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安还沉浸在谨禾最后那句话里,有些疑惑,这女人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眼睛一直看谨禾消失的方向,看着那个男人搭在谨禾肩膀上的手,他目光越发冰冷。

“她穿得是奎琳私人定制,你确实买不起。”他冷漠的开口。

说完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看陆晓柔一眼,便脚步沉稳的离开了。

陆晓柔:“?!”

闻言陆晓柔脸都白了,她上哪儿去弄了赔偿!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陆晓柔更加吐血。

岑安走了几步以后,又突然回头看着张导,冷冰冰开口:“张导,女主角让作者选,听说作者也参与了选角。”

张导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岑安大步离开,高大的背影在灯光下倨傲矜贵。

原来他今天是和张导有约,陆晓柔,她不过是得到消息蹭上来的而已。

陆晓柔怔怔看着岑安远去的背影,身上的力气渐渐抽离,感觉自己从火炉掉进冰窖,从头凉到脚。

她明白,岑安不想她做女主角,所以才说了这话。

自从陆家搭上岑安叔叔这条线,她就一直筹谋着接近岑安,原以为只要自己能有机会在他面前露脸,就一定能让他喜欢上自己,就可以成为他的女人。

可是都两年了,他都没有正眼瞧过她。

陆晓柔立在原地,气的磨牙声“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

都是那个女人害得,如果不是她,她今天就不会在岑安面前出丑!也不会丢了女主角!

她将所有的错,都怪在了谨禾身上。

张导没有在理会陆晓柔也转身离开。

陆晓柔看了一旁的助理:“去查,看看作者在哪,明天我们去拜访一下。”

即将拍摄的《死而后生》,因为这个作家的作品正当红,拿下这个剧本就相当于奠定自己在娱乐圈的基础。

这边岑安回到车里,就让叶修直接去江染尘的医院,沉冷的俊颜上比以往都要严肃。

三十分钟后,到了江染尘的医院。

江染尘调侃道:“岑安,你小子居然当了便宜爹了。”

说着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他,环抱着手臂,难掩激动神色。

资料显示,他和那个孩子亲子关系的精准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岑安看着手里的亲子鉴定结果,浑身紧绷,一动不动的坐着,灯光的余辉散落在他高大的身躯上,整个人越发的讳莫如深。

他看到孩子的第一眼不是没有怀疑过,可当亲眼看到这份报告时,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唯一能有他孩子的,就是当年他被设计的那晚,闯进他车里的女人。

而这个叫谨禾的,不是她!

他记忆里的那张脸,和这个叫谨禾的,完全不一样。

“你一向不近女色,我真是好奇得心痒痒。”江染尘说着还拍了一下岑安的肩膀,好奇八卦心齐齐涌出。

“我这会有个手术,不然今晚非得把你灌醉问个明白,好好想想怎么感谢我吧。”说着起身离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