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你要清楚,若选后者。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伴随最后一个字音落,罗仔珍纤细白嫩手指一指,指尖径直落在探子身上。

一瞬间,这探子有种被万顷杀意包围的恐惧感。好似他面对的并非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而是雄狮百万!

叫嚣的话顿时堵在喉咙,探子额角缓缓流下一滴冷汗,当即吩咐其他人道:“你们在此看着,我去请楼主。”

说完,这探子便扭头顺着楼梯往上跑去了。

还算的识时务。

眼瞅这探子背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罗仔珍顺手扯了一张长凳来坐,右手食指敲了敲木桌,“奉茶。”

此地虽是千机楼老巢,但作为个常年被追杀的组织,千机楼总不能将“千机楼”三字写在招牌上,自然是要做一番伪装。

眼下这一楼大厅便是茶馆装潢,漆红的宽凳长桌,描金的花纹茶盏,既是热闹又是雅致。

方才随那探子一声“保护大人”令下,便瞬间能在中年男子身边围得一圈保护圈,也正是因为一楼大厅有十几个打扮成茶客的探子,还有五六个扮做跑堂小厮的探子。

既然打出去的是茶馆招牌,里子面子都还是得做全乎的。

不多时,便有一着粗布麻衣小厮打扮的人毕恭毕敬地给罗仔珍端上了一杯浓茶。

小厮将茶盏放下便欲离开,却被罗仔珍叫住,“等等。”

小厮身形一滞,垂在身侧的手瞬间攥成了拳头。

罗仔珍却不管他那个,缓缓伸出一指沿着茶盏边沿转了一圈,悠哉道:“茶香四溢,浓而不苦,倒是好茶。”

听了这话,小厮心下当即松了一口气,眼中既是得意又是鄙夷,“大人喜欢就好。”

“只可惜……”一盏热茶突得泼到了小厮脸上,将之烫的乱叫,罗仔珍瞬即将茶盏重重砸在小厮脚边,冷笑道:“只可惜这里面加了料。还是蒙汗药?竟然拿这么劣质的药来对付我,不晓得你是看不起我,还是我太看得起你们千机楼了!”

言罢,罗仔珍顺手抓起一片飞起的茶盏碎片,两指一夹直逼小厮要害。

眼看这瓷片就要碰到小厮脖颈,在场众人突得听闻楼上传来一雄厚深沉的男音——

“且慢。”

说且慢就且慢,罗仔珍正好碰到小厮脖颈的瓷片瞬间停住,多一分要人性命,少一分控不住要害。

如此收放自如的攻击,如此强悍扎实的武学基础,直让千机楼楼主暗自咋舌,同时也知晓罗仔珍愿意“且慢”等一等,是在卖他面子。

而那小厮却是不知道这些,他只知自己要害在别人手中,瓷片已经割破了皮肉,鲜血缓缓流下。

尚才反应过来的探子们将两人团团围住,却也不敢贸然上前救人。

小厮只得无助地看向从楼梯上缓缓走下的黑衣人,委屈叫了声:“爹~”

千机楼楼主却气愤地一甩衣袖,呵斥道:“别叫我爹,我没你这么鲁莽蠢顿的儿子!”

听到这,罗仔珍方才明白:原这小厮竟是千机楼的小楼主?恐怕是被宠坏了吧?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但心中虽这么想着,眼下却不能真将小楼主杀了,只能再卖千机楼楼主一个面子。

罗仔珍手中瓷片一收,抬眼对楼主笑道:“竟不知这是小楼主,多有冒犯,还请楼主海涵。”

说话间,千机楼楼主已是带着之前那报信探子下了楼,走到光亮处,罗仔珍方才看清:此人身形高大体格健硕,五官说不得有多俊秀却隐约透着一股子正气凛然的意味。着一身黑衣,很是威风。

听了罗仔珍的话,楼主当即抱拳行礼道:“都是小儿冲动,冒犯之处还请姑娘多担待。姑娘请坐。”

既是如此,罗仔珍便也没客气,一掀裙摆悠然落座。

热茶很快被端上,这番是楼主亲自给罗仔珍奉茶,“小人姓施名率,小儿名唤施莽。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施莽?

罗仔珍瞧了眼站在一旁擦脸的小厮,心道:这倒是名如其人。

白嫩嫩的食指在桌面上轻点两下,面对施率问题,罗仔珍朱唇轻启,吐出三个大字:“罗仔珍。”

她有恃无恐,报的是真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