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动于衷的两个保镖似乎察觉了异常,松懈下紧捏的手臂向他靠近。

睿简快速反应,左右剪刀手直插两人的眼睛,在零点零一公分的距离处停下,两个保镖微愣,他又将手伸向两人的腋窝下,真材实料的各给了一拳。

整个动作连贯利落,行云流水,快捷又精准。

趁保镖惯性后退动作,他快速向前百米冲刺,眼看即将碰那扇大门时,又被拎了起来。

绝望的睿简再次抬眸,看到的却是一双冰冷中透着玩味的漆黑眼眸。

只瞅一眼,睿简就卸下所有防备,一副无所谓的冷傲表情:“放我下来!”

岑安倒也没有再拎着他,放下时,狗儿就迅速跑过来腻歪在他身边,仿佛终于救下你时那心疼万分的表情。

“有两下身手,它是你带来的?”岑安下额紧绷向狗方向指了一下。

“你不要伤害卫哥,有气朝我来。”睿简一副大义凌然的小男子汉模样。

看着这个一副冰冷模样的便宜老爹,还有耸拉着脑袋在侧的两个彪形大汉,接着说:“我要和你单独谈一下。”

岑安看着眼前陌生的儿子,明明长着一副如童话小王子般的帅气,可那双璀璨的眼眸里,却有冷冽气息在流动。

自从拿到那份亲子鉴定,他想了很多种去找他如何相认的画面,唯独没有想到他会自己找上门来。

岑安进入办公室,睿简跟随着进去坐进真皮沙发里,狗儿匍匐在他的腿边,一副紧紧依赖生怕被抛弃的样子。

办公室非常宽敞,家具都是以黑白色调为主,连窗帘都是灰色的,如这屋子的主人一般,冷飕飕的。

睿简将环顾完四周后,将视线收回到身边的狼狗身上,伸手摸了摸它的头。

狼狗哼唧一声回应着。

睿简璀璨的大眼睛里,有满满的喜爱。

岑安坐在对面,看着这一人一狗,剑眉慢慢舒展开来,亲情就是这么奇妙。

“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睿简俨然一副成年人的冰冷语调,与这小小的身躯有着一南一北的差别,却因为那双眸底溢出的冷冽又显得协调起来。

岑安将修长的双腿微微张开,骨节分明的十指相扣,手臂放在双腿上,上身前驱,似乎是为了迁就。

与睿简四目相对时,眼神里有种别样的情绪夹杂其中,探究的看着他。

睿简也不急,抚摸着身边的狗儿,等待他的耐心观察。

大约有一分钟,岑安调整了坐姿,高大的身躯靠向后背,才不慌不忙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

“不然我来找你干嘛?”睿简简言意骇,语气里有嫌弃的成分。

岑安挑了挑眉,薄唇轻珉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和我妈咪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她不喜欢你,虽然我们有血缘关系,但如果我妈咪不喜欢,我也就不会接受你!”

毕竟是小孩,说着说着,冷冽的气息就弱下来了,露出一些稚嫩的语气。

“如果我不同意呢?你妈咪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生了你,还隐瞒了我那么久!”

岑安内心有一些醋意在翻腾,他没有参与他的成长,没有见过他呱呱坠地的婴儿模样。

“我来是想和你做个男人之间的约定,除非我妈咪接受你,否则我们的关系只能是个秘密!”

睿简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将小腰杆儿挺直,一副小大人模样,严肃又认真的说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