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皇陵,宫殿。

繁星闪烁,明灭万点。

白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秦战离开了,喧嚣褪去,留下短暂的安详。

幽静的小院中,苏曜惊魂甫定,斜躺在柳涟漪的美腿上,怀里抱着熟睡着的莞筠,眼神望着无尽的虚空,充斥着茫然之色。

虽说有了一丝希望,可给他的感觉,便像是才脱狼窟,又入虎穴。

一个秦皇,已经给了他源自灵魂的恐惧,更何况,即将面对的,是比秦皇还要强上数十倍,圣族之主的女帝?

诚然,秦战将他与自己绑在了一根绳上,不论是为了老婆,为了女儿,还是为了自己,待进入圣族后,自己都要想尽办法,留在女帝身边。

可是,该怎么留?

扪心自问,他除了这好看的皮囊之外,除了能满足颜控、手控、身高控、腹肌控、声控外,没有其他任何优势。

柳涟漪自然也是知晓了苏曜心中所思,眼神依旧充斥着无尽宠溺与温柔,轻声出言哄着。

苏曜并没有听清楚柳涟漪在说什么,只觉她的声音很好听,语气很温柔,单单是听着,就能让心中除去几分阴霾。

“来,吃颗葡萄。”柳涟漪素手抓起一颗葡萄,塞入苏曜嘴中。

“好吃吗?”柳涟漪问道。

苏曜点了点头,道:“好吃。”

“好吃就对了,呐,一颗葡萄三章更新,我可是记账上了。”柳涟漪笑道。

“啥?什么更新?”苏曜愣住了,或许是融合的缘故,原主人记忆残缺,因此有的事情,他也想不明白。

柳涟漪明眸微眨,流光浮现,心中只道他是在装傻,含笑道:“虽然你是我的男人,可别忘了,你还是本后的御用作者。”

“我们不是早就说过,凡是我第一次对你做的事情,你都要拿更新来抵。”

苏曜尝试着回忆一下,然后便是想起,原主人正在为柳涟漪连载一本书,如今还没写完。

而柳涟漪,则是会想方设法地让他加更。

他嘴角一扯,道:“难道你以前没有喂过我吃葡萄吗?”

柳涟漪美目中掠过一抹戏谑,道:“你说的没错,自然是喂过,可葡萄也是分种类的,这是来自南疆的葡萄,你第一次吃。”

苏曜:“。”

柳涟漪明眸眨了眨,道:“第一次喂葡萄,只要三章更新,其他的第一次,自然要更多。”

苏曜惊了,道:“那咱们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所以,我岂不是欠你很多了?”

柳涟漪笑吟吟地道:“是呀,所以如果你在圣族能活下去,也不要忘记继续更新,要定期将更新的章节,差人送回来。”

苏曜有些失语,道:“只怕,我欠你的更新,这辈子都还不完了吧?”

柳涟漪轻轻一笑,道:“无妨,下辈子继续还。”

苏曜耳朵一红,平生第一次这么被撩,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啊。

普通的妻子,普通的生活,普通的自己。

如果穿越过来,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与世无争,只求岁月静好,那该有多好。

只可惜,造化弄人。

“我是真的舍不下你,可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柳涟漪眼眶微微泛红,贝齿轻咬红唇,道:“对不起。”

“你下面要与女帝接触…”

“临行之前,你可还有什么未尽的心愿,只要能完成,我都帮你实现。”

“心愿?”苏曜闻言,苦涩一笑,遗愿清单,吃饱了上路?

沉默持续了少顷,他忽然开口,道:“我可以成为星卡师吗?”

他明白,自己现在陷入窘境的根源,是实力不够。

如果实力足够强大,秦战又岂敢对他这般威胁?

只怕会直接磕头,当场认爹,从此父慈子孝,儿女双全。

而在这个世界上,掌握最强力量的那一群人,名为星卡师。

虽说自己时日无多,现在起步开始修炼似乎太迟,可万一呢?

“星卡师?”听得此言,柳涟漪也是一怔,疑惑地看着他,道:“你之前不是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苏曜想了想,道:“因为以前一直都是你在保护我,我无忧无虑,自不用想,可我现在想保护你。”

“真的嘛?”柳涟漪醉醉地道,精致的俏脸上,涌现出一抹醉人绯红。

虽然知晓苏曜是在说笑,可她还是很开心。

“星卡师最重要的,便是制作星卡,而制作星卡的步骤,其实倒也简单:绘制星卡图案、设计星卡背景、加入星卡合成材料。”

声音落下,柳涟漪玉指轻捻,一张星卡,出现在其掌心。

那张金色卡片的正面,画着一匹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的小母马。

而在卡牌的背部,则是有着关于这张星卡的介绍。

小母马

品质:白银。

定位:法师。

境界:三星卡师。

技能:

【泡泡球】:小母马吐出一个泡泡球,对目标造成一定伤害。

【横冲直撞】:小母马大幅度加快速度,撞向指定目标,对该目标造成大量伤害,并使其眩晕5s。

【天马流星】:限定技,小母马召唤数十颗陨石,从天而降,对敌方群体造成大范围伤害。

“呐,这是我的坐骑卡,小母马。”柳涟漪屈指一弹,那张星卡飞出,光芒一闪间,化为了一个怪物。

苏曜目光投去,只见这个怪物…唔,怪物这个词,或许不适合放在它身上。

它上半身是人,

下半身是马。

颜容精致,肤白貌美大波浪,无比妖媚。

而由于下半身是马身,因此散发着一种野性的魅惑。

除此之外,在其背上,还有一对雪白的双翼。

望着那一脸呆萌、惹人怜爱的小母马,苏曜眼前顿时一亮,星卡师这么爽的吗?

这只小母马定位是法师,不仅可以用来战斗,本质上作为一只坐骑,还可以用来骑。

白天可以骑,

晚上也可以骑。

他的心中蠢蠢欲动,仅仅一瞬间,便对这传说之中的星卡师,充满了浓浓的兴趣。

“接下来我便以这小母马为例,来教你如何制作星卡。”

声音落下,柳涟漪指向自己的纤细玉指,那里有一枚银色的戒指,熠熠闪光,颇为神秘。

“这是星戒,里面蕴含着星卡系统,是制作星卡的必备之物。”

“系统?”听得此言,苏曜一怔,有点高级啊。

“制作星卡,分为三步。”

“绘制图案、填充背景、加入材料。”

“第一,绘制星卡图案。”

“你想要制作什么星卡,首先要将该星卡的图案绘制出来,比如我这个小母马卡,首先你要绘制出一个小母马图案。”

“图案不能只有大概的轮廓,你要绘制的很精细,精细到每一个部位,每一根毛发,绘制的越精确,最后生成的星卡效果便越好。”

“当然,绘制是有讲究的,你绘制的图案,一定要自己创新,不能去借鉴模仿,不然就会被星卡系统判定为抄袭,无法通过审核。”

“如果只是做个局部特征的更改,比如做个独眼小母马,双翼小母马,或者母妆小公马,都是不行的。”

听得此言,苏曜一怔,原来制作星卡的第一步,便是要求扎实的画功。

而且,不仅要求画工扎实,还要有想象力才行。

然而,此刻苏曜眼前却是微微一亮,前世的他,是个美术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