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文明,天道塔。

塔外,冷与潘振互相不服气的看着对方,而苏玛利已经进入塔里去拜访帝鸿坤了。

“听说你们被银河星系的一个原始文明给打败啦?潘振将军,有点儿丢人啊...”

冷这个小丫头是一点儿面子也不给,直接开启嘲讽模式。

对烈阳文明,天使可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当年天使文明第一次全军出征,一路上所向披靡,各方文明望风而降,最后就是被烈阳文明阻挡住了脚步。那一次凉冰败给了烈阳王帝鸿坤,从此怀恨在心,并且把烈阳文明列入了黑名单。

即便后来苏玛利亲自出面与帝鸿坤达成和解,两个文明也建立了合作关系,但是军团始终对烈阳文明没有什么好感。后来,所有新晋升的天使战士在学习一些历史知识后都会知道,烈阳文明是第一反抗神圣秩序,无视天使之王权威的文明,他们不值得天使庇护。

于是,当卡尔在德诺文明研究造神,最后挑起星际大战的时候,天使文明选择了默许的态度。其中对烈阳文明意见最大的凉冰甚至暗中协助了卡尔,在最后诸神决战的时候果断出手,击伤了帝鸿坤。这也直接导致烈阳文明启动了最后的手段,以毁灭恒星的代价取得了惨胜。

听到冷的嘲讽,潘振心如止水,丝毫不为所动。当然,一万多年的城府也不会让他因为一个小姑娘的嘲讽而失去冷静。潘振心里明白,眼前这个嚣张的小姑娘应该是已知宇宙靠山最大的人了,没有之一。

“天使冷,天使军团第二批天才战士,天使之王的亲传弟子...”潘振一脸微笑,随后意味深长的说道,“我见过天使军团的第一批天才人物,天使之王的第一位亲传弟子,天使艾兰。她很优秀,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她都完美的继承了自己老师的能力...”

冷一愣,暗想这货怎么提起大师姐了,什么意思,转移话题么?

潘振说完之后就不再说话,开始闭目养神。

然而他的心中却对冷已经做出了一个初步判断,废材一枚,对烈阳文明构不成任何威胁。冲动,无脑,这是潘振给冷的评价。他有些疑惑,不知道那位威震宇宙的天使之王为什么会收这么一个资质平平的学生,简直是不符合常理。

天使之王苏玛利的眼光整个宇宙没有一个人不发自内心的佩服。从当年对阿龙与无双等人的破格提拔,到重用凯莎凉冰鹤熙三位公主,最后又培养出天使艾兰这个优秀的学生。可以说,一提起他的这些事迹就让人生不出反抗的心。

以一介平民战士几百岁的新兵身份,靠着完美布局与知人善任,一举夺取天使文明的王座。继任为王之后并没有任何负面信息,而且从不独断专行贪恋权力,将整个天使文明发展成为已知宇宙最强大的文明。之后更是为了已知宇宙的安全发展,毅然闯荡异世界,解决隐患,堪称王者中的王者。

这就是潘振对苏玛利的认知与评价,充斥着他无限的崇敬之情。

烈阳文明自古以来便崇尚国泰民安。然而作为烈阳文明的第一将军,潘振的心里很清楚,唯有力量强大的人才有资格谈什么国泰民安。潘振的骨子里就充斥着野心,把烈阳文明发展壮大的野心。但现实残酷,与苏玛利这位王者相比,他的资质太差。

虽然表面上他被烈阳王帝鸿坤任命为摄政王,代理烈阳文明的管理权。但他的很多决策都被烈阳王室成员暗中搞乱,难以实现。出兵银河星系失败,在潘振看来就是因为王室成员在幕后捣鬼的原因。有时候他也很奇怪,为什么苏玛利就能把各方势力掌控的那么好,甚至连曾经的敌人都能收服。

如果说潘振与烈阳王室属于权力斗争的话,那苏玛利与华烨可是家族大仇。可是人家就能让华烨老老实实的卖命,毫无怨言,这就特么离谱...

然而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差了一个作弊软件,就差出了天际。

天道塔里,苏玛利看着帝鸿坤此时的状态,有些想笑。

“老爷子,你这是斩去**,飞升了呗?”

“呵呵...”帝鸿坤的声音显得疲惫又苍老,“也许这就是执着于成神的代价吧...”

苏玛利点了点头:“有道理...所以我说,神这个概念就不应该存在。可惜你们就是不听话,偷偷的研究,唉...”

“基兰那家伙还好么?”

“校长啊,好的不得了...他老人家在我们隔壁的世界里研究科技学术呢,把所有烂摊子都留给我了。”

“是啊,一堆麻烦...天使之王,你打算怎么解决卡尔的问题?”

“小卡呀...”

苏玛利摸了摸鼻子,想了想之后,用手抹了一下脖子。

“杀?”

“杀!”

“基兰知道你的决定么?”

“校长应该猜到了...”

苏玛利回想起分别之时基兰眼中埋藏的一丝忧伤,很显然那位伟大的智者已经预测到了这个结果。

“唉...神,多么崇高的概念啊...只可惜,即便突破了有限生命,成为永恒的存在,我们依然摆脱不了人这个概念,摆脱不了内心的幽暗。在我冲破了所有障碍之后,我才体会到你的神圣秩序所提到的,人心中的黑暗是多么的强大。强大到除了抛弃**这个方法,我无法用其他手段消除它。”

苏玛利笑道:“所以你这不是成神了嘛,你这属于神的范围了,哈哈。以后我在秩序里加一条,凡是可以放下执念,抛弃肉身成为意识的人,我都可以尊他为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