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蓄水地中因为不久前的炸药爆炸和崩塌的墙壁而激起尘烟,一行十人每一个都处在迫在眉睫的危险之中。马明明愣在原地,那一瞬间李福斯的言语就像禅音佛唱,在他空洞的脑海中是那么震撼和让人欣喜若狂。

几乎同时,马明明就觉得肩膀上被人一踩,黑色的身影从头顶一闪即逝,只留下一道衣摆好似烂布头一样的背影扑向马琪琪身上的领头鼬狼。

马明明的视角被背影挡住,但是对角位置的山猫却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领头鼬狼的獠牙即将咬进马琪琪的喉咙时,李福斯双手握着刀身布满冰霜的唐刀秋水,翻转刀刃朝上,顺着鼬狼狰恶的怪口与马琪琪脖颈之间的缝隙穿过,而后借着身体的冲势向前上方,挑斩!

秋水刀身上的冰霜是李福斯的天赋寒气附着,极寒刺骨,即便只是与马琪琪的脖颈相差毫厘,仍是刺得她激灵灵的一个颤栗,被山猫断臂时吓住的心智猛然清醒。

而那只领头鼬狼脸上的戏谑第一次转变为惊愕,但此时再想收嘴住口根本来不及,只能仓惶间催动自己的天赋能力,乱钉一样的两排獠牙刹那间附上一层土黄色的介质,就像整张怪口石化了一般,索性放弃咬断马琪琪的喉咙,转变为夹咬唐刀秋水的刀刃。

铿锵之声砰然作响,秋水上挑的力道势不可挡,但鼬狼怪口中的獠牙却像花岗岩一般坚硬,二者之间发出真正的金石交击之声。

李福斯见此哂笑,秋水是李家传承下来的妖器,天赋寒气顺着秋水的刀身在鼬狼的口中迸发,同时刀刃上挑的过程中,手握刀柄以寸劲扭动刀身,等若在鼬狼的牙齿之间一掰。

就算是岩石,被寒气冻透后也会敲之既碎。

这一下扭动登时掰断鼬狼上颚的一排石化牙齿,同时挑斩的力道不减,只是角度改变,李福斯本想直接挑斩断这只鼬狼的天灵盖,变成一刀削掉它尖嘴前端的鼻子。

刀身上的力道带起领头鼬狼的头颅,李福斯在它的胸口一踹,将之踢飞出去,而后根本不做停留,身形快若闪电,途中刻意吐光肺里的空气,等到扑进绿色杂毛鼬狼喷出的那片毒雾中时,猛地张口一吸,毒雾如流水,被尽数吸入李福斯的口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则电光火石之间,甚至连那只拥有速度天赋的鼬狼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福斯先救下马琪琪,又暂时解了四个“司机”职员的毒雾之围,免得他们因为吸食毒气过多,直接在昏迷中毙命,此刻又冲势不减,要再杀那只能喷吐毒雾的同类。

李福斯先前循着接连两次的炸药爆炸声赶到山猫一行人隔壁的水道中,恰巧马明明那一声大吼为他指引了位置,这才破墙而出。

刚才的战斗进行的很快,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李福斯实力强大,但每一个关键时刻的应对,也彰显着李福斯丰富的战斗经验和细致的观察力。

半妖的天赋树同样适用于怪物,那只领头鼬狼的天赋应该是元素天赋六大系中的地系衍生,大概是通过石化身躯来达到增强防御力的能力。而绿色杂毛鼬狼应该与李福斯一样,同属六大系中风系的衍生天赋,但不是寒气,而是毒雾。

至于最后一只胸口有蓝色杂毛的鼬狼能力暂时不明,大概率是天赋树四大枝干中的另一枝,属性天赋中强化速度的能力。

所以,当李福斯吸尽毒雾,佯装攻击绿色杂毛鼬狼时,其实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赶来围攻李福斯的蓝色杂毛鼬狼身上!

这只以速度见长的蓝色杂毛鼬狼如同先前转移山猫抛出的炸药一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李福斯的身侧,张口就咬。

山猫看不清楚这只鼬狼的动作,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在半妖李福斯眼中,一下就分辨出这只鼬狼的能力跟脚,同时也是有些吃惊,暗道:“这是…‘短距离瞬移’吗。”

尽管距离不远,但瞬移这种稀罕的能力出现在一只十殁级的小怪物身上,确实少见,因为这类有潜力的弱小怪物没有族群还好,只要出现在族群之中,往往都会第一时间被族群的首领杀掉,免得成长起来后威胁自己的地位。

这只鼬狼族群的首领要么刚好克制速度类的天赋,要么就是实力强大又拥有超高智力的“枭雄”,格局和野心都不小,所以容得下这只鼬狼。

念头一闪而过,从进入地下水道开始,李福斯就一直在鼬狼群和水道中的环境上寻找蛛丝马迹,以此来分析必然会遇到的鼬狼王的实力层次。

而瞬移至李福斯身侧的蓝色杂毛鼬狼,此刻神情狰狞,看架势是要一口咬断李福斯的脖颈,全然没有注意到李福斯斜眼看向它的目光中,那一抹讥诮。

“这口气等你半天了!”

李福斯心道,同时张口猛的喷吐,将先前吸进体内的毒雾一股脑喷出,蓝色杂毛鼬狼被结结实实的喷了一脸一身。

“极寒!”

下一刻,天赋寒气紧随毒气而来,一片绿色的雾气结晶落下后,一同落地的还有也不知是先毒死还是先冻死,口吐白沫保持抽搐状的鼬狼。

“天赋能力成千上万,某一只鼬狼拥有喷吐毒雾的能力不奇怪,要是整个族群都拥有免疫毒的体质,那才真是长见识呢。”

李福斯终于停下脚步,不再急于抹杀最后一只鼬狼,看着它哂笑道:“这就叫借花献佛,咦…生命力真是顽强,这样还能活着。”

李福斯说到一半忽然惊奇道。

那只被削掉整个鼻子的领头鼬狼竟然还活着,上颚的伤口处切面平整,森白的骨骼断茬夹在血液汹涌流出的皮肉之中,那张鼠脸看起来更加狰恶恐怖,将近两米的身躯匍匐弓起,作出随时攻击的姿势挡在绿色杂毛鼬狼的身前,眼神怨毒的盯着李福斯。

趁着这段时间,山猫和满嘴鲜血的牛山一同将四个“司机”职员拉到安全区域,检查他们的身体。牛山刚刚被自己手斧的钝面砸在胸口,吐了一大口血,好在他身子健壮,没被砸断胸骨。

马明明和黑衣女子没有受到攻击,状态都还好,一同扶着受惊的马琪琪,至于新职员四十七,已经手脚发软的站不起来了。

李福斯似乎在尝试和那两只开了智的鼬狼沟通,引诱道:“你们两个畜牲应该深知弱肉强食的道理,我的实力你们也见识过了,带我去见你们族群的首领,我杀了它后,可以考虑收你们两个当狗腿子。”

马明明早就憋了一肚子话,听李福斯如此说,立刻上前一步想要张口质问他不守界碑的规矩。

但那只失去鼻子的鼬狼与他同时上前一步,摆出一副“要杀死首领,先过我关”的架势。

马明明这会儿也没了最初的傲气,学会了一点审时度势,见此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憋住,不知将要发生什么。

李福斯将两只鼬狼的小动作尽收眼底,顺势而为道:“马明明,攻击它。哦对了…敢吗?”

面对李福斯非常刻意的质疑,马明明顿时觉得面上无光,血气上涌,大吼一声,从李福斯身后冲向受伤的那只鼬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