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S市最昂贵的山腰别墅内。

一场无声的屠杀正在进行。

“仔珍,”柳小六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本次任务目标共有五个,核对人数。”

“哦?”接收到最精确的消息,罗仔珍斜长惑人的长眸一顿,涂着鲜红指甲的两指夹着烟,她开始清点人数。

冰箱跟前倒着一个。

沙发上死了两个。

楼上还躺着一个。

还差……

一个。

狐狸眼中瞬间闪出精光,罗仔珍单手掐灭香烟,烈焰红唇缓缓吐出烟雾,“还有一个啊~我最喜欢捉迷藏了。”

“可得藏好哟~”

随着铁杵拖地的声音,靠在墙角的实心铁棒球棒被拿了起来,罗仔珍踩着细高跟,一步一步往别墅金碧辉煌的起居室走去。

细高跟敲击地面,发出惑人而性感的声音。

“五。”她走过餐桌。

“四。”她走过沙发。

“三。”她走向楼梯。

听到细高跟声隐有离开的趋势,贴在沙发与墙壁夹角的少年缓缓松了口气。可,下一刻,他的下巴传来一阵冰凉触感!!

少年颤颤巍巍地抬头,当即看见那个美艳如狐狸的女人正眯着眼对他笑。

一瞬间,少年如坠冰窟抖如筛糠。

棒球棒抵着少年的咽喉,在罗仔珍的示意下,他同手同脚地爬出了沙发角落。

“别别别……”背靠着沙发,少年颤抖着祈求,“别杀……”

“嘘。”鲜红的指甲抵上鲜红的唇,少年瞬间禁声。

罗仔珍双手握着棒球棒,瞄准少年的脑袋,高高扬起。

重重挥下!

于此同时,罗仔珍的耳麦中传来柳小六急切的声音——。

“别动他!他脖子上有炸弹!!”

这话说的太迟了,罗仔珍眼中闪过一瞬间错愕,然后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极为熟悉的爆炸声,火辣辣的热浪以少年为中心,向她袭来。

痛感,布满了她的每一寸肌肤。

神秘组织的王牌杀手就这样死了,享年二十二。

罗仔珍非常不服,非常非常不服,以至于她在正厅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他妈的,哪有在脖子上连炸弹的?年轻人不讲武德,操!”

此言一出,原本热热闹闹的正厅陷入一瞬间的寂静。

坐在主位下第一个位子的穿红戴绿的富态女人拧着手帕,盯着罗仔珍,呆愣愣道:“夫人,您确定令千金真的没问题吗?”

“这……”主位上衣裳华丽的中年妇人陷入沉默。

罗仔珍却听到这方动静,扭头看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极为古香古色的地方。看样子像是个会客厅,U字形摆了一圈褐色桌椅,中间放着一个两人方能合抱的青花瓷香炉。

脚下铺着花纹繁复的地毯,淡色帷帐从两侧屏风前密密垂到正厅来,其间涌着着棉布衣裳的丫鬟无数。

最上面坐着一个衣着华丽,妆容清雅的妇人。

妇人其下第一个椅子上坐着一个穿红戴紫的胖妇人。

这些人高矮胖瘦各异,但相同的是:她们都睁着疑惑担忧的目光往罗仔珍身上看来。

顺着她们目光,罗仔珍拧着眉低头一看:嚯!不知什么时候,自个身上也套了一身古装古色的衣裙,是非常鲜嫩的粉红色。

少女粉,真幼稚。

完全忽视这些人的目光,罗仔珍迈开步子往那胖妇人走去。

径直伸手捏了捏胖妇人的肉脸,罗仔珍倚在她椅背上,吊儿郎当问道:“哎,打听个事,你们地狱都这么玩吗?”

瞬间,室内众人陷入更大的震惊中。胖妇人一双绿豆眼中更是盛满了不可置信。

自个已经死了。罗仔珍对此无比确定。

而且,以自个的德行,绝对是下地狱的料。罗仔珍对此也无比确定。

就是没想到……

罗仔珍的眼睛扫视周围一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