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你觉得你现在能姓沐吗?”岑安眸里有怒火升起。

自己居然被那个女人耍弄,最让人气愤的是,他都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个孩子。

略微停顿了一会,岑安敛下涌起的愤怒,看了看眼前的陌生儿子,认真的说到:“好,我暂时答应你的约定!”

岑安就这么爽快答应了。

闻言,睿简呼出一口气。

那天看到妈咪捏紧方向盘颤抖的手,也懂每次看到眼前的便宜老爹时故意遮挡的用意,既然妈咪不愿意,他就要阻止住。

而岑安对眼前这个小大人姿态的陌生儿子,有太多疑惑,还有他那个妈咪。

似乎是想到什么,他继续说到:“我也要和你交换一个约定,我想知道你妈妈在你出生以前的一些事情。”

岑安深邃的眼眸里挂着疑惑不解,紧闭的薄唇将下颚线崩得更加菱角分明。

也许,只有这个陌生儿子,能够帮到他。

“我试试看,记住我们的约定。”睿简再次提醒他,语气里还有小大人般的严肃警告。

说完,向岑安挥了挥手,拉着狗儿,愉快的走出办公室。

等候在门口的叶修,负责将他送回去。

…………

再次回到凰景别墅,睿简下巴一直在往下掉,便宜老爹就住自家隔壁!

一路护送他回来的叶修,也是下巴一直往下掉,老大的这便宜儿子近在眼前。

怪不得,他第一次看到这孩子就觉得眼熟。

怪不得,那只有老大能使唤的狗儿会亲昵他,血缘这东西,真不是盖的!

拿着纸条正焦急守在门口的中年女人吴妈,被告知以后那男孩可以随意进出,想拿走什么都可以?

吴妈:“……!!”

睿简回到家,看着窗外那片草地还有些回怔,老爹就这样找到了,他在心里梦寐着可以爬到肩膀上,被扛着在这样的草地上奔跑的场景,是否就要实现了?

“简简。”妈咪的叫声唤回睿简的憧憬。

他转头怔怔的看了看谨禾:“妈咪,你会原谅爸爸吗?”

没由来的一句话,让谨禾顿住移动的脚步,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睿简为什么要这样问。

“我开玩笑的啦。”睿简看着迟疑的妈咪,换上撒娇卖萌的表情,嘻嘻哈哈的跑过来抱住谨禾的大腿。

仰起璀璨如星辰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谨禾有些迟疑,这过于聪明的儿子,让她有些紧张,不是什么都能瞒过他的。

“你很想要爸爸吗?”谨禾蹲下身去拉住睿简的小手。

窗外的光打在睿简的后背,让她看得有些模糊,亦如内心此刻猜不透的情绪般,让她有些紧张。

“我和妈咪一起,妈咪想要就要,妈咪不想要,我也就不想要!”

这样的回答,让谨禾内心有暖流划过,但很快就涌起酸涩的情绪将这股暖流淹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