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嫔从皇后宫中回来之后,便让人去打听消息了。

“娘娘,大公主是何等骄傲的人,哭着跑去皇后宫里,这得受多大的委屈呀。”

丽嫔身边的大宫女很快便将消息打听出来,大公主慌慌张张的样子,披头散发在宫中乱跑的事情,已经在宫中传遍了。

“本宫的云儿呢?”

“母妃。”丽嫔的话音刚落,一个鹅黄色衣服的女子便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苹果脸上一双笑窝惹人怜爱。

“女儿见过母妃。”宫云是坛芸大陆三公主,礼仪却是最佳的,向丽嫔行礼的姿势格外优雅,半点错也挑不出。

丽嫔身边的大宫女带着宫中的奴才全部退下,将空间全部留给这对母女谈心。

“云儿,来,坐到母妃身边来。”丽嫔笑着朝女儿招手。

“是。”

宫云坐到丽嫔身边,乖巧秀气。

十七的年纪,正值妙龄,脸上带着健康的红晕,丽嫔看着秀美聪慧的女儿,愈看愈欢喜。

“今日的事云儿可听说了。”

“大姐姐想必受惊过度失了分寸,皇家公主如闹场疯妇一般弄得满宫皆知,实不是名智之举。”

对于女儿理智的分析,丽嫔满意地点了点头,“能让大公主受惊的人可不多,云儿如何看。”

“四妹妹很不错,出手干脆利索,女儿很佩服,但女儿却没胆子与虎谋皮。”置身事外,坐观戏场,丽嫔的教育宫云一直铭记,而且这些年来做的也很好。

“乖女儿。”

“是母妃调教的好。”宫云一笑,脸上的酒窝深深的镶嵌在脸上,格外讨人喜欢。

丽嫔这一生所求并不多,她是南宫翎智安插在皇上身边的人,但却不昰南宫翎智的人,两人只是各取所需,各自利用罢了。

但也正因如此,她比别人多知道这皇宫的秘密,曾在宫眠音最困难的时候施恩于她……

她为皇上生育了一子一女,三皇子与三公主,儿女双全此生无憾了。

这一辈子,她都逃不出这窒息的皇宫,一辈子已经望到头了。

但她的儿女决不能如她一般,一生被困,一世烦忧。

皇位多忧愁,想坐上不易,坐上更多愁苦,所以她从小便教育宫崎远离皇位之争。

自宫崎懂事起便按丽嫔的吩咐装疯卖傻,麻痹众人,和其余皇子皆处好关系,以求来日可得一个安稳的王爷位子。

她的宫云亦只须做个知事的小公主,嫁得知心人便好。

“云儿,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知心的人。”

“母妃,表哥就很好,嫁予他相敬如宾,也能够常回宫中探望母亲,女儿很满意。”宫云说这些的时候,脸上的红霞加重。

丽嫔从宫云出生之后便开始为她打算了,如今虽是太平盛世,但这天下哪会有永久的安稳。

所以丽嫔一直安排宫云和娘家接近,木承兑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倒也是般配。

更重要的是她娘家的男人都是一心之人,木家有家规,木家的男儿一生只能娶一个女子。

嫁入木家,宫云定能一世安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