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脑海一阵眩晕,待罗仔珍踉跄着快走到自个珍辉阁的时候,还伴上了耳鸣——与昨日昏迷之前的征兆一样,这是粉衣少女要把她弄到自个意识里去。

现下已经感觉到罗家众人对原身这大小姐的态度,与粉衣少女自述遭遇有极大出入,罗仔珍自然不肯再轻易被摆弄。

也不管粉衣少女能不能听到现实世界的声音,罗仔珍自顾甩了甩头,冲进珍辉阁院门,暗声道:“我不管你能不能听到,我告诉你,我现在不乐意进你的意识。想跟我谈事,换种方法。”

闻言,罗仔珍感觉自己脑中那股眩晕停滞了一刻。

看来粉衣少女是能听到她的声音的。

但下一刻,那稍作停滞的眩晕感变本加厉更厉害地向罗仔珍袭来——听是听得到,但那粉衣少女却是不打算听取!

眩晕加耳鸣,直接让罗仔珍闷哼一声,晕倒在地。

再一醒来,罗仔珍便身处昨日那片山谷了。

轻咛一声,罗仔珍缓缓起身,便见得如昨日一般,那粉衣少女正蹲在小溪边。

罗仔珍甩了甩手腕,径直往粉衣少女走去。

似是听到罗仔珍的脚步声,粉衣少女微侧头,充满幼态的眼睛中含满了浅笑,却在下一刻布满惊悚。

毫不犹豫地,罗仔珍直接掐住了粉衣少女细嫩的脖颈,用力之大直将人掀翻过去,“噗通”一声半个身子都砸进溪水里。

粉衣少女大惊,颤颤巍巍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但就在粉衣少女大惊之时,罗仔珍眼角余光扫到了少女身下溪水,此刻的溪水像一面镜子,里面正映现着外面真实世界的所有:晕倒的罗仔珍,尚在发火的罗振之……

看来外界如何,粉衣少女在此地看的一清二楚啊。

似察觉到罗仔珍的目光,粉衣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下一刻,溪水便恢复了原本清澈无害的假象。

无所谓少女的掩饰,罗仔珍嘴角扯出一丝邪性笑容,掐着少女脖颈的手不断收紧,“好看吗?偏安一隅却洞悉外界玄机,你自以为很聪明么?”

少女脸颊瞬间涨成猪肝色,“我……我没有……”

愚蠢至极的辩白。

罗仔珍嗤笑一声,更加用力地收紧五指,直到听到少女慌乱说出了那句“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她才猛地松开了手。

也不管少女先是窒息又是呛水,此刻正咳得狼狈至极,罗仔珍只用脚尖勾起少女下巴,轻飘飘与她讲:“你死了我活不了,但我不信我死了,你能独善其身。”

少女闻言,瞬间身子一僵。

罗仔珍却自顾再讲:“我目前还是很有活下去的欲望的,但是要是你再不管我的意愿,冒出什么想要强迫我的想法……”

只听的“噗通”一声,少女再次被罗仔珍一脚踹回水中。

“我会让你后悔到下辈子。”

本与罗仔珍打个照面都算的危险了,粉衣少女却还不知死活地将人往自己老巢拉。此事若是让以前熟悉罗仔珍的人知道了,恐都得抱拳给粉衣少女行个礼道一声“好汉”了。

瞧见粉衣少女又一次呛水,咳得昏天黑地,罗仔珍不耐烦了。

径直蹲下身,捏住少女的脸,她问道:“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

少女不敢再装糊涂,“你……你说你不进来。”

罗仔珍颔额,“现在送我回去吧。”

“可可是……”少女咬牙,“可你要是出去了,我要与你交谈便只能用意念化身,那样很消耗意识的,撑不了多久。”

少女这番发言只换来罗仔珍冷漠的目光,以及她缓揉手腕的动作。

生怕自己脖子不报,少女赶紧将人送回了现实。

下一瞬,罗仔珍便感觉周遭景物一切,她回到了珍辉阁。

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罗仔珍拍拍衣袖,往屋里走去。

待她进屋,那粉衣少女已经化成实体在里面等着了。

罗仔珍侧目瞧了几眼少女与现在的自己别无二致的容颜,挑了挑眉,随手抓了个面纱给她,“把你脸盖上,我不乐意别人跟我用一个皮相。”

粉衣少女心下大呼委屈:这明明是我的脸。

但罗仔珍才不管她那个,按她的脾性,没因为两人名姓一眼,让少女改个名都算很客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