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尾缠绕树身,毛色灰白,再拖曳到地上,每一根狐毛都硬的像钢针,每每扭动狐尾,树身就会洒落一层“皮肉”。

这棵大树原本丰茂的枝杈折断的七零八落,就在树冠的位置,和服袍摆下伸出巨大狐尾的璇子蹲坐在一根枝杈上,拜月婴啼。

璇子和服的袍袖已经崩碎了,两条纤细手臂长出细密的绒毛交叉按在树杈上,两只狐耳从若女能面后支出,头颅高高的仰着,身体裸露出的部分都呈现腐朽似的灰白色,整个人阴冷死寂,毫无活人气息。

李福斯从藏身的树后探头去看,璇子这样的状态极为不妙,如果再不制止,下一步璇子的身体就会出现腐烂和溃败,到时即便是将璇子从妖变崩溃的状态中拉回来,也已经对她的身体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李福斯侧身转头看向另一棵树下的简单,轻轻“嘘”了一声,待简单看过来后,又朝璇子那边一摆头。

简单的身体没有受过妖血改造,刚刚璇子那声啼叫都震的他耳膜生疼,此时察觉到李福斯的意思,摆明了是要他上去吸引璇子的注意,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惊怒的神色。

但若是李福斯直愣愣的冲到璇子面前,必然会遭到璇子反抗,双方争斗起来,难免不会对璇子造成更大伤害,但是这混蛋,就算为了妹妹着想,也不用这么着急把好朋友抛出去当诱饵吧!

李福斯又是一连摆了几次脑袋,催促简单。

简单脸色发黑,但此时不是跟这混蛋算账的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从树后转出,刻意横向弹跳了一步,“呜呼”一声吸引璇子的注意后,才全速向另一个方向狂奔。

璇子刹那间调转视线,若女能面的眼孔之中,一双浑浊的眼仁密布细密的血丝。

等到璇子的皮肤开始溃烂后,这些血丝也会渐渐减少,浑浊的眼色加深变黄,那时候的眼球其实已经溃烂成脓,会沿着眼角流出,最后只剩两颗空洞洞的眼孔,而体内的五脏六腑同步溃烂,只剩下一具异变成怪物的肉身躯壳。

所以,皮肤腐朽、身体溃烂、眼仁和内脏化脓,这三个阶段一向是用来判断半妖崩溃成变种怪的三个特征,分别代表征兆、恶化和死亡(变种)。

李福斯在树后看的一惊,暗道:“该死的,璇子这次崩溃的进程怎么这么快!”

这一惊之下,璇子已经从树上扑下,狐尾并非真如蟒蛇般扭动前进,而是依靠璇子看似瘦弱却力量恐怖的手脚在地上奔行拖动,但并不意味着狐尾只是摆设,每每甩动时抽断一些较为纤细的树木轻而易举。

璇子的手脚不知何时长出了尖锐的趾甲,每一次刨动地面都会留下寸深的小坑,以简单的身体若是被抓上一下,就算肢体不被撕裂,露骨削肉是免不了的。

一百米的距离,璇子只用了几秒钟就追至简单的身后,尤其是简单恰巧正处于跃起凌空的时候,就算想变换位置也没有着力点。

璇子发出一声婴啼,双脚和狐尾一同支地弹起,抬爪拍向简单的脑袋。

毫无疑问,拍实了,再不简单的脑袋瓜也会是个烂西瓜。

简单瞬间摒弃杂念,在他眼中璇子的动作慢了数倍,同时自身凌空扭动缩成一团,身体在相对的空间里好似不受重力影响,短暂的滞空一瞬,刚好与璇子的手爪擦肩而过,投入她的怀中。

当简单的后背贴在璇子的胸口时,简单双腿伸直,双手抱住璇子挥出的手爪,俯身翻转一周,悍然将璇子凌空摔了出去。

十爷曾说过,简单叫做简单,但身手和头脑可不简单。其中身手指的就是简单的武道,第八阶。

界碑组织的武道概念并不完全等同于俗世的武术。据说,在界碑建立之初,便有了武道的雏形,那时候界碑与半妖之间的关系还没有现在这般稳定,当时的界碑职员往往依靠俗世的武术和科技武器结合来缉杀怪物,所以,胜利来的往往很惨烈。

后来有了半妖的加入,双方经过一代一代的磨合改进后,沿用套路的武术渐渐被改造成了更加注重速度、力量和技巧的武道。

尤其对半妖来说,武道共划分十阶,如果是两个同阶的普通人以武道分胜负,那么有很大概率是平手,但若是两个武道同阶的半妖争斗,以武道配合天赋能力,便会带来极大的实力加成,甚至有些时候,两个血脉等级有差距的半妖,血脉等级高的也要担心被武道高的半妖反杀。

可惜简单不是半妖,落地后,简单立刻朝与璇子相反的方向跑去,剩下的就交给李福斯了。

简单将璇子摔出的方向正是李福斯所在的位置。

李福斯眼中的精光宛若实质,就是高阶武道的一种表现,将精神集中到极细微处便会如此。此时正是李福斯出手的一个时机,而且璇子的状态没有时间再让他等待。

双方不到二十米的距离,李福斯的身形闪现在璇子的上方,兄妹两个凌空倒望。

几乎同时,李福斯伸手作掌,直直抵在璇子的心口处。

“极寒!”

就算是妖血也要经过心房在身体里循环,李福斯只要轻微冻住璇子的心脏,造成心脏短时间停跳的现象,一来可以制服璇子,安稳的带她回老宅治疗,二来可以起到延缓妖变崩溃的进程。

这是李福斯以往惯用的手段,只要时间不是太久,以璇子妖变状态下的身体来说,心脏短暂停跳不是什么大麻烦,如今老宅就在眼前,只要这一击得手,璇子就算安全一半了。

白雾般的寒气先是弥漫李福斯整个手掌,而后泉涌般喷发,却无声无息的打在地面上,下一刻冰霜弥漫地面,连带周围的几棵大树全都结上了冰凌。

璇子却在李福斯现身的那一刻,以狐尾缠住了一棵大树借力,将自己从寒气下拉了过去。

计划在瞬息间宣告失败,李福斯脸色难看,一定是十年来这一招用的太多次了,连仅剩本能的璇子都有了防备。时间每拖一秒钟,妖血对璇子身体的侵蚀就加重一分,李福斯一咬牙以手上的寒气反推自身,凌空翻转面向自己与简单之间的璇子,深吸口气喝道。

“极寒·潮涌!”

寒气如潮从李福斯的口中喷出,刹那间漫过树上的璇子,再追上不远处的简单。

“你娘的李福斯!”

璇子连同缠绕的大树一同化作冰雕,以她的身体都要如此,简单再高的武道也是凡人之躯,碰上这种不讲理的范围攻击,也只剩尖叫喝骂了。

李福斯在吐出寒气后,身体一扭而后闪动消失,下一刻便追上寒气的潮头,在寒气漫过简单之前,挡在他的身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