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王朝,武皇陵。

山陵脚下,有着一座宫殿,灯火通明的内殿之中,红烛摇曳,编钟奏乐,靡靡之音,让人迷醉。

宫殿深处,透过珠帘,可见奢华的雕凤玉榻上,有着一道身影,妩媚地斜躺着。

那羊脂玉般的雪白娇躯,裹在薄薄的被子中,但即便如此,仍是勾勒出了那极为妖娆的曲线。

当然,最吸引人眼球的,便是那双雪白修长的玉腿,而那上面,赫然摆放着一副棋盘。

在那珠帘之外,舞女轻歌曼舞,千娇百媚,软绵婀娜,如梦如幻。

“本后要与内侍长下棋,你们且退下吧。”

珠帘之内,有着一只素白玉手执子轻轻落下,缓缓出声。

内殿霎时安静下来,众多舞女对着珠帘毕恭毕敬行了一礼,然后悉数退出大殿。

于是,偌大的内殿,霎时变得空空荡荡,唯剩一道青年身影,端端地站着。

他丰神俊逸,一身玄白相间的华服,双眸漆黑如墨,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脸庞犹如精雕细琢般精致,仿佛是被上天钟爱的宠儿。

帅,

很帅。

此外,整个人充斥着一股书卷气,这就让他的帅,显得不落俗套。

“嗤,苏曜,进来下棋呀。”

“怎么,今天为何这般矜持,以往不是挺主动的嘛?”

一道轻柔到了极点,仿佛用天鹅绒挠着耳朵的声音响起。

而此刻,青年缓缓睁开眼睛,眸心深处,流露出浓浓的茫然之色。

“我,这是在哪?”

青年茫然地打量着四周,望着金碧辉煌的大殿,以及眼前的粉红珠帘,那英俊的面庞上,充斥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穿越了?

脑海之中,有着庞大的信息涌来。

他名苏曜,今年二十。

所在的大陆,名为冥阳大陆。

大陆的中部,名为中州,也是整个大陆最为繁华的地方。

而大武王朝,便是中州顶尖王朝之一,国运鼎盛,强者无数。

苏曜家贫,曾打算写小说谋生,他的小说,除了剧情狗血、毒点太多、人物弱智、设定脑瘫之外,其他还是可以的。

本打算一辈子龟缩在武王朝的一个小城里,写写小说,然而谁能想到,一本小说,为他与大武王朝的皇太后搭上了红线。

皇太后名为柳涟漪,乃大武皇朝第一美人,风华绝代,国色天香。

大武王朝武皇早逝,皇后柳涟漪年纪轻轻守了寡,独居幽宫,寂寞的很。

百无聊赖之下,她爱上了看小说,而当她看到苏曜的小说时,更是如见知己,相见恨晚,看的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然而,让她恼火的是,每次刚看到一半,苏曜便太监了,甚至美其名曰,开放式结局。

于是,她派人前去探明原因,苏曜表示这届读者不行,没人买他的小说,因此没有收入来源。

迫于生活的压力,只能太监。

于是,柳涟漪送去了大量财物,支持苏曜创作。

本以为苏曜感激涕零,且无后顾之忧,日后必然能够下笔如有神,开始疯狗般的更新。

然而,谁能想到,要不了多久,苏曜又太监了。

柳涟漪很郁闷,再次差人前去问询。

苏曜表示,由于不缺钱,因此写小说也没啥动力了…

柳涟漪听完勃然大怒,直接一纸诏书,传苏曜入宫。

既然你爱太监,本后便让你成为真正的太监!

然而,当她见到苏曜那一刹,她惊了。

因为这个苏曜,长得实在是太帅了。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自武皇死后,皇太后独守空闺,缺少伴侣,本就孤寂难耐,此刻更是春心萌动,如狼似虎,于是略施计谋,让苏曜既成为太监,又保留“完璧之身”。

于是,在所有人看来,苏曜是个太监,皇室御用作者。

而实际上,每逢夜深人静的时候,皇后太便会召苏曜前来…下象棋。

苏曜象棋水平很烂,打法很单一,每次都只盯着皇后的炮打。

柳涟漪感激苏曜的陪伴,于是涌泉相报。

两者日久生情。

“啊这…”

苏曜捂着脑袋,试图回忆更多,然而也许是魂穿的关系,记忆融合的同时,也缺失了很大一部分。

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震荡的心绪,苏曜抬起头来,望向眼前的珠帘。

帘幕后的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充斥着无穷诱惑。

“进来啊…”

无比勾人的声音,再次幽幽响起。

在听到这道声音的那一刹,苏曜整个人酥酥麻麻,痒痒得很。

这声音,或许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妩媚的声音了。

那般妩媚,并非流于表面,而是润物细无声,让人不知不觉间,便已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上头。

而就在此刻,帘幕掀开,露出了一张魅惑众生的俏脸。

虽然已经有些年岁,可脸上却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反而是让她平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柳涟漪盯着苏曜,粉嫩舌尖轻轻伸出,舔了舔红润小嘴,道:“怎么,怕我吃了你?”

苏曜嘴角一扯,眼前的境遇,就他吗跟做梦一样。

穿越后成为皇太后的玩宠?

我不要面子的吗?

男儿当自强好吗!

转念一想。

虽然我是皇太后的玩宠。

但如果以皇太后为参照物,那她就是我的玩宠。

这样听起来,似乎还不错?

而且,记忆之中,皇太后并非仅仅是馋他的身子,而是真正爱上了他,只是两者的身份太过悬殊,因此只能做个地下情人。

“可以,这波穿越我喜欢。”

苏曜很快便是说服了自己,

年少不知软饭香,错把青春插稻秧。

而今,既然重活一世,那就不能再犯年少时的错误。

男儿当自强,嗯…对镜贴花黄。

深吸一口气,缓缓抚平震荡的心绪,苏曜眉头微抬,道:“那,我要进来了。”

“哦?”柳涟漪美目中流露出一抹戏谑,道:“我还以为你忽然有了骨气,不想吃软饭了呢。”

“骨气和吃软饭有什么冲突吗?”苏曜一脸平静地看着她,道:“我也可以很硬气地吃软饭啊。”

柳涟漪:“。”

而就在苏曜蠢蠢欲动之时,忽然有着一道清脆的声音,自身后悄然响彻而起。

“爹!”

苏曜:“…?”

听得此言,他豁然转身,然后便是见到,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娃娃,朝着自己小跑而来。

。。。

这么刺激的吗,还生了个孩子?

苏曜狂吞口水,额头青筋涌动,满脸黑线,双腿颤抖。

麻了。

“筠儿,过来。”

就在此刻,柳涟漪霍然起身,伸出玉手招了招,美目之中,流露出浓浓的爱怜与宠溺。

她抱着筠儿,悠悠一叹,道:“在众人眼里,你只是个太监,你我之间的关系,本就不能示人。”

“当初我怀有身孕时,本想打掉,而你却执意不打,要我偷偷生下来。”

“这些年来,我活得胆战心惊,若是被战儿发现你我苟合,还给他生了个妹妹,不仅是你难逃一死,筠儿怕也难以幸存。”

听得此言,苏曜一怔。

柳涟漪口中的战儿,指的是她与先皇之子,大武王城如今的掌权者,新任武皇,秦战!

一念至此,苏曜头皮发麻,脸色霎时惨白,嫪毐与政哥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脑瘫玩意,原主人是个什么睿智东西?!”

他心中怒骂,口吐芬芳,顿时空气中一阵香气四溢。

这种事情,毫无疑问,绝对是王朝丑闻。

若是秦战知晓,不论是为己为国,必然都会杀自己而后快啊!

一念至此,他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好家伙,原主人这波操作,秀的他头皮发麻。

自己爽完跑路了,让他来接盘?

“怎么,怕了?”柳涟漪噗嗤一笑,伸出玉手,挽住了他的胳臂,桃花眸子微闪,语气幽幽:“当初你要我生的时候,可没这么害怕。”

“不过,倒也不用害怕,战儿自成为武皇后,一直忙于国事,根本无暇来这武皇陵来看我。”

“筠儿的事情,也只有几个侍女知晓,断然不会传出去的。”

苏曜眼神闪烁,自柳涟漪怀有身孕后,便以心念先王,要为先王守陵为由,远离帝都,来到这山清水秀、与世隔绝的武皇陵,偷偷生下她与苏曜的女儿-苏莞筠。

最艰难的这几年都挺过来了,如今筠儿已经长大,想来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不过,这总归是颗定时炸弹,一旦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念至此,苏曜心中稍稍缓了一下,他看着柳涟漪与筠儿,心情属实有些复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