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早料到会有这种回应,罗仔珍轻笑一声,“那也简单。非我族类,宁杀不放。不仅是楼主与小楼主,今日在场所有人,一个都跑不掉。但是……”

迎着施率铁青的面色,罗仔珍再次一手攀上他肩膀,“但是楼主作为千机楼的主人,自然是要留到最后的。所以,你会目睹自己的同僚、弟子、至亲,一个个痛苦死去,他们在你面前哀嚎,但你却无能为力……”

罗仔珍这话说的优雅矜贵却让人不寒而栗,施率眼前好像已经浮现了自己的同僚弟子至亲痛苦死去的场景。

他们痛苦哀嚎尖叫,自己却无可奈何!

只一瞬间,施率感觉一股凉意从头传到脚。心头那股怒意被冻成冰,施率沉吟片刻道:“姑娘说要收我千机楼,那,你能给我千机楼什么?或者说,你拿什么来收我千机楼?赤手空拳吗?那可不行。”

施率不愧是一楼之主,在认清敌我差距后,短短几刻他竟不仅接受了现实,还与罗仔珍谈起了条件。

罗仔珍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倏然起身,“传闻千机楼因为掌握太多秘密,常年处于被追杀的状态。是与不是?”

这点无可否认。施率坦荡承认:“是。”

罗仔珍笑,“很好。那我能带给千机楼的就是,结束这种状态。让千机楼不仅是一个情报组织,还是一个人人都不敢惹的魔鬼组织。”

“这……”施率震惊了。

在他眼里,罗仔珍确实有几分本事在身,但那些追杀千机楼的人也并非都是面团捏的。并且千机楼面对的追杀,也不是来自一个人,或是一个家族,而是来自成千上万的有秘密者。罗仔珍一个人,她能行吗?

到底,她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啊。

但,罗仔珍却不欲与他深究这些。

“嘘。”食指抵唇,罗仔珍做出让施率禁声的动作。

见施率识趣闭嘴,罗仔珍眼中的欣赏更多几分,反手用食指关节敲着漆红长桌,她笑道:

“我如何做到是我的事,是以后的事。楼主现在要做的事是斟酌我的话,考虑我的提议。当然了,我也知道想要楼主轻易交出数十载心血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给楼主一次除掉我的机会。”

食指敲击桌面发出清脆声音,罗仔珍强调:“只有一次。”

言罢,也不管施率如何回应,罗仔珍自顾整理了面纱,阔步从千机楼大门走了出去。

见这女煞神总算离开,在远处观望的探子们飞速围到施率跟前。

“楼主。”最先与罗仔珍搭话的那探子忧心道:“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将千机楼拱手与人吗?”

“不可啊!楼主!这可是您几十载心血,不可啊!”

“楼主,不可啊~”

施率盯着罗仔珍背影消失的地方,微一抬手止住众人喧哗,“麻雀。”

他唤最先说话的那探子。

“楼主,麻雀在!”麻雀当即上前抱拳。

“你现在就去听雨轩,雇佣杀手排行榜上前三的金牌杀手,取罗仔珍性命。”施率眼中暗潮浮动,“不计酬金,只要今晚取人性命。”

“这……”麻雀回忆起适才罗仔珍威压外泄的可怕,打了个寒战,“只前三是不是……不稳妥?”

“那就前五。”施率缓缓起身,“若是前五还动不了她性命,那此番千机楼易主恐怕不是灾难,而是……机遇。”

千机楼成立几十载,已经得罪了太多人。

长久的躲避不是办法,若是能有一个强者愿给千机楼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

施率眯眼看向远方,透过市井喧嚣,他眼前浮现的是千机楼立于光明与黑暗交界处的未来。

————此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