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禾微怔,艰难的扯出一丝笑意:“简简,妈妈没事,就是刚才开车出了点意外,有些懊恼,妈妈可不能再出这样的意外了。”

睿简一听,沉默了一下。

随即换上撒娇卖萌说到:“妈妈别怕,我会保护好妈妈的哦。”

谨禾听着这暖心的话,深吸了一下,吐出一口浑浊之气,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不少。

“我们简简最贴心了。”

睿简眉目含笑,他只想快点长大。

车子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不想兴师动众,谨禾带着睿简在大厅问了试镜的地方,就直接找到试演现场。

看着里面一片忙碌景象,她没有打扰,打算往里走找个安静的角落先观看。

往里走时,走在前面端咖啡走过的小姑娘,不小心将咖啡洒到旁边一位女演员身上,女演员发出尖叫声,谨禾抬眸望去竟是陆晓柔。

谨禾脸上本是关怀,却在下一秒眸光倏然冰冷,怎么在哪都能碰上。

陆晓柔也看到了谨禾,想到机场的事和刚被泼脏的戏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女人竟然敢拿天使慈善机构创始人的名义诈自己,害自己不打自招,白白损失了一百万!

如今又故意让服务员把咖啡倒在自己身上!

陆晓柔一把推开正在道歉的小姑娘,恶狠狠的瞪向谨禾说道:“真是冤家路窄,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也是你可以随随便便来的,弄脏了我的衣服影响试镜,你这个满嘴谎话的骗子担当得起吗?”

谨禾嘴角扯了一下,抬眸看着她说道:“别说你的衣服不是我弄脏的,就算是,衣服脏了可以再换,以此栽赃怕试镜落选,怎么,难道陆小姐演戏靠的不是演技,靠的是这身衣服?”

傲慢的陆晓柔哪肯罢休,被怼后越发的愤怒,不依不饶:“如果不是你在后面搞鬼!服务员会弄洒咖啡?你知不知道我这身衣服有多贵?你可能一辈子都穿不起!”

谨禾扫过陆晓柔身上的衣服,冷冷的说到:“香奈儿春季首发新款,人民币价值应该不会超过5万元,确实也不算太便宜?”

陆晓柔有些吃惊,没想到这女人说得那么清楚,鄙视的眼神将谨禾上下看了一圈,继续嘲讽说到:“怎么?上次在机场装慈善机构的创始人,这次又想装什么鬼?你这一身装扮还不及我一双鞋,口气倒还不小!”

谨禾嘴角微微扯起了一个幅度,她确实没有穿过什么大牌衣服。

她的衣服全是由沐宸公司旗下的设计师私人定制,有眼光的人都能看出做工和独特的剪裁设计,对于一直盯着牌字虚荣心爆棚的人来说哪里能够看得懂。

眼眸扫了一眼陆晓柔后停顿在一旁正瑟瑟发抖的小姑娘身上,慢斯条理的说到:“辛苦你跑一趟立格购物中心去买一下这套衣服,我给你6万,剩余的作为辛苦费。”

不愿再与陆晓柔多费口舌,欲转身走开,却看到正向她走过来的岑安,内心又是一紧,他怎么也会在这里?

陆晓柔也看到了岑安,刚才还一副暴脾气模样,瞬间就换化成温柔甜美,侧身甜甜的说道:“岑总,你来了。”

岑安依旧一副冷漠的表情,没有给任何回应。

陆晓柔依旧不死心,她仗着自己好歹是他叔叔引荐介绍的,而且长辈们还在撮合两家联姻的关系,岑安至今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有些大胆的靠过去。

浓密睫毛下的眼眸似有水光在晃动,委屈巴巴的说到:“岑总,你看我们剧组真是什么垃圾都飘进来了,还把我试镜的衣服弄脏了。”

岑安低眸扫过陆晓柔一眼,冷冷的丢出一句:“你演戏是靠衣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