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声音落下,顿时一股可怕的气势肆虐而开,排山倒海般对着苏曜笼罩而去。

在这股可怕的气势下,苏曜脸色霎时变得惨白,皮肤紧绷,如陷深海,强大的压迫感,令得他的身躯,仿佛时刻都要被碾碎!

他不过是一介凡人,

而秦战,则是一名名动天下的三星卡皇啊!

苏曜呼吸急促,面庞发紫,强烈的死亡感自心头弥漫。

真是倒霉,作为一名美术生,刚刚毕业入职,挨了社会的毒打,不过只是吐槽了几句加班,就强行被穿越了。

不满前世996,穿越异界送人头!

郁闷!

至于自救?

眼前的局面,堪称绝境,地狱开局,想要自救,谈何容易?!

这几乎是一个死局!

没有一个王者,会容忍自己被贴上这样的标签。

只要他苏曜活着,便是武皇的眼中钉,肉中刺,如何忍得,如何受得?!

筠儿小脸惨白,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着,不知所措。

柳涟漪惊的花容失色,哭的梨花带雨,声音颤抖着道:“战儿,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你也要理解母后,你父王早逝,母后年纪轻轻,独居幽宫,往后余生还长的好,这日子,属实难熬。”

“这就是你绿了父王的理由?”秦战面目狰狞,眼中闪烁着凶残之光,道:“昔日口口声声说之所以来到武王陵,是因为挂念先王,所有人皆赞叹你的情义。”

“而今,居然便在这父王的山陵脚下,与一名凡人没羞没臊、甚至生下一个孽种…”

“你可知晓,此事若是传出,举国蒙羞,你我母子,皆将沦为整个中州的笑话,到那时,我堂堂武皇的脸,该往哪放?!”

柳涟漪心颤,声音哽咽道:“战儿,放我们离开吧,我们会前往一个不为人知的陌生地方,度过余生,断然不会让你的声名受到牵连。”

听得此言,秦战愈发暴怒,眦目欲裂,眼睛血红,咆哮道:“母后为了一个外人,居然要远离孩儿而去?”

“要情人,不要我?!”

“你可以说母后自私,母后只是单纯不想被这层身份束缚,想过自己的生活。”柳涟漪面容悲恸,道:“并非母后想离开你,只是他给的,你给不了。”

“好,好一个我给不了。”秦战怒极反笑,眼中似是有着火焰在燃烧,道:“父王早逝,母后你孑然一身,难忍寂寞,我能理解。”

“可你即便要找,那三大超级势力之主,哪一个不好?”

苏曜闻言,陷入沉思。

煌煌中州,万族林立。

在圣族这个无与伦比的霸主之下,是五大超级势力。

大武王朝便是其一,余下四大超级势力分别是:血煞岛、问剑宗、夏皇朝、焚神谷。

秦战冷冷盯着柳涟漪,质问道:“问剑宗主,焚神谷谷主,夏皇朝夏皇,他们皆曾对你心生爱慕,意欲结为伴侣,这三人,哪一个不是堪比父王,哪一个不是权势滔天,哪一个不是人中之龙?”

“那又如何?”柳涟漪螓首微摇,神情抽泣,道:“你所说的这些人,母后皆不喜欢啊…”

“好,好一个不喜欢。”秦战震怒,眼中布满血丝,声若奔雷般咆哮道:“堂堂一朝太后,嫁给一个凡人,如今苟且在此,像个村妇一样被玩弄,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

“如今中州,上有圣族虎视眈眈,图谋吞并,下有小族暗中觊觎,心怀不轨,而外,那魔窟之中,更有妖魔异族蠢蠢欲动,意图毁灭人族。”

“这些年,母后你也应该看到,有多少昔日纵横天下的强者陨落,又有多少名镇一时的王朝宗门,一朝灰飞烟灭。”

“你也曾看诸国化为火海,王朝沦为废墟,就单说昔日五大超级势力之一神策府,不也是被血煞岛一朝攻陷,取而代之?”

“你看夏皇朝,虽为超级势力,却有内忧外患,岌岌可危,而他将自己的亲女儿嫁给血煞岛那个行将就木、垂垂老矣的岛主,两族联姻,这才让得那些暗中觊觎的豺狼虎豹,纷纷退却,继续捍卫住超级势力的荣耀。”

“父王在时,我大武国运鼎盛,而今他已陨落,我大武王朝内部也是随之动荡、人心不齐,外部圣族更是兴兵而来、给予威慑,作为新任武皇,我夙兴夜寐、辗转反侧,而母后你呢?”

“若母后当初愿意与其他超级势力联姻,有着他族相助,我也不至于这般独木难支、狼狈不堪!”

“作为太后,你享受了皇族带给你的荣耀,那你也得为皇族付出,而不是在这里,像个村妇一样,被一个凡人这般亵.玩!”

轰!

秦战的声音,犹如滚滚奔雷,在柳涟漪脑海里炸响。

她脸色惨白,神情抽泣,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么?

沉默持续了少顷,乃至空气都是变得有些凝固,柳涟漪喃喃:“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秦战眸心一寒,目光锁定苏曜,道:“杀了!”

咻!

声音落下,一张星卡飞出,然后便是化为一柄锋芒毕露的利刃,悬于苏曜身前。

苏曜脸色霎时惨白,他哪见过这种场面,因此也根本没有所谓的主角定力,心中慌地不行。

柳涟漪一步踏出,挡在苏曜身前,道:“此事与他无关,是母后强行传他入宫,是母后强行要他留在身边,若要杀,你便杀了母后吧!”

秦战难以置信地看着柳涟漪,声音颤抖,心中涌现起浓浓的厌恶,声音颤抖着道:“母后,你要他,还是要我?!”

柳涟漪看着苏曜,泪光闪烁,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确只是将苏曜当做男宠,可是随着朝夕相伴,日久则生情。

如今在她心中,苏曜便是她的另一半,如何能够忍痛割爱?

“此事,由不得你了!”

秦战暴怒,一手将柳涟漪推开,另一手则是手持秦皇剑,对着苏曜刺去!

咻!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伴随着一道破风声,一道白袍身影御剑而来,最后停在了宫殿之前。

他名柳阳,九星卡师,乃大武王朝传送情报的秘使。

瞧得来人,秦战也是一怔,那锋芒毕露的秦皇剑,也是在即将抵达苏曜胸口时,戛然而止。

柳阳看了看太后,看了看秦战,一时间,有些懵,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

秦战脸色阴沉,不想在外人面前提及此事,于是脸色微沉,道:“前线战况如何?”

柳阳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道:“武皇,圣族大军已经攻破防线,连下八十一城,如今已经兵临武王城下,意图攻我皇城了!”

“什么,你说什么?!”

秦战听得此话,顿时如遭雷击,再也保持不了情绪,浑身血液都是对着脑海涌去,令得此刻的他,看上去极为狰狞!

柳阳不语,他屈指一弹,一张星卡飞出,然后便是化为了一张巨大荧幕。

荧幕之中,播放着的,赫然便是如今武王城的场景。

武王城下,视线尽头,黑压压的军队,宛若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杀伐的气息,笼罩天地之间。

城墙之上,无数星卡师胆战心惊地望着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毁灭,陷入深深的绝望与恐慌。

噗!

由于心情激荡,秦战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

“这圣族女帝,当真是欺人太甚!”

他浑身颤抖,眼睛血红,一股滔天般的震怒与杀意,自心头涌起。

“圣族,女帝?”

一旁的苏曜,听得这个字眼,再次陷入了回忆。

虽然他从未出过大武王朝,可圣族与女帝的声名,太过瞩目震耳,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圣族是中州最顶尖、最古老的霸主,星卡师无数,底蕴深不可测,比起他们大武王朝,可谓巨人与矮子。

而女帝,便是圣族现任圣主!

据传女帝刚出生时,天地异象,龙腾凤鸣,星月黯淡,霞瑞冲霄,有着一头火凤自深渊中飞出,翱翔天地。

寻常星卡师,唯有待成年之后,参加星启仪式,唤醒体内星脉,方可踏上修行之路。

而女帝出生之时,伴随着第一道啼哭,数不尽的道蕴灵机,自四海之内疯狂涌来,在她一呼一吸间,吞纳吸收,然后…一步迈入卡皇境!

刚刚出生,便是卡皇,在修炼了二十多年后,早已步入卡尊。

这般天赋,傲绝苍穹,放眼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秦战眼睛血红,本以为圣族此次开战,只是警告一下,稍微震慑,便会退兵。

毕竟,魔窟中的异族,如今虎视眈眈,随时都会来入侵。

没想到,圣族居然一路打到了武王城…这是要灭他的国啊!

秦战眼眸微闭,心中潮水般起伏不定,在这般灭国危机之前,母后与苏曜之间的事,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

柳涟漪目光一滞,捂住嘴,发出了压抑到极致的哭泣声。

她生性单纯,对家国大事并不敏感,这些年,远离帝都,倒是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昔日皇朝,竟已沦落至这般。

心中摇摆不定,浓浓的愧疚弥漫,若是当时真的嫁给那三位皇者之一,两族联姻,武王朝,想来今日也不会沦落至此吧?

“战儿,若能牺我一身,保全武王朝,母后愿意。”

秦战看着她,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厌恶,寒声道:“母后,您现在知道担当了?”

“晚了,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