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始至终眼睛一直盯着许薇,不曾离开,陆晓柔说到垃圾之类话语,她都直接忽略。

听到叫出自己的小名,许薇疑惑的看着谨禾,她的小名是叫薇薇,可是只有她最亲的人才知道这个名字,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怎么会知道?

谨禾恍然,拉着她欲走到一边去。

“不要想着故意和许总编套近乎就不用出去。”陆晓柔往前一步挡住谨禾,一脸鄙视的表情。

“她是我请来的贵宾,怎么,不经陆大明星同意,她不可以来吗?”许薇看不惯这些明星摆架子一副屌拽做派,故意说到。

陆晓柔被噎到似的,梗得说不出话来,愣了半天,才僵硬的微微额首:“怎么会。”

怯怯的走开,心里堵着一口气无处发泄,编辑同导演一样的份量,她不能得罪!

谨禾将许薇往旁边拉了拉,小声说到:“我是谨禾啊。”

“谨……谨禾!”许薇满脸的不可置信。

谨禾拉着许薇的手,抚摸着手背上的一块伤疤说到:“这块疤再也好不了了,还痛吗?”

许薇的手轻颤,这块疤只有谨禾才知道,当年,她去叫谨禾一起参加毕业典礼时,她正在吃早餐,一只猫受惊跑开时将旁边的开水容器打翻,来不及叫,许薇用自己的身体挡过去,开水涌出,手背烫得最伤……

许薇一把将谨禾抱住,清澈的眼睛里装满泪水,责问到:“你到底去了哪里?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怎么就一点音信都没有。”

“过去的事情以后再告诉你,没想到我们隔着微信做了两年的陌生人。”谨禾抬手抹去许薇溢出来的泪水,有些嘲笑的说到。

许薇再次懵圈,这又是什么意思?

“阿薇大编辑,我是猩红的血。”

许薇需要再缓一缓,这一波接一波的,她有些消化不了,原以为对方会是个40岁左右阅历丰富的奇葩女人,居然是她一直在寻找多年的闺蜜。

侧眼看到一旁眨巴着大眼睛,一头微卷发型的帅气小男孩:“这是?”

“薇薇阿姨好,我是她的儿子,叫沐睿简,虽然是第一次见你,但是名字我早就知道了,我妈妈总是在我面前提起你,谢谢你在我还没有出生前帮我照顾妈妈。”

不等谨禾开口,睿简就自我介绍起来,璀璨的大眼睛眨巴着,浓密的睫毛跟着煽动起来。

“哎呦!你怎么那么可爱!”

“不对不对,你有儿子了?”

“我要做他的干妈!”

……

而这边,江染尘进入车里后,看着假寐的岑安,将手伸向他的头顶。

感觉到痛的岑安冷眸扫过:“你干什么?”伸手抓了抓微卷的头发。

“看看看,连表情都一模一样,我实在无法安心,也不枉我被那臭小子扭了手。”说着抬起捏着两根头发的手指,看向岑安,一副我为你操碎了心的表情。

岑安皱了一下眉头,丢出冷冷的两个字:“无聊。”

“作为医生的我,你要相信我的专业眼光,等着看结果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