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福斯在房脊和胡同阴影之间潜行,身影时时隐匿在黑暗之中。

这样做是为了尽量避免被普通人看到,他可不希望明天一早就在自媒体上出现“武林高手重现人间”,“东方的超级英雄-上房侠”,“能力非凡却夜行潜踪,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垮掉的一代”这类的大标题。

像李福斯这个级别的外勤人员,对鼬狼这种罕见且特殊的怪物,它的相关信息其实一直刻在脑海中,先前在陈可心的出租屋,正是因为罕见才让李福斯没反应过来,而特殊则是因为这类怪物一出现,哪怕仅仅只是一点点苗头,界碑也会费尽心力物力去掐灭它。

挂断山猫的电话后,李福斯找了个借口,本想给璇子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要晚一点回去,但刚刚掏出手机,才猛然醒悟璇子如今还在老宅修养。

悻悻然收起手机后,李福斯轻吐一口气,精神集中在恶蛇小邪驱赶的鼬狼幼崽身上。

鼬狼幼崽的体力已经耗尽,不止速度降了下来,身形也已经不稳,时不时会在急转弯时摔倒或翻滚。

恶蛇小邪明显还尤有余力,但早就耐不住性子了,时不时就追到鼬狼幼崽的身边,左撞一下,后顶一下的戏弄它。

但没有李福斯的命令,恶蛇小邪不敢真的下口去咬,直到李福斯远远开口道:“刺激它一下,逼它求救,但别真的吞了,一会儿我让你吃撑。”

恶蛇小邪的眼色一亮,张口吐着信子,弓起蛇头,贴地闪电般弹出,下一刻便出现在鼬狼幼崽身边,蛇头一撞将其掀翻滚出。

这一次没等鼬狼幼崽自己爬起,恶蛇小邪便已经追了上来,蛇口咬中鼬狼幼崽的后腿摆头甩动,再将其抛飞。

如此钝刀子割肉,不到片刻鼬狼幼崽便浑身是伤,黑色的皮毛被自己的血染成了红色,总之,恶蛇小邪是伤而不杀。

这只幼崽还没开智,一次次在蛇口中险死还生,神经已经接近崩溃,终于不再带着一人一蛇四处乱窜,妄图甩掉天敌,开始遇沟翻沟,遇墙打洞,笔直一线朝一个狂逃。

老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去哪里,当然是鼠窝。

李福斯见此,将身形速度提高了一些,紧紧吊在它们身后,确保不会有意外发生。

直到一片老小区,那只鼬狼幼崽突然一个前扑翻滚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只是勉强踉跄着又向前爬了几米,最终在一处下水道的井盖上拨弄几下后,一栽头,倒地死亡。

李福斯急忙跃了过去查看,原来这只幼崽的腹部有一道长而深的伤口,这时候已经有一段肠子流了出来,怪不得会死掉。

李福斯看了一眼恶蛇小邪,神情晦暗。

恶蛇小邪盘起身子,见到李福斯的目光后畏惧的缩低蛇头。

李福斯没理会自家这个没出息的玩意儿,鼬狼幼崽腹部的伤口应该是恰巧被锐物划伤所致,不能全怪恶蛇小邪,而且凭鼬狼幼崽死前的举动,李福斯已经基本断定它们的老巢在哪了。

李福斯翻看了一下鼬狼幼崽的尸体,血色瞳仁中的神采已经彻底沉寂,满口獠牙像是两排乱钉的钉子,口中还在沿垂在外面的舌头淌出腥臭的涎水,乌黑的皮毛湿漉漉的不知沾染了什么,确实像是常在地沟中打滚的东西。

李福斯将鼬狼尸体踢到一旁的角落,用手机给山猫等人发出一个北斗定位,同时留言道:“地下水道很可能就是鼬狼的老巢,我先下去探个究竟,你们到达后立刻跟来,同时通知界碑总部这里的发现。”

收起手机之后,李福斯看了眼时间,快要天亮了,但地下水道中没有阳光。之后李福斯伸手在井盖边缘一探,“砰”的一声将井盖掀飞,纵身而起的瞬间缩紧身体,落入水道之中。

大概20分钟后,四辆黑色越野车在水道口附近急刹车,山猫带着界碑职员四十七以及一名黑衣女子率先下车,几乎同时,马明明、马琪琪、牛山以及四辆车的司机全部下车来到山猫身边集合,那四辆车的司机都是精壮的黑衣汉子,同样是界碑的职员。

山猫先找到那只鼬狼幼崽的尸体,再一次与怪物缉像对比后,将尸体拍照发回界碑总部。而后,山猫脸色凝重的打量水道口,叮嘱道:“车子后备箱有早就备好的装备包,各自武装自己,五分钟后我们下去与路人丙汇合!”

山猫又拉住刚要转身的职员四十七说道:“咱们车的后备箱里还有少量的炸药,你来背上。”

山猫顿了一下,拍了拍四十七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你是界碑的新人,那玩意儿对你有用。”

四十七不明就里,但山猫不再多说什么。

五分钟后,山猫带头,身后是马明明和马琪琪,四十七和四个司机在中间,牛山和那个黑衣女子断后,众人依次下到水道中。

城市的地下水道一般入口窄小,众人中身材魁梧的像牛山和马明明,即便缩紧身子骨,身体也要与洞壁擦着行动,若是此时遇到危险,恐怕发挥不出一半的实力。

京都的地下水系统规模宏大,错综复杂,过了最初的窄道以后就可以用别有天地来形容了,这里是地下七八米的深度,除了像小广场一样的蓄水地之外,即便是最窄的支路也有一米宽,将近两米的高度,多数呈半圆状。水道中看上去还算整洁,虽然存有些积水,但是没有多少垃圾,只不过气味混杂难闻,一行人使用强光手电照明,皱着眉头快速淌水而过。

几人中,山猫泰然自若,牛山虽然时不时挥手拍散异味,露出一脸的嫌恶神情,但手上脚下却一点没有因此变的畏畏缩缩。

剩下的人中,黑衣女子一边尽量让自己不触碰到脏东西,一边神情警觉,时时注意着后方的动静。

界碑新职员四十七神情拘谨,动作有些过度小心了,虽然四十七也见过了不少怪物,但那都是尸体,这次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缉杀怪物,莫说山猫和黑衣女子,即便是那四个“司机”的状态也要比他好上不少。

马家兄妹同样是第一次出外勤任务,马明明碍于骄傲的性子和半妖世家的面子,强忍着恶心感,在山猫身后保持双手环胸的动作睥睨四周。

马琪琪是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世家大小姐,再彪悍的性子此时也忍受不了黏糊糊的淤泥和恶臭,一边走一边挑选下脚的位置,身形在队伍中晃动不止。

山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走了大概十分钟,地下水道内的空间已经可以容纳队伍中最魁梧的牛山自由行动了,便回头问道:“马琪琪,用你的能力探索一下附近有没有鼬狼的气息。”

马琪琪闻言在队友给她让出的一小片空间中站定,伸手抹了一下鼻翼,将肺里的氧气吐光,双手作掌从腹部往上提,轻喝一声:“嗅觉感知·识途!”

妖血躁动下,马琪琪开始细细感受周围有没有与那只鼬狼幼崽同源的气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