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的深夜,倒开门酒吧内烛火摇曳,搭上一首和柔的钢琴曲,酒香格外醉人。

吧台不远处,并排坐着四个已经微醺的年轻人,看穿着就知道是白领阶层的社会精英。

四人原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忽然因为一个话题热络起来。

“前些天我们老板那个圈子里有个什么会所的成员,是个搞地产的,听说在外省拥有一万多亩地,这样的有钱人,前两天被发现暴毙在自家门口,都上新闻了,说是入室抢劫。你们听说没?”

“听说又怎么样?我又没做亏心事,不怕入室抢劫。”

“……”

“喂,你们谁知道幺妹儿那小丫头哪去了?有好久没来了吧。”

话题突然一转,四人中一个短发女子问道。

“谁知道呢,又没有联系方式,八成北漂失败,回老家了吧。”

接话的是另一位性感美女,长发大波浪,衬衣领口开的很深,毫不顾忌露出胸口大片的雪白,又在酒精的作用下两颊酡红,更显妩媚诱人。

大波浪身边是一个严谨的男人,即便是在酒吧这种场合,西装的领带和袖口依旧打理的整整齐齐。男人颇为享受现在的氛围,手中掐着一杯红酒,闭目摇晃道:“人家幺妹儿只是比你年轻一点,清纯一点,漂亮一点,这样的人又不是只有幺妹儿一个,你又何必逮着身边人酸呢。”

大波浪气哼一声,但没反驳男人。

远离女士们的最后一人年纪偏大,一身工装,这波随缘而聚的加班党都叫他醉大叔,为人寡言少语,此时已经醉醺醺的趴在高台上了。

西服男子抿了一口红酒道:“不过我倒是有幺妹儿的电话号码。”

大波浪嗤笑一声道:“喂,咱们几个当初说好了,在这间酒吧里可以坐在一起喝喝酒,出了酒吧就是陌生人,怎么就你有幺妹儿的联系方式呢。”

短发女子点头附议。

几个人都是经常加班到深夜的人,喜欢结束工作后来这个偏僻的地方喝点酒放松放松,各自的困苦又让这几个萍水相逢的人不愿也没有心力深交新的朋友,便约定了这样一条规则。

“放下你的面具,收敛你的演技,聊得来就坐在一起喝酒放松,聊不来就好聚好散,不能打听对方的一切私人信息,出了酒吧就是陌生人。”

所以这几个人互相用绰号称呼,比如那个严谨的男人自称完美男神,还有自称幺妹儿的四川小姑娘。

完美男神微微一笑道:“机缘巧合,她家和我家应该是同路,那天我在路上捡到一个手机,没想到联系到的失主是她,自然也就留下了电话号码,但幺妹儿其他的情况我可一无所知啊。”

大波浪一歪头,凑近男人道:“啊吁~你们这些臭男人…”

“我真的一次也没打过那个号码,也许幺妹儿…”

男人看了看酒吧。

“也许幺妹儿不再需要这里了吧,这个‘避难所’。”

说到这,三人不约而同的沉默,各自喝酒。

不过都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碰到了就坐在一起喝杯酒,闲聊几句,相互之间连真实姓名都未告知,又有什么资格去担忧对方的苦难呢。

忽然,一颗小小的丸子头从四人对面的高台下升起,语气带着哭腔道:“幺妹姐姐为什么不需要这里了呢?”

几人俱都一愣,哪怕是很熟悉了,偶尔也会被这小丫头的面具唬一跳。

大波浪娇笑着捏了捏璇子头顶的“丸子”,逗弄道:“小爱哭鬼,是不是又要掉金豆豆了呀。”

短发女子看着瘦弱,实则力量惊人,拨了一下大波浪的手,直接将璇子娇小的身躯提过高台,放在自己腿上。

璇子心里为了幺妹儿耿耿于怀,抽噎道:“你们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幺妹姐姐不来酒吧了,是不是璇子不好?”

短发女子眼看璇子的眼泪就要一发不可收拾,赶紧安慰道:“不是的呀小璇子,幺妹姐姐只是最近工作忙,才没来找璇子玩,她还让哥哥姐姐们转告璇子呢,过两天她就会来,还要给璇子带礼物呢。”

这时,一直趴在高台上的醉大叔忽然醉道:“酒……”

完美男神趁机摆出严肃脸道:“勤劳的璇子,听见了吗,还不快给醉大叔上酒!”

“是的呢!”

璇子听说幺妹姐姐过两天就来,醉大叔又迫切的需要自己,翻书一样转悲为喜,立刻挣脱短发女子的怀抱,跃下高脚凳,跑向吧台十爷那边。

“十爷,来瓶白酒!醉大叔要的。”

完美男神看了看醉大叔手中的红酒瓶,抽了抽嘴角。

短发女人轻嘘口气道:“这算是糊弄过去了,还好这丫头忘性大,没两天就能忘掉这个谎。”

一个懒散的声音突然道:“喂,你们几个,少逗弄我妹妹啊,小心我把你们轰出去。”

李福斯趴在吧台一角,一直盯着这边,是直到璇子离开才出声提醒这几个熟客。

大波浪总觉得这个懒散的酒吧老板虽然颜值很禁得住考验,但眼神中散着凶光,自己一贯泼辣的脾气碰到他次次偃旗息鼓,只是肉烂嘴不烂道:“凶什么凶,璇子又没有怎么样!破酒吧老娘还不愿意来呢。”

说着提起身边的包包,扭头快步走掉,下次再说下次的呗。

完美男神和短发女人也同时起身道:“哈,李老板,那我们也先走了。”

没人管已经不省人事的醉大叔,反正他每次都要在这喝到天亮。

李福斯叹口气,嘀咕道:“你怎么知道别人没有怎么样。”

妖变崩溃,最忌讳情绪剧烈起伏。

此时除了醉大叔,店里只有几个零星的客人在角落里自斟自饮,就在大波浪三个熟客走后不久,酒吧的木门嘭的一声弹开。

一个头上顶片槐树叶的年轻人大摇大摆的闯入酒吧,他在脑后扎了个短辫,额角各有一缕垂到下颏的头帘,看年纪与李福斯相仿,一屁股坐在吧台前后,居高临下的盯着趴在吧台上的李福斯。

李福斯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听开门声就知道是这家伙。

简单,界碑组织在京都区域的总经理天心寒的助手,一个有着比女人的容貌还要美丽的男人,只有眉宇间那股英气和时不时皱起的眉头,才稍减一点他身上的女人味。

两个大男人开始像孩子一样较劲,互不理睬。可惜简单急于挑衅,率先破功,斜眼看向李福斯身边的人手花和装有两条蒲扇鱼的鱼缸,语气夸张到尖锐道:“呦~李大老板什么时候又添置产业啦,这两条鱼可是很金贵的品种呢。”

李福斯拉出长音道:“滚~~”

简单好象没听见一样,阴阳怪气道:“哎呀,前些天守夜部的山猫报上来一张首次发现的怪物的缉像,叫什么来着…哦,青蚨啊,似乎跟着两条小鱼的样子差不多呢,只不过山猫的报告上写着,大小一千三百七十二只青蚨全部死亡呢。”

简单低头凑向李福斯的耳朵,低声道:“私自豢养怪物是界碑明令禁止的规矩,轻者监禁,重者直接消灭,李大老板这是明知故犯呐。”

当日在钱有水的别墅中,李福斯在残破的水族箱中发现这两只侥幸存活下来的小青蚨也很惊讶,转念一想,估计是大青蚨没来得及将召血的能力发挥完全就彻底死去,才让这两只青蚨活了下来。

虽然芦花极力劝阻,但李福斯不知作何想法,执意将这两只青蚨带回酒吧,没有交给界碑。

李福斯也知道,要想让这两只青蚨安安稳稳的留在倒开门酒吧,免去后患之忧,还得靠眼前这个得理不饶人的损友出力,朝中有人好办事嘛,便想着先忍一忍,让他小人得志一会儿,自己装作闭目养神。

简单见此喊道:“璇子。”

少女对他人的呼唤从来都是转瞬即至,风一样的跑到吧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