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李福斯原地不动,马琪琪这势大力沉的一脚却好像踢中幻影一样落空。

“什么!?”

在马琪琪单脚尚未落地之时,李福斯眨眼间欺身而上,左脚一勾她的右脚,同时右手顺着马琪琪的力量走势在她肩膀上一拨。

马琪琪只来得及尖叫一声,便像陀螺一样在原地急速旋转十多圈后,怦然栽倒。

随后李福斯横移两步,站到蓄须男人身前,同样仰视道:“年轻人精力旺盛,但若火气大到不知天高地厚,就不讨人喜欢了,你说对不对?”

蓄须男人这才想起收敛脸上的错愕神色,挺起胸大肌深吸口气,而后转动肩膀,两臂自然下垂微微弯腰,一脸憨笑道:“当然了,队长。”

李福斯抬手拍拍蓄须男人的肩头,赞赏道:“孺子可教也,叫什么?”

“牛山,队长您喊声山子就是赏脸了。”

“哈哈,山子,你也很威猛嘛,去把你的队友们扶起来。”

牛山下身是一条紧身裤,塌着小山一样的肩背,身态滑稽的小跑到马家兄妹身边查看他们的伤势。

实际上对于半妖来说,刚刚的短暂交手只能算是点到为止,双方的血脉天赋并未施展,若是生死厮杀可能胜负未知,但也正是因为时间短暂,几乎是在瞬间且还是在李福斯事先预警的情况下,还能如此轻易的击倒两人,已经很大程度的证明双方的实力差距了。

李福斯转身向山猫致意一下。

山猫介绍道:“守夜部山猫,这只队伍的执律。刚才那对兄妹是半妖世家马家的马明明和马琪琪,牛山你已经认识了,野生崽儿。现在‘血迹行动’第18队就集合完毕了。”

执律是界碑组织外勤队伍出任务时特别设置的职位,类似指导员一类的存在,职责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监管半妖的行为不要有出格的地方,例如先前马琪琪的行为。搁古代说他是钦差也不为过,存在感不言而喻。

李福斯对这类人也比较怵头,难得正经道:“李福斯,代号路人丙。”

“你是路人丙?你是路人丙!”

一声惊叫突然响起,马明明被马琪琪搀扶着瞪大眼睛,一旁的牛山同样张大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我啊。”

李福斯将双手重新插进风衣口袋,语气懒散。

马氏兄妹和牛山三人瞬间化敌为友,头碰头,耳贴耳的扎在一起小声议论起来。

“我看不像,脸太白了,一点没有在生死间厮杀过的痕迹。”

马琪琪对李福斯有审美方面先入为主的观感。

“不不,很多半妖的天赋都拥有不同程度的自愈能力,没有伤痕不是铁证,但我听说,工分榜第二的路人丙身高将近两米,一把与其等高的妖器大剑是他的标志,但这个人……”

牛山的身后没有半妖世家支撑,这类半妖有个略显侮辱的统称叫“野生崽儿”。虽然野生崽儿在资源和生存现状上比半妖世家的成员普遍差上不只一筹,但胜在心明眼亮,能屈能伸,且消息灵通,很多小道消息往往都是他们最先知晓。

马明明同时反驳两人道:“哎~这种八卦消息往往以讹传讹的成分居多,琪琪的观点也太过偏见……”

“哥,那你说呢?”

马明明想了想道:“这个工分榜上的第二名路人丙,以往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可见他本人是有某些顾忌或目的才会隐藏相貌的,眼前这个家伙这么随便就报出了身份,确实可疑。但是,半妖世界出人意料的事迹太多了,咱们也不能一口断定,免得真得罪了那种恐怖的存在,而且眼前这个……”

马明明将声音放的更低道:“这个小白脸的实力的确很强,咱们三个人中,我的天赋以速度见长,刚刚却连他击打我的动作都没看清,琪琪的体质尽管不像牛山那样强横,但胜在力量出色,出手势大力沉,却被他轻描淡写的拨了几个转……”

马明明说到此处刻意看了一眼牛山,眼神充满鄙夷。

牛山轻咳一声道:“方才我是看连马大哥都被一招击倒,小弟自诩照二位还差一筹,这才选择保存实力嘛。”

马琪琪直白的翻了个白眼。

马明明觉得此时不是与牛山起纷争的时候,没有深说此事,论断道:“我们不如先表面上服从命令,不与他争夺队长,若是在缉杀怪物的时候他露出弱态,就别怪咱们把他从队长的位置上踢下来了。”

其余二人也觉得只好如此。

但就在三人头头是道的讨论时,却完全忘了一个道理,同为非比常人的半妖,即便是存在个体差异,但这么近的距离下,他们就算以再小的声音说话,又怎么瞒得过工分榜第二的人物呢。

李福斯轻轻叹气,对山猫说道:“就这样的愣头青,初出茅庐就要参与这么危险的案子吗?”

山猫这么多年阅历下来,猜也能猜到三个年轻人打的什么算盘,再说自己又何尝不对眼前这个工分榜第二的人物感到惊奇呢。

工分榜,原本是界碑内部年底统计怪物缉杀情况的一张数据表,也不知是那一年的表格流传了出去从而受到极大关注,尤其是各个外勤人员的身份信息,毕竟工分的多寡,非常直观的表明了半妖个体之间的实力差距,慢慢的,这些表格就由无心流出,变为有心获取,再到私下排行,最后便干脆由界碑每年一次公布,正式由一张表格变成一份榜单。

在近五年的工分榜上,一个代号路人丙的半妖,稳居工分榜第二的位置,但因为行踪隐蔽,路人丙也就是李福斯的真容和个人信息一直只有管家十爷、简单和京都区域经理天心寒三人知道。

山猫表面笑呵呵的,其实也在腹议:“看李福斯这身打扮,明显就是那天提供青蚨怪物缉像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传说中的路人丙。说他藏得深吧,他今天这么轻易的自报家门,说他不在乎,那以前藏个什么劲!”

李福斯也是无奈,心说:“笑什么笑,以前难道要我杀完怪物后再接受一下记者采访不成,人家不要回家照顾妹妹的吗!”

山猫哈哈出声道:“原本我也想不通,见到你不是就知道原因了嘛。有你在,我们这只第18队成员的安全是没有问题了,幸甚幸甚。”

李福斯挤出一个笑脸,面向马明明三个年轻人道:“好了!对我这个队长还有没有异议?没有就过来互相熟悉一下队员的情况。”

马明明三人互相看看,并排上前几步,依次开口道:

“马明明,马妖血脉,C级浓度,尚未觉醒天赋,以速度见长。”

“牛山,牛妖血脉,C级浓度,尚未觉醒天赋,以身体强度见长。”

“马琪琪,马妖血脉,C+级浓度,觉醒躯体天赋感知类,是嗅觉。”

山猫惊讶一下,没想到竟然是马琪琪这个女孩子的妖血浓度等级最高,而且还觉醒了罕见的感知类天赋。

李福斯倒是无感,基本都是最低等级的血脉浓度,对付大青蚨那样幼夭级怪物还行,另外也就是马琪琪的感知类能力比较稀有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