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魃摩冷笑道,脸上的表情亦是充满阴霾。

“这是在突破。”

忘我听到两人的对话,皱了皱眉头,默不作声的补充道。

他的修为比忘情高深一些,在忘情还是宗师境界的时候,忘我便已经是轮回海中的长老,两人相差百岁,但相貌上看都是四十来岁的模样,差距不大。

在新世界中,轮回海的功法也很有独到之处。

“突破……你们家的圣人老爷突破的时候有这么大的异象吗?”

南宫魃摩不屑道,对轮回海的圣人谈不上多少尊敬。

“别说是突破到圣人了,就算是突破到大圣也没有这么夸张。”

忘我摇头补充道:

“也幸好她是在起源世界之中修行,若是在新世界中闹出这么大动静的话,妖族的强者会不惜一切代价抹杀掉她的。”

“那你们还真够惨的。”

在新世界,人族处在灵气荒芜的偏僻地带,因为没有镇压一方的强者,时常受到来自妖族的压迫。

南宫魃摩的皱眉,语气中带着少许不解:

“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如果那个人真的突破到了圣人境界,就算你能逃回新世界,你们轮回海也会惹上大麻烦的……”

“她若是真的能突破,那人族便多了一尊无敌圣人,我为什么不高兴?”

忘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这句话以说,连同为轮回海长老的忘情脸色都忍不住带上了些揶揄的笑意。

南宫魃摩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手指着忘我:

“你这个老不死的,今天居然告诉我你是个天下为公的好人!你以为老夫是三岁小孩子吗?”

“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

见到气氛稍稍缓和过来,忘我脸上的笑容收敛,认真道:

“我感到轻松,是因为她马上就要死了,到时候头顶上少了这座大山,圣人交代给我们的任务自然能完成,还能趁乱在起源世界收割一份成就圣人的机缘……”

“这岂不是天下间最好的美事?”

“死!?”南宫魃摩不解:“她生命气息旺盛如烈阳,武道修为更是前所未有,恍若神人转世,你为什么一定会认为她突破会失败?”

南宫魃摩很讨厌姜子柔,恨不得啖其血肉。

正是因为她。

才把他百年谋划给弄成了一摊笑话,甚至逼的他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所有的族人,每日提心吊胆的躲藏在这片荒芜山林之中。

但对于姜子柔的实力,无人能够否定。

“她踏上了一条绝路,走不通的。”

忘我显然知道一些隐秘,却不愿意对南宫魃摩这个外人多谈,只是含糊其辞。

“这条路走到最后,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新世界曾经也有大妖走上过这条路,它们身上有的甚至流淌着神明的鲜血,但无不例外,都倒下了。”

“而且……”

忘我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走到洞窟外,指着远处“你看,异变已经开始了。”

……

突破之地。

苏离早已被眼前发生的事情给震撼的不能自已。

整个天地间的灵气好似都汇聚在了一起,波涛汹涌,那种狂暴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苏离天赋所能影响的范围。

她只能退到边缘地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