竟有人在旁。

虽说柳涟漪对他很好,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只有自己知道的比较好。

而且,柳涟漪也说了,这个星戒从遗迹中被发现到现在,还没有人使用过,因此没有发现它的异常,倒也在情理之中。

“我给了你星戒,只是说你拥有了制作星卡的基本条件,至于能否制作成功星卡,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当然,即便制卡失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轻言放弃。”

“几乎所有星卡师,第一次制卡都会失败。”

“往往都是在失败几十次后,方才能够勉强成功。”

柳涟漪打了个预防针,生怕苏曜第一次制卡失败,就被打击到。

“然后,制卡所需的材料,书房便有。”

苏曜点了点头,忽地看着小母马,忽地问道:“小母马的品质,是什么意思?”

“小母马的品质是白银,而筠儿星卡的品质是黑铁,这其间的差距,是由什么决定的?”

柳涟漪:“星卡之间,是有品质区别的,前四大品质,自下而上分别是:黑铁、青铜、白银、黄金。”

“星卡的品质越高,星卡自然便是越强。”

“就像我这张小母马,卡牌上写的明确的信息是卡牌名称、定位、技能、境界,但还有很多东西是基础数值,没有标出来的,如生命值、攻击力、防御力、移动速度、攻击速度、技能伤害、技能冷却时间等。”

“这些东西虽然没有具体标明,但却是真切存在的。”

“星卡的品质越高,那么这些数据自然便是越高,星卡的实力便就越强。”

“为什么这些基础数据没有具体标出来?”苏曜好奇,强迫症犯了。

柳涟漪:“一方面,可能是星卡系统比较懒。”

“另一方面,所有黑铁卡的基础数据虽然有些差异,但都在一个范围内浮动,整体都差不多,而所有白银卡的基础数据也都差不多,因此根本不需要具体标明,用品质来表示差距便可。”

苏曜了然,继续问道:“那决定星卡品质的因素是什么?”

柳涟漪:“星卡材料。”

“制作星卡最重要的一部分,便是添加合成材料。”

“而材料自下而上,也是有着品级之分:黑铁、青铜、白银、黄金。”

“以前只要在合成材料中,包含一个黑铁材料,最终生成的星卡便是黑铁品质。”

“但后来星卡系统发现这样太简单了,于是进行一次更新调整,增加了制作难度,想要制作出一张黑铁级别的星卡,那便要加入三个黑铁品质的材料。”

“同理,你想要制作出一个青铜级别的星卡,便要放入三个青铜品质的材料。”

苏曜嘴角一扯,有些郁闷,道:“看来我错过好时候了。”

这一更新,换句话说,不就是制卡难度提升了三倍?

“那这个星卡系统,究竟是谁操作的?”他又问道。

柳涟漪抬头望天,喃喃道:“没人操控,可能是天道衍生的一种规则吧。”

“所以说,经过这次改革更新之后,于星卡师而言,最重要的任务,便是搜集材料了。”

“材料,你可以花星币去购买,可以去猎杀源兽,或者是去秘境探险,总之要花费很多精力。”

“很多星卡师之所以修炼缓慢,并非天赋差,而是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用在寻找制卡材料上。”

苏曜恍然大悟,道:“这就体现出吃软饭的重要性。”

“。”柳涟漪顿时失语,美目瞪了他一眼,道:“角度清奇,不愧是你。”

“星卡师一共包括三部分内容:如何制作星卡、星卡师如何修炼、星卡师如何操纵星卡战斗。”

“贪多嚼不烂,待你学会如何制作星卡后,我再告诉你后两者。”

苏曜颔首,道:“好。”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苏曜眸心微垂,看着怀中熟睡的莞筠,她的小脸贴在自己的手掌上,鼻翼间哈出的气息,让他感觉痒痒的。

虽然是原主人的,可这种一脉相承的血缘感,仍是让他感到一些莫名情愫。

穿越自带一个女儿?

tmd烦死了!

“爹爹,不要走。”熟睡之中,莞筠迷迷糊糊,忽然轻哼一声,紧紧地抓住了苏曜的手掌。

那俏鼻,宛若煮熟的鸡蛋,红彤彤地,极为可爱。

瞧得这一幕,无声的感动,伴随着一丝愧疚,此刻齐齐涌上心头。

“罢了,原主人你且去吧,汝妻女,养吾之。”

在其一旁,柳涟漪拿起一个小鼓,玉手轻扬,开始轻轻晃动起来。

寂静的夜晚,鼓声开始有节奏的律动,颇为悦耳。

“你摇这拨浪鼓干啥?”苏曜好奇。

柳涟漪“当然是哄你睡觉啊。”

苏曜:“这个小玩具,不应该拿来哄明儿吗?”

柳涟漪浅浅一笑,脸蛋上露出两个可爱梨涡,道:“你哄她,我哄你。”

月光下,柳涟漪看着苏曜,俏目之中,尽是爱怜与宠溺。

“熬夜习惯了,睡不着。”苏曜摇了摇头。

“那就来做一些增加幸福感的事情吧,做什么好呢?”柳涟漪玉手托着香腮,沉思了片刻,道:“那,下象棋?”

“好啊。”苏曜陡然来了精神。

虽然不知道异世界为什么会有象棋。

于是,柳涟漪玉手一扬,棋盘出现在了两者身前,一幅象棋出现。

“作为穿越者,我应该用三成的功力,便能乱杀吧?”苏曜心中暗道,他也不想让柳涟漪输得太难看。

“我先走。”柳涟漪素手轻扬,拿起了象,道:“我飞象。”

啪!

一子落下。

苏曜拿起左边的车,道:“我要开车了。”

柳涟漪:“我走卒。”

“我要骑马了。”苏曜动了左边的马。

“你马没了。”柳涟漪人狠话不多,用炮吃掉了苏曜右边的马。

“我要打*了。”苏曜动了右边的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