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长空崩裂,一片灰暗与沉寂,天帝圣剑立劈而下,直接湮灭了大片的虚空,连带着那里的一片古生灵都被抹杀一空。

嘭!

天穹摇曳,两道身影碰撞不休,接连打出诸多攻伐大术

“死!”

元阳族老冷喝,宝轮横压而下,似包含十方天宇,浩瀚无垠,当场将那太古祖王砸爆,肉躯崩灭成大片的血花与碎骨

“吼!你太狂妄了!纵使破灭吾躯千百次,吾亦能重生!”

那太古祖王冷喝,动用了秘术,身躯迅速复原,再度咆哮着杀来

“原始湖已经衰落太久了,早已不是当年鼎盛之时,虽依旧位属皇族,但如今我等乃是秉承着神的旨意而来,只好得罪了。”

另一道身影摇摇头,体表鳞片猩红如血,流淌邪异光辉,亦是踏空而来

“哼,不死天皇一脉,还是那么令人生厌!”

元阳族老眸光愈发冷冽,已是打定主意要杀出一片天来,原始湖的威严不容侵犯!

他虽不如王腾那般尽得元皇秘术,但亦是修持了元光转生轮,并不惧群战。

天穹摇曳,再度爆发了圣级大战,那里一片朦胧,似有最炽盛的光,令人睁不开眼

铮!铮!

焉地,自天际传来古乐之音,一点也不轻柔,杀气如狂涛,乐音如剑鸣,铿锵作响。

那是一片白色的云朵,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纤柔的女子高坐九天上,拨动似筝般的古乐器。

清晰可见,一条条巨大的光束射了下来,一道道筝音如一道道骇浪,摧毁一切,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这是一种恐怖的杀伐之音,金戈铁马,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无尽的杀气横扫而下,有数不清的修士被洞穿。

噗噗噗!

天空中死尸一具具坠落,在无尽杀伐之气中四分五裂。

“太可怕了,这是一个人形古族,没有人敢上去”

人们吃惊的发现,那里被彻底清空了,再无一人敢上前,古筝之音如惊涛骇浪,横扫四方。

“这帮家伙真是杀之不绝!”

王腾怒喝,浑身血气蒸腾如瀑,倒卷而起,再度斩出了一剑

他面色微微发白,动用天帝圣剑的威能消耗极大

铿锵!

剑芒穿空,破灭万千琴音,径直斩向了那抚琴的女性古族

“嗯?元皇的血脉,原始湖的帝子不是早就战死了吗?莫非尚有留存···”

那女性古族眉头蹙起,那剑芒可不容小觑,她伸手轻抚而过,荡起一片音波狂潮,将剑芒淹没,指尖连动,接连弹出九九八十一道恐怖攻伐

方才将那道剑芒消弭

轰隆隆!

紫气东来,像是一片紫色的岩浆汹涌而至,遮盖了长空,里面有恐怖的气息贯冲而下。

嘭!

与此同时,一只紫色的大手按了下来,遮天蔽日,像是一座紫山砸落,当场将王腾砸飞了出去,一片宫阙被碾成了齑粉。

余波激荡八方,摧毁大片的殿宇

“啊!!”

许多人死于非命,惨叫声此起彼伏,不少修士冲天而起,逃离那个区域,可是依然躲不过

那只紫色的大手一扫而过,那些人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全都破败不堪,四分五裂,而后成为血泥。

“该死的,都活腻歪了是吧,今天不劈死你们!!”

破碎的殿宇残垣中,一道身影冲天而起

王腾手持赤金圣剑劈斩而下,并不动用其神威,只是利用其锋锐,径直劈落

将那只紫色大手横斩而开,拉出一道巨大的豁口

“哼!”

自太古生灵冷哼,宛若惊雷炸响,不少人都口鼻溢血,瘫倒在地

“还冷哼,我看看是你哼的响,还是雷劫炸的响!”

王腾心头发狠,当即放开了所有束缚,气机昂扬冲霄,欲要在此刻破境

轰隆隆隆!

霎时间便有雷鸣炸响,轰隆不止,千里长空一片晦涩阴暗

“该死,这个疯子!”

“竟然在这个时候引动雷劫!”

紫色古生灵与女性古族惊怒无比,这个家伙不要命了吗?

是想将他二人也拖下水,一同泯灭在雷劫中吗?!

“来啊!”

王腾直冲而起,径直奔向那两尊古生灵,路途中皆是退避,谁也不想被卷入雷劫中

“元皇子,你别太过分了!”

两人怒啸,却接连退避,不愿被牵扯入雷劫中

王腾体内元皇血脉返祖,堪比古皇亲子,自是被二人当作了古皇子般的存在

“笑话,方才对我出手时怎么不说?现在才来,晚了!”

王腾背生凰翅,震动红霞漫天,风雷激荡,他运转残缺行字秘,不过片刻便撵上了当先的两人。

那女性古族见状也没什么办法,只好飞往另一个方向,遁出不过百里就被一位自圣城中冲来的大能截了胡,爆发开大战

王腾瞥了一眼,便不在拖沓,径直赶上了那头紫色古生灵

轰隆隆!

劫雷轰落,当即便将两人打了个趔趄,那紫色古生灵要惨的多,身躯都被劈的直淌血

刺啦!

王腾不饶,手中赤金圣剑立劈而下,再度将他斩飞,留下一道血口

“你这个疯子!”

紫色古生灵已经无暇估计其他,专心应付起眼前的劫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