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京都外城的酒吧街,整夜的喧嚣渐渐落下帷幕,主街上偶尔还会有踉踉跄跄的人们走过,但街后的小胡同中却只剩下狼藉一片。

“咯吱”

两个醉汉勾肩搭背的推开酒吧后门,沿着墙根向阴暗的胡同深处蹒跚而去。

其中一个矮胖男人脸色通红,眼神迷离,忽然脚下打滑,身体前扑险些摔倒。

矮胖男人稳住身体后,使劲看了一会儿才认清自己踩到了一滩呕吐物,却忽然手指着怪笑道:“哈哈~嗝,兄弟!你看…这。”

另一个男人的状态更糟,耷拉着头,嘴角淌出口水也不自知,口中呜噜道:“嗯?什么…什么东西?……芝士披萨?”

馒头脸男人使劲摆手道:“不是!那…”

馒头脸点了点被呕吐物盖住一半的暗红色痕迹。

“血!”

矮胖男人晃动着身体仰起头,满面潮红的淫笑道:“你说是不是那个牲口…在这破了娘们的…啊?”

“哈哈哈哈哈……”

两个男人肆意淫笑,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前出现的人影,一张马脸但身材火辣的女人正脸色阴沉的俯视他们。

“渣滓!”

马脸女人的左脚仿佛扎根地面,右脚抬起迅猛踢出,正中矮胖男人的裆部,同时收小腿,抬大腿,膝盖屈起,狠狠顶出!

马脸女人的动作太快,矮胖男人刚刚本能的夹腿弯腰,还没来得及惨叫,就好像将下巴送到女人膝前一样。

“咚!”

矮胖男人的身体应声抻直,而后连带两颗门牙,一同仰倒飞出。

另一个醉汉跌坐在地,被这一变故吓得清醒了些,但舌头依旧被酒精麻木着,只能脸色惊恐的胡乱摆手,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马脸女人哼了一声,再次抬腿想给第二个混蛋同样来个断子绝孙。

“住手!”

这声音是个烟嗓,语气中很明显带有警告的意味。

马脸女人神情不屑,但似乎有所顾忌,脚下还是犹豫住了,但一顿之下,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个思想肮脏的家伙,脚下变换方向,不轻不重的踩在了醉汉的胃部。

醉汉喷出一口呕吐物后倒地抽搐不止,这一下以后再想踏踏实实吃饭就比较难了。

女人身后胡同的阴影中,陆续走出四个男人,为首的正是方才出声警告的一个中年人,界碑守夜部,代号山猫。

山猫看了一眼两个醉汉,见没有生命危险便不再多说什么,对于马脸女子和身后的两个男性半妖,他也不敢过多苛责,何况这两个醉汉明显也不是什么好鸟,权当是个教训了。

“四十七,联系一下公关部,把这两个人处理善后。”

山猫身后的三人中走出一个模样精干的黑衣青年,一手一个架起两个醉汉就往胡同外走去。

界碑对因怪物引发的各类事件,都有专门的公关部职员处理,例如钱有水案的入室抢劫,所以这两个醉汉不过是小事一桩。

马脸女人沉着脸站回山猫身后,与一个同样是马脸的魁梧男人站在一起,两人与另外一个肌肉男之间泾渭分明。

等到现场没有外人后,山猫才转身扫视三位半妖,斥道:“马琪琪,界碑外勤人员出任务的规矩,我想你们的长辈应该嘱咐过了,不要让我难做,否则,就要有人付出代价!明白吗?”

叫做马琪琪的马脸女人在三位半妖中年纪最小,性格也最莽撞,但对自己的兄长马首是瞻,闻言看向身边的魁梧汉子。

马明明的身高将近一米九,神态傲然,想到家里千叮咛不可与界碑职员发生冲突,便没什么表示,马琪琪这才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

山猫看向马明明和另一个身材健美的蓄须男人说道:“稍候一会儿,咱们这只18号队伍的队长还没到。”

话音刚落,马琪琪立刻质问道:“队长?怎么我哥不是队长?界碑随便派个猫三狗四的东西来就想骑在我们马家头上拉屎吗!”

山猫脸色一沉,臭丫头一骂骂两个。

“哼,那我就替你们长辈传授一些半妖的常识给你们,外勤人员不过是与界碑有雇佣关系,界碑颁布任务,你们领取,赚取相应的工分换得酬劳或世家功勋,仅此而已。设立队长是外勤人员出任务的死规矩,界碑虽然不强制指定,但也不是你们马家一个半妖世家能够干预的。”

山猫眼神犀利,逐个看向身前的三个人。自己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能活过七年的界碑职员,什么阵仗没见过?

一个懒散的声音忽然响起。

“没毛病啊,你哥哥无论是经验还是实力都不足以胜任队长,这有什么好质疑的?”

伴随话音,李福斯信步从主街方向的阴影中走出,还是那件黑色连帽风衣,双手插兜站到神色傲然的马明明身前。

“小伙子,长的真壮实啊。”

仅仅年长两岁的李福斯仰头打量马明明,调侃道。

马明明从头至尾都没有开口说话,将姿态摆的很高。马琪琪打量一番李福斯,厌恶道:“小白脸子,难道你行?”

李福斯轻轻一笑,伸手搭在马明明的肩膀上,提醒道:“我要打你咯。”

马明明脸上讥讽的表情才露出一半,身体便轰然倒飞出去,且力道之大,让他连凌空稳住身体的机会都没有,就像是被人提起,直接掼在十几米外的地面上一样。

“咚”的一声闷响,马明明在地上弹起又落下,地面隐隐有几条裂缝蔓延开来。

“哥!”

马琪琪惊叫一声,随即愤恨的一脚踢出,速度迅猛,势大力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