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岖蔓延上百里的云雾山,位于卢嘉盆地中部偏西的地方,与西方卢嘉山脉支脉高耸入云的白石山相连,将卢嘉盆地西南方与西北方相阻隔。

此时,利峰分坛前往峪江城的车队,正穿行在一条云雾山的山谷中行走着。

陆铭向赵严介绍道:“这条崎岖婉转十几里的山谷叫乌鸦谷,因山谷中生存了许多乌鸦而得名。

云雾相比云雾山其他地方要稀薄许多,算是云雾山中较为安全的一条联通南北的交通要道。

当年三山帮在此修建城池设立了云雾堂,专门有一位先天武道宗师任堂主坐镇此处,也是袭击咱们峪江帮的主要堂口。”

说到此处陆铭嘿嘿一笑道:“当年咱们峪江帮的帮主大人,直接攻破了那名先天武道宗师所布下的阵法。

与他在城池内大战一场,并最终将其斩杀当场,大战将整座城池都摧毁了大半。

剩下的城池也被咱们峪江帮夷为平地,真是痛快至极。”

赵严喃喃自语道:“阵法。”

通过之前与陆铭、王彦、李浩、吴轩等人的聊天,赵严也得知了许多辛秘之事,其中就包括一些先天武道宗师的事情。

武道修为达到先天境界,不但战力高强,而且由于其领悟真意,可以感悟吸收天地之力,凝聚出真气。

身体在真气的作用下,超凡脱俗重塑肉身,身躯转化为先天之躯,达到了延寿百年,断肢再生的境界。

凭借真气还可以施展先天秘法,可凌空飞行,控物御器,炼丹炼器,布置阵法,驱使妖兽,驾驭雷霆闪电,掀起****等超凡之事。

更是于上古之时就开始庇护百姓,斩杀妖兽,开辟土地,教化民众,为众人所崇仰,因此被尊称为武道宗师。

虽说如今随着武道功法的完善,人类数量的增多,武者数量也大幅增加,先天武道宗师已经不像上古之时那般稀少,但宗师之称,还是延续了下来。

赵严不解的问道:“陆老哥,既然云雾山这么危险,如今咱们峪江帮已经一统了整个卢嘉盆地,这阻碍南北交通的云雾山,帮中为何不想办法解决掉呢?”

陆铭失笑道:“这云雾山存在于此上千年了,真的那么好解决,早就被无数先辈武道宗师们解决了,也不会至今依然屹立不倒了。”

赵严不解的追问道:“那么厉害的先天武道宗师都解决不了,这云雾山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陆铭思考片刻道:“由于我还没有到达先天境界,具体的情况也不太清楚,只是据说这云雾山内的云雾有些奇异之力。

外围以及少数云雾稀薄之处还好,只要不是长期待在里面问题就不大。

但是深处云雾浓郁的地方,那些云雾却会带有迷惑之力,可以迷惑人的感知,让人分不清方向,长时间会逐渐腐蚀人的精神变得癫狂。

还会干扰内息及真气的离体操控,对武者尤其是先天武道宗师施展先天秘法干扰极大。

再加上浓雾之中,有众多狂暴异常的妖兽和一些神志癫狂的先天妖兽存在,因此哪怕先天武道宗师入内,也会异常危险,这才无法解决这云雾山的问题。

而根据帮中推测,这云雾山的奇异之力或许和神兽有些关联,否则也无法形成如此诡异的云雾。”

赵严闻言连忙趁此时机,问出了一个一直以来的疑问:“陆老哥,这妖兽中有传说中宛如天灾般的神兽存在,我们人类武者中可有对应的强者吗?”

陆铭闻言失笑道:“赵老弟你啊,这还没晋升为武者呢,就开始思索起这些问题了?”

赵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身为前世信息时代的人,对于一些信息有着天然的敏锐感和好奇感,希望多了解一些这种辛秘的事情。

陆铭思考了片刻道:“其实我了解的也不多,只是听说当年上古之时,诸多神兽纵横天下,肆意妄为,人族与其他妖兽种族只能苟延残喘。

直到我人族先辈中出现了第一尊堪比神兽的武神强者,我人族才逐渐崛起。

随着人族陆续出现多尊武神,我人族进入了诸神联盟时期,绞杀驱赶诸多神兽,才有了如今我人族称雄天地。”

赵严连忙问道:“那现如今的武神们呢?怎么都没听说过了?”

陆铭摇头道:“老哥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说上古末期发生了一场大战,随后诸多神兽与武神们就销声匿迹了,再也难以见到踪迹。”

说到这里陆铭嘿嘿一笑道:“不过虽说神兽们与武神们踪迹难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出现过,你可知卢嘉盆地的由来?”

赵严闻言连忙问道:“难道卢嘉盆地的形成和武神与神兽们有关?”

陆铭感慨道:“不错,据说这卢嘉盆地乃是千年前,一尊武神与一尊神兽在此大战一场,将当时更加雄伟辽阔的卢嘉山脉,硬生生轰塌了大半,才形成了如今数千里方圆的卢嘉盆地。

根据帮中猜测,云雾山的异常应该就和那尊神兽有关。

可惜千年来有许多先天武道宗师曾经闯入其中,但要么无功而返,要么下落不明,因此一直到如今也无法得知其中的具体原因。”

赵严突然有些胆战心惊,自己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小人物,得知此地可能和武神与神兽这种堪称天灾般的存在有关。

心头没有中二般的向往,而只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就好比前世直面核武,那种自身面对毁灭般存在所产生的本能战栗感。

陆铭嘿嘿一笑道:“怎么样老弟?震撼吧,我当时听帮主大人说起时,也是非常震撼,不过只要不进入云雾山深处的浓雾地带,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顶多有些意外从浓雾地带冲出来的狂暴妖兽,以咱们的战力,可以轻易斩杀。

至于先天妖兽,还从来没有冲出浓雾地带的记载呢,不用担心。”

赵严闻言这才有些放下心来,毕竟如果真的那么危险的话,以前这里也不会建造城池了。

而人们也不会走这条路了,早就绕过云雾山,走其他道路了。

于是赵严安心的和陆铭在马车内继续闲谈着,而此时车队在这条薄雾山谷内,也已经缓慢前行了数里路。

突然,一阵巨大的嗡嗡声从前方远方的高空处传来,百多人的车队立刻在战斗司武者的指挥下,警惕的停止了下来。

陆铭有些尴尬,刚刚才说出了不会有危险,就马上出现了意外情况,真是打脸啊。

于是陆铭连忙跃下马车,准备查看一下情况。

赵严也紧跟着下了马车,还没来的急抬头观察情况,就听见陆铭疑惑的道:“竟然是乌鸦群?没听说过乌鸦谷的这些乌鸦还会袭击人类的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