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氏兄妹和牛山三人站在一条水道的拐角处。

马明明双手环胸,板着脸在思考先前那场与十殁级鼬狼的捉对“厮杀”,虽然场面充满喜感,但马明明心里还是感谢李福斯的,这场战斗对于他来说受益匪浅。

马琪琪经过这一番险象环生的经历还心有余悸,没了以往刻意摆出的臭脸,马一样长的脸型显得稍短了一些,再加上惹火的身材,形貌竟然看出了几分姿色。

牛山这个憨憨嘴上的血迹也不擦,见惊魂未定的马琪琪有意无意的往自己哥哥身后躲,他也假装伤重不支,小山一样的身子跟着往马明明身后挤,被马琪琪一脚踹了出来。

这时李福斯从拐角那边的水道井口返回,见这三个年轻人状态还不错,满意的点点头,对马琪琪说道:“怎么样,能追踪到那只毒鼬狼吗?”

马琪琪对李福斯这个队长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已经产生了信服和感恩的情绪,闻言立刻站出来说道:“能,但是咱们动作得快点,它去的地方距离咱们越来越远了,而且路上其它鼬狼的气味混杂,我的能力不够强…有可能被它们混淆。”

说完,马琪琪有些羞赧的低下头。

李福斯鼓励道:“没关系,只要大概方向没有错就没问题,深入它们的老巢,你不去找它,它自己也会跳出来。”

马明明闷声道:“那还等什么,这就出发吧!”

李福斯摇摇头道:“不,我们饶一点路,先去另一个地方。”

李福斯没说为什么,马明明本想问一句,但后来自己止住了,三人跟着李福斯开始快速在水道中穿行。

不同于在山猫的队伍中时,那时候即便全速前进,马明明这三个半妖也是尤有余力的。但此刻跟着李福斯,却往往是李福斯先去前面探路,之后再等待三个年轻人赶上,马琪琪为此还要分心追踪李福斯的气息,免得跟丢了。

后来三个人就学乖了,放弃硬要追上前面的李福斯,学会了匀速赶路,保存体力。直到在水道中七拐八拐的前进了大概三四公里,四个半妖才在一个蓄水地中碰头。

刚一进入这处蓄水地,落在后面的马明明三人就被吓了一跳。这处蓄水地的一个角落里堆满了白森森的尸骨。

尸骨整整堆成了一座小山,差一点占到了这处蓄水地三分之一的面积,其中各种动物的骨头都有,主要以猫狗家禽居多,大型动物的尸骨较少,京都范围内没有牛马羊这类动物的生活空间。

但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些尸骨中不乏人类的残骸,七零八碎的与这些牲畜的骨头混在一起,看的三个年轻人既愤怒又悲凉。

众人甚至还看到一颗小小的骷髅头,分明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的残骸,而且那颗小头骨上布满齿痕,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个孩子生前遭受了什么境遇,越想,马琪琪的眼泪就越止不住的滴落。

牛山和马明明也恨的直咬牙,李福斯沉默着将那颗头骨捡起,又丢进那处骨堆的最上方,回身对三个神情不解年轻人说道:“任由它留在表面,会被那些鼬狼当作磨牙的工具。如果你们真的可怜这颗头骨的主人,或者恨不得杀光那些鼬狼,那就收敛你们鼓噪的情绪,那样不仅不能帮这个头骨的主人报仇,反倒会搭上你们自己的性命。”

紧接着又分析道:“这些骨头都是新堆积到这的,因为虽然血肉被吃的很干净,但骨髓还是新鲜的。提问一下,这些鼬狼会将血食残骸清理堆积,这说明什么?”

三个人相互望望,都摇头。

李福斯道:“说明这只鼬狼族群真的很可怕,有分工合作、有等级之分、有组织、有记录,俨然形成了一个有社会规则的地下王国,一个有潜力取代人类的物种,虽然它还只是个雏形。”

牛山惊讶脱口道:“取代人类?不可能吧!”

李福斯笑笑道:“继续往下走就知道了,界碑启动‘红色响应’,动用那只部队可不是为了搞演习。”

马琪琪忽然嘀咕道:“好奇怪,这是什么味道,好像是某种酸。”

说着,马琪琪迈步朝这处蓄水地连接的一条水道中走去,出了蓄水地不远,那条水道就拐弯了,马琪琪闻到的味道就从拐弯另一边传来。

李福斯发现马琪琪的动向后,立刻叫道:“别过去!”

但是已经晚了,马琪琪站在水道拐角处刚一转头就愣住了,随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拐角另一边,将近二十米的水道地面几乎被鼬狼尸体堆满,堆积高度达到水道高度的一半还多,最恶心的是,这些鼬狼尸体的血肉都在,只是尸体的皮毛全部消失,就像这里的每一只鼬狼都被扒了皮一样,血肉模糊的堆在一起。

不止如此,这些鼬狼尸体上还沾满黏黏糊糊的腐蚀性液体,酸气冲天,不少尸体上的血肉都被融化流淌,在尸体上留下坑坑洼洼的印记,如果有一个地狱名为酸腐,那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马明明和牛山以为她受到了什么古怪袭击,立刻跑过去查看,然后同样被这番惊悚场景吓得张大嘴巴。尤其是牛山,张开嘴的下一秒就像打开水龙头一样吐了地上一大滩。

马明明强忍着恶心感,一边捂嘴一边躲开落在地上四溅的呕吐物,呜噜道:“这是……胃酸,这是什么怪物干的!”

李福斯走过来叹息一声道:“都叫你们不要过去了。”

而后无奈的朝鼬狼尸体中招招手。

随着李福斯的动作,鼬狼尸堆中鼓起一块,而后“鼓动”慢慢朝四人这边移动。

这一下吓了马明明三人一跳,立刻摆出各自的武器,准备等怪物一露头就丢过去招呼它。

李福斯赶紧拦着,示意没事。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从尸堆的最下面慢慢游出一条两个拳头大小的蛇头,而后是小腿粗细的身子,总长度至少五米,这是一条纯黑色的大蛇!

本来该是恐怖的场景,但三个年轻人看到这条黑蛇鼓胀如水桶的腹部,尤其是游动时的画面,偏偏有种莫名的喜感。

而且这条黑蛇脸上的神情好像是在害羞,羞于见到李福斯一样,慢慢匍匐在他脚下不动。

李福斯又是叹息一声道:“它叫小邪,虽然是妖怪,但就算……我的宠物好了。放心,明面上虽然不合规矩,但界碑是知道它的存在的,里面的内幕你们也懂。先前我听见爆炸声急于去找你们,这家伙当时行动不便,就把它丢在这了,所以咱们才需要绕这么一段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