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秀儿兴许就是那传说中的江湖儿女,一点也不拘小节,认定了是朱器圾的人之后,她好像就没什么顾忌了。

她跟着朱器圾走进小树林一看,少了一匹马,当即便提议道:“王爷,不若我们同乘一匹吧?”

好啊!

朱器圾当即麻溜的翻身上马,张开双臂,欢呼道:“来吧,秀儿。”

宁秀儿也不含糊,一个飞身便跃上了马背,坐进朱器圾怀里。

这一路,把朱器圾兴奋的,都无法形容了。

不过,等他们抄小路回到李家村,换上自己的衣服,准备回王府的时候,朱器圾却有点怕怕了。

他现在是家里有只老虎,石柱还有只老虎,这再莫名其妙的带只老虎回去,范心怡吃醋怎么办?

要知道,一山不能容二虎。

他这山上好不容易容下了两只老虎了,还来第三只!

回去的路上,他忍不住附耳道:“秀儿,我已经娶了一个侧妃了,就是南阳范家范荣的女儿,你应该知道吧?”

宁秀儿回过脸来,跟他脸对脸道:“我知道啊,怎么了?”

你知道你还这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这是太天真还是胆儿太肥啊?

朱器圾小心的问道:“你不会跟小怡闹别扭吧?”

闹什么别扭?

宁秀儿淡淡的道:“闹别扭?闹什么别扭?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该怎么做?

我怎么知道啊!

朱器圾无奈道:“你说,我该怎么做?”

宁秀儿还是淡淡的道:“我是什么身份,你为什么要娶我,直接说不就行了。”

呃。

这个。

好像是个不错的办法。

很快,一行人便打马来到王府内院。

这么明显的马蹄声,范心怡自然是早就听到了,所以,朱器圾一行刚进入王府内院,范心怡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上来了。

这!

王爷怀里怎么有个女人?

范心怡当场就愣住了。

朱器圾见状,连忙翻身下马,凑上前去,附耳低声道:“小怡,她叫宁秀儿,是锦衣卫密探,我们抢死太监银子的事被她查到了,没办法,我只能把她娶了,这样,她就不会回去告密了。”

锦、锦、锦衣卫密探!

范心怡吓得花容失色道:“她真不会跑回去告密了?”

朱器圾装作自信满满道:“放心,只要她成了我的女人,我完了,她也得跟着完蛋。”

懂了!

范心怡连忙挤出一副笑脸,上前亲切的挽着宁秀儿的小手道:“原来是秀儿妹妹啊,欢迎,欢迎。”

嗯,这位范家大小姐果然如同传闻般的兰心蕙质。

宁秀儿假装尴尬道:“姐姐,妹妹不请自来,还望姐姐多多担待。”

啊。

哈哈。

范心怡假笑道:“啊,哈哈哈哈,妹妹说笑了,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

嗯,算你识相。

宁秀儿突然撇开范心怡,一把拉住朱器圾的手,一本正经道:“王爷,我有点事跟你商量一下,要不,我们去房里说?”

啊?

什么情况?

你有什么事不能在外面说?

什么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