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陆晓柔的电话响起,她看了下是经纪人打过来的,划过接听键接起来。

说的是关于《死而后生》作者,太神秘了,通过各种关系打探都联系不上,就连张导都表示,无法给联系方式。

陆晓柔突然想起来一个人来:“你联系许总编问一下,她可能知道。”

电话那边回复试试看,随即要挂电话。

陆晓柔忙接着说:“等一下,你去搜集我与岑总有关的所有照片,准备炒作文案,弄好了发给我看一下。”

“你要做什么?现在岑总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迁怒你,就算是烧高香了,还要去自寻死路!”经纪人即担心又气愤的说到。

“你先不用管,我自有计划。”陆晓柔翻了翻白眼,有些讨厌经纪人阻挡她的行为。

“我可以先给你弄,但是如果要发出去,必须经过我确认,不能乱来!”经纪人口气里带有警告的意思。

陆晓柔有些烦躁,连招呼没有打就将电话挂了。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经纪人嘀咕着:“做事情总是冲动没脑子,一天到晚让我在后面收拾烂摊子,你还自有计划。”

…………

凰景别墅区,谨禾与睿简吃完午饭后,看时差倒得差不多了,与睿简确定明天开始到幼儿园大班报道。

谨禾在忙着查看和回复邮件,有些忙碌,睿简说去看看隔壁家的卫哥。

卫哥是邻居家的那条大狗,听那家人唤它大卫,睿简就叫它卫哥了。

自从那天认识后,睿简每天都会跑去隔壁叫它出来玩会儿。

“卫哥,我来咯。”睿简瓮声瓮气的喊着。

大狗听到叫声就兴奋的跑出来,围着他激动好一会才肯罢休。

负责照看的中年女人,看自己家主人的狗好不容易愿意给这孩子碰,一来二去也就混熟了,随它们一起在院子里的草坪里嬉闹。

玩了一会,睿简与大狗说到:“卫哥,我带你去见个人好不好。”

大狗哼唧了一声,睿简就当他同意了。

打开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趁中年女人回房间的功夫,睿简留下一张纸条,一人一狗快速钻进车里,报了地址就催促司机快开车。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看约才5-6岁的孩子,还带着一条大狗,有些迟疑的问道:“小朋友,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家长陪同吗?”

睿简看了看司机,璀璨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随即露出一副可怜兮兮要哭出来的表情。

“我爸爸妈妈一天忙着工作没有时间管我,我还没吃饭呢,现在去找我爸爸吃饭。”

司机看着他那副又萌又可怜的表情,内心都要融化了,还一个劲的夸赞他勇敢。

车子在安立国际大厦停下来的时候,还坚持看着他进入办公大楼才安心离去。

睿简一副可怜表情,硬是掩饰到进入气势磅礴的玻璃大门才收回。

上下左右活动了一下面部神经,哎呦,可累死小爷我了……。

前台漂亮的小姑娘看到一个小孩带着条比他还大的狗儿进来,脸部各种抽搐。

感叹着:唉,好帅气的小男孩,被小儿麻痹给毁了!

旁边另一个小姑娘闻声抬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小男孩,又看了看说话的同事。

“你好,请带我去找下你们总裁,岑安!”睿简声音洪亮,一脸严肃礼貌的说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