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没享受够这纸醉金迷的世界呢,既然有机会能再活下去,虽然是在另一个世界活下去,那也比死了强不是?

只是……

罗仔珍的目光在粉衣少女身上顿了顿,心道:只恐怕她这魂穿没那么轻易。

“既然是曾经,那你就死了呗。”罗仔珍蹲下与少女平视,“还不去投胎,搁这干啥呢?”

少女眼眶一红,糯糯道:“怨气太大,投不了胎。”

“我的父亲是当朝五品要员,母亲刘氏是商贾之女,在父亲还是个秀才时嫁给他的,次年有个我。后来父亲飞黄腾达,做了京官,对我母亲愈发不满,觉得商贾之女配不上他的身份。便设计杀害了我母亲,后迎娶了现在的妻子王氏。王氏入门一年,便诞下一女。从那以后,我的日子就很苦,这一家人对我动辄打骂,前些日子,王氏之女更是嫉妒我与当朝三皇子互通情谊,不仅横刀夺爱,还与其母设计要将我许配给一个落魄将-军。我气不过,一头撞死在门柱上……”

少女委屈地落下泪,“然后就投不了胎了。”

“哦。”罗仔珍摸摸下巴,“原来是这么个剧情。”

少女充满期待地看向罗仔珍,本以为后者会出言安慰自己几句。

却不想罗仔珍只摸着下巴,道:“那你怎么着才能去投胎?”赶紧解决吧,她已经准备鸠占鹊巢,在这世界好好纸醉金迷一把了。

要说罗仔珍其人,凡是与她打过照面共过事的人,无一人不得说她一句:坏东西。

而罗仔珍也非常不负众人对她的评价,在坏东西这条路上越走越专业。行事乖张,性格狠厉。

少女为了报仇找上罗仔珍,本是要找个厉害的。

却不知,最漂亮的玫瑰最扎手,最厉害的杀手六亲不认。

少女喉间一梗,正欲说些什么,却在刚开口的时候身形一滞,瞬间化为透明。

与此同时,罗仔珍也感觉自己的灵魂飘飘荡荡落进了一个躯壳,耳边传来少女焦急的声音——

“我的意识不太稳定,可能要昏迷一阵了。下次找你……”

然后,罗仔珍就感觉周围六感回笼。想来应是少女将她又重新投放进了少女自个的躯壳里。

感觉像是有人正抬着自己走,罗仔珍便也没睁眼,联系少女的话,加上刚刚经历,罗仔珍觉得自个目前不会有危险。

然。

她这念头刚成型,便突感觉到一尖锐的武器直直往她天灵盖而来。

这可是教科书级别的打脸了。

心中暗啐一声,罗仔珍迅速睁眼,同时左手发力,在来人武器即将碰到自己皮肤时,牢牢控住了对方的手。

正捏着银针要取罗仔珍性命的罗姑姑没想到罗仔珍会在此时醒来,但醒来又怎样?

只见她眼中闪过狠厉,手中用了更大力气,要往罗仔珍天灵盖戳去。

“他妈的。”只一眼,应是与那少女有关,罗仔珍当即知晓了眼前老奴是罗王氏的心腹罗姑姑。

但这什么姑姑也不能搞到自个头上啊!

一掌将罗姑姑的手拍开,罗仔珍躺着一脚便将人踹的一个趔趄。

从担架上翻身下去,其间过程用到左臂,罗仔珍当即感觉胳膊弯处有一排细密痛感。

怒上心头,罗仔珍揉了揉胳膊,上前又踹了一脚罗姑姑,成功将人踹到在地,“你有事啊?”

罗姑姑连受两脚也不吭气,只捏着那银针,又往罗仔珍身上扎来。

罗仔珍生平最讨厌这种闷声作恶的人了,分明都是恶人,但就凭一句会咬人的狗不叫,这样的人就显得她这个坏东西不怎么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