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小小的波折告一段落,界碑这次组织的“血迹行动”可不是什么师父带着徒弟出游踏春的交友活动。

界碑职员当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往往是老职员给新职员上的第一课。

“在茫茫人海中,与你擦肩而过的可能不只是与你有三世情缘的意中人,还有可能是跟你祖宗一般年纪的半妖和随时伸出利爪将你拖进黑暗的怪物。”

半妖这个群体相对安全,毕竟还属于人类的范畴,又有界碑这样的组织监管节制。

但对于怪物来说,人类只是血食。据界碑的研究称,相较于上古时期,在地球当前的大环境下,人类血食是怪物血脉进化的诸多道路中,最为平坦的一条康庄大道。

这就是天敌,所以界碑为了缉杀怪物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为此界碑设置了一整套的等级评定,来建立处理怪物案件的相应预案。

例如,牛山的牛妖血脉浓度占据全身的百分之二十,评定为C级,对应怪物等级为幼夭级;怪物以伤害力,也就是个体能够造成的人类伤亡大小评定等级,也可以说是灾难等级,例如青蚨是最低的幼夭级,之后是十殁级以及李福斯等人正在追查的百殒级和更危险的怪物。

幼夭级怪物能在界碑换取工分为1分,之后的十殁级、百殒级分别是十倍增长,当然也意味着呈正比增加的危险性。

而工分能在界碑换取它能给与的合理合法的一切,据统计,工分的兑换成功率是95%,若是俗套些将工分换算成RMB大概是一分,一万元。

可想而知,界碑拥有的能量有多大,责任又有多重。

山猫吩咐那个精干的黑衣职员四十七和另外一个黑衣女子守在这条胡同的两头,自己带着李福斯四人开始勘验现场。

“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推断案发时间就是当天的此时,也就是凌晨三点二十分左右,目击者在一个小时后发现报案,是个清洁工。”

“这里。”

“还有这里。”

“那堆垃圾桶后面还有一大片。”

山猫给李福斯等人指点了几个位置。

“这几处血迹是比较大片的,还有很多细微的血迹几乎布满这段巷子的地面和墙壁,但是一个月的时间后肉眼已经看不见了。”

李福斯闻言看向马琪琪。

马琪琪傲然道:“我能嗅出来。”

山猫先问三个年轻人道:“在怪物眼中,人类只是血食,这一点你们三个知道吧?”

见三人点头,山猫才继续道:“这些血迹来自两个血食,现场没有发现任何肢体,血食生死不知。但界碑医疗部的人给出结论,这种量的出血,死定了。”

“还有,根据血迹分布,医疗部还判定是甩上去的……”

山猫短暂沉默了一下道:“推测血食很可能在受攻击时被撕碎了,在这期间,怪物甩动了血食的残肢才将鲜血留在墙上。”

“虽然没有血肉留下,但满墙满地的鲜血已经足够恐怖,那个清洁工险些被吓傻了。”

李福斯忽然问道:“我一直有个疑惑,像这类有目击者的案子,界碑的公关部是如何善后的,外界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

山猫轻笑一声道:“这很难猜吗?半妖的世界里除了永生不死之外,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

“是公关部一个属性天赋精神类的外勤人员出手,以类似催眠的能力封印了清洁工关于这里的记忆,只要没有人刻意帮她破解或是以此刺激她,至死她都想不起来了。”

李福斯醒悟道:“没想到精神类这么稀有的半妖你们都有成员。”

山猫摆摆手道:“那家伙我认识,血脉浓度太低,几乎没有杀伤力,也就能做做这些事了。”

李福斯点点头道:“还有其他推测吗?”

山猫犹豫一下,说道:“我们去下一个现场。”

第二个现场是片公园的小树林,同样只有大面积的血迹留下。山猫介绍了一下推断的案发时间和血食的信息后,几人就前往了下一个地点。

四十分钟后,一共是六个案发现场,最后一个在一栋荒废的烂尾楼中。

此时马明明三人连带李福斯的脸上都已经没有了懒散的神态。

山猫低沉道:“看完所有现场后,几位有什么发现吗?”

马明明三人齐齐看向李福斯,都想听听这位工分榜第二有什么高见。

李福斯沉默一会儿道:“两个线索。第一,猎杀现场囊括在五公里范围内且时间极为接近,六次猎杀的时间间隔最大不超过十分钟。这就有两个可能,一是这只怪物的速度极为迅捷,若再加上进食或者转移血食的时间,它的速度相当恐怖。”

“第二个线索就是,血食都是体型较为肥胖的男人。”

马琪琪插话道:“你还没说第一个线索的第二个可能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